十日合約談2019——新知舊雨

寸咀籃球組 於 09/0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從2019年1月5日至3月31日,NBA 球隊可以向球員開出十日合約,這亦是不少球員嘗試晉身或回歸NBA 的大好機會。自2017至2018年球季增設雙向合約制度後,NBA 球隊對如何運用十日合約也有明顯的變化,例如等待1月15日雙向合約期限甚至季中球員交易期限屆滿後,才充分使用十日合約增兵,去年發表的《十日合約談2018——雙向合約的新引子》已經預測這種趨勢,《十日合約季結》系列亦如實總結球員市場的深刻變化。
踏入今季,雙向合約球員整體表現不太突出,寸咀哥預計能從提前解除雙向合約,變成簽下十日合約以至取得正式合約的球員數目屈指可數;同時,NBA 球隊整體傷病問題不算嚴重,今季受傷而確認提早收季的球員暫時僅有Dejounte MurrayDamian JonesJohn Wall,利用十日合約機制補缺的需要未必太大。執筆時,Cavaliers 率先簽入剛被Bulls 裁走的Cameron Payne,Suns 則引入防守專家Quincy Acy,這兩份十日合約均有即時需要;兩人的發展如何,當然留待4月中陸續發表的《十日合約季結》系列文章逐一點評,今季應該如何展望十日合約趨勢?今次寸咀哥稍後調整,跟大家分享十個合理選擇,新知舊雨俱全。
如果往績值得參考,Brandon Jennings 絕對有本錢再簽十日合約。前文《十日合約談2018——雙向合約的新引子》提及Jennings 如何在CBA 自斷後路,《十日合約季結——老朋友的老模樣》則總結了他回歸Bucks 的前景,今夏《寸咀籃球組》Facebook 專頁也探究了為何Bucks 再次放棄此子,此後他有何去向?Jennings 重返歐洲是個好主意,加盟辛尼特也能發揮所長,起碼該隊晉身歐洲盃分組賽,此子可藉此吸引歐洲勁旅的注意。Jennings 確實懂得惹人注意,2018月11月在Instagram 發帖,內容是「Lesson in life I will never play for a team and the dad is coaching his SON! Never again!」(人生上了一課。我永不效力父親執教兒子的球隊!永不效力!),難免惹人猜想他不滿時任辛尼特主教練Vasily Karasev 及其子Sergey Karasev;儘管Jennings 及後刪帖,辛尼特二話不說跟他解約,Karasev 教練最終亦帥位不保,「靠父幹」的Karasev 更恐怕無法重返NBA,這個「三輸」局面真是始料不及。Jennings 先後糟塌了意大利、中國與俄羅斯的發展機會,投射方面也是「放棄治療」,除在NBA 找個替補控球後衛繼續混下去外,其實別無選擇,因為NBA 球隊只能信任Jennings 的球場視野。
若要求替補控球後衛防守到家,Brianté Weber 連續第四季取得十日合約的呼聲甚高。自寸咀哥開展《十日合約季結》系列與《雙向合約季結》系列以來,Weber 每季均榜上有名,先後效力Heat、Grizzlies、Warriors、Hornets 與Rockets,也曾代表Lakers 出戰季前賽,早已證明自己有力立足NBA,那麼他是欠運氣,抑或自身技術有所不足?只要Weber 保持健康,NBA 球探絕不否定他的防守實力。事實上,此子不單兩度入選發展聯盟最佳防守隊,也是當今發展聯盟第一神偷,組織進攻同樣不俗,只是NBA 球探對他的跳投能力有保留,防守再強也不見得可以專責應付對手的外線得分主力,所以Weber 縱是Heat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Skyforce 的代名詞,重返NBA 的阻力從未減退。Weber 剛滿26歲,假如今季的成績也是在十日合約的水平行人止步,是時候考慮出國發展了,畢竟「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
美國籃球壇盛產可以兼任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的球員,他們是NBA 球探眼中的tweener,卻不至於「生人勿近」,因為每季平均有一位在NBA 平地一聲雷,只是機會來得快、去得更快。2014年NBA 選秀會次輪,Nick Johnson 獲Rockets 相中,結果當了一季大後備,2015年7月中被送到Nuggets 交換Ty Lawson,及後更落選Nuggets 的常規賽大軍名單;三年後,Johnson 既是應屆發展聯盟總決賽最有價值球員,也是Spurs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的骨幹成員,試過落選Magic 與Spurs 的常規賽大軍名單,更曾效力拜仁慕尼黑,汲取了歐聯比賽經驗,這份履歷足以說服NBA 球隊嗎?此子的伯父是名人堂球星Dennis Johnson,這位名宿擔任得分後衛同樣偏矮,勝在彈跳力強,後來成功轉型為控球後衛,為Celtics 三奪總冠軍;NBA 資深業界人士看到這位後輩的打法,確實似曾相識。Johnson 約滿拜仁慕尼黑後回國,Spurs 管理層千方百計把此子挽留在系統內,證明他的打法演變至符合NBA 球隊的需要;Johnson 雖然較伯父矮,防守時狠勁十足,也不介意跟身形較高的得分後衛硬碰,跟NBA 典型後場冷殺手的形格不謀而合,若肯更深入鑽研投射,強勢回歸NBA 絕非妄想。
當然,NBA 球隊始終期望得分後衛的身高不低於6尺4吋,如果投射手法正宗更好。2012年NBA 選秀會首輪,球探眼中的「黑馬」John Jenkins 順利當選,Hawks 更期待此子最終成為隊中主力外圍射手;經過三季鍛練,Jenkins 獲得相當的後備上陣機會,期間先後借調至發展聯盟球隊Jam(Suns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前身)、Mad Ants 與Stampede(Jazz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前身),可是此子獨擅跳投一技,Hawks 決定不予續約。此後,Jenkins 先後效力Mavericks 與Suns,仍然僅靠投射作出貢獻,理論上NBA 發展前景看淡,何以認為他尚有一線生機?2017年2月,Knicks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引入失業近一個月的Jenkins,此子表現脫胎換骨,後來Hawks 也邀請他加入季前集訓;上季Jenkins 轉戰西班牙聯賽,加盟升班馬阿帕羅布哥斯,表現仍然勇銳,今季雖在NBA 球隊季前集訓名單榜上無名,重返Knicks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後殺得性起,更是今季當選發展聯盟最有價值球員的熱門之一。Jenkins 的罰球命中率在發展聯盟史上名列第二,本身中長距離跳投同樣紮實,只要不奢望此子有太多防守、籃板與傳球貢獻,擔任NBA 球隊的弱邊射手綽綽有餘。
弱邊射手射術重要,有時候高度也重要,一方面對手較難封阻高大射手的跳投;另一方面,射手可以幫忙搶籃板,等於創造多一次進攻機會。若看投射分佈圖,Luke Babbitt 跟同在2010年出道的Gordon Hayward 不遑多讓;八年後,Babbitt 跟Hayward 的差距不止是首輪遲七位當選,而是後者位列NBA 一線球星,莫非Babbitt 的發展潛力特別低?Hayward 的靈活性是苦練得來,Babbitt 的身體質素一般,把更多心思鑽研射術與判斷力未必是錯,否則他在NBA的三分球命中率不可能長期保持在四成或以上。Babbitt 最初被Timberwolves 選中,選秀會當晚被送到Trail Blazers 交換Martell Webster。往後三季,Trail Blazers 一直研究此子應該擔任小前鋒還是大前鋒,期間兩度把他借調至Stampede,結論是當小前鋒不夠快、當大前鋒不夠壯,最終不予續約;此時,Babbitt 決定到俄羅斯一試,加入VTB 球隊諾夫哥羅德,也體驗出戰歐洲盃的滋味,更展示強勁得分效率,可惜雙方不歡而散。2014年2月,Babbitt 回歸NBA 加盟Pelicans,此後曾效力Heat 與Hawks,不止一次遇上球隊傷兵滿營的情況,亦因此不時有機會正選上陣;Babbitt 準確理解弱邊射手的角色,擅於尋找合適的投射位置,可是他縱有協防意識,身體對抗性不足問題相當明顯,就算此子在小球戰術風氣下不難生存,讓Babbitt 串演中鋒藏拙也是賭一把,這說明為何他總是球員交易籌碼。可幸的是,NBA 球隊永遠不會忘記有水平的左撇子射手,加上Babbitt 不會浪射,只要任何球隊(突然)需要補充射手,此子的機會又來了!
當前NBA 小球戰術盛行,能夠隨意轉換大、小前鋒功能的球員相當吃香,Okaro White 就是一例。此子已經連續兩季在《十日合約季結》系列榜上有名,2014年大學畢業後到歐洲展開事業,先後效力意大利勁旅博洛尼亞與希臘球隊阿里斯,2016至2017年球季回流後在發展聯盟球隊Skyforce 鞏固根基,如此履歷令NBA 球隊相當放心。2017年1月,White 終於贏得Heat 的十日合約,展開NBA 之旅,開始尚算順利。2018年,他經歷了不少波折,2月初Heat 把他送到Hawks,新東家二話不說手起刀落;3月中得到Cavaliers 收留,到8月初被裁走時未嘗正式上陣;到Spurs 邀請White 參與季前集訓,結果落選常規賽大軍名單;11月底獲Wizards 開出一紙合約,雖然較多時間借調至新成立的發展聯盟球隊Go-Go,起碼有穩定的上陣機會,聖誕節前成為Wizards 引入Ron Baker 的犧牲品。寸咀哥始終覺得White 有點tweener 的味道,此子勝在速度快、肯打防守、擅打快攻得分,要在NBA 謀生不難,卻有「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矛盾感覺。2019年,White 有個好開始,Nets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已把他收歸旗下,按理應是個人NBA 生涯的過渡時刻。或許White 應該考慮「中途出家」,轉型成為弱點定點射手,畢竟以他的體能優勢,只要證明能夠有效防守不同位置的球員,說不定某日再次吸引爭標隊伍的注意,屆時再添外投本領的話,White 要在NBA 大器晚成的機會大增。
換個角度,有些球員雖能隨意轉換位置,實際上是他的發展趨勢稍為偏離預期,最終只有調位理順。巴西前鋒Bruno Caboclo 身高6尺9吋,臂展竟長達7尺7吋,2013至2014年球季在巴西球隊皮涅魯斯初試啼聲,令NBA 球探驚為天人,2014年選秀會首輪被Raptors 相中,視作球隊中長期發展項目,為何此子的進度始終一直似好非好?做人做事不能太貪心,Caboclo 身高手長、跑得快且彈跳力強,可是基本功比較薄弱;既然他的防守遠勝進攻,Raptors 退一步將此子變成全能防守球員,然後教曉執行簡單直接的進攻套路如定點三分外投,Caboclo 長年經歷發展聯盟洗禮下,到第三、四季理應成為Raptors 的主力替補。奇怪的是,Caboclo 在Mad Ants、Raptors 905 以至Bighorns(Kings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前身)保持進步,卻跟Raptors 管理層的期望有明顯落差,結果在2018年季中球員交易期限前夕被送到Kings 交換Malachi Richardson;至於Kings 為何不跟Caboclo 續約,似乎是該隊不想處理這類非典型球員。《寸咀籃球組》Facebook 專頁曾經跟進Caboclo 在2017年美洲籃球錦標賽期間因與教練爭論致被逐出巴西國家隊一事,以他性格較為簡單、內向而言,這是相當負面的訊號;如今Caboclo 一再轉換環境,今季雖然未能打入Rockets 的常規賽大軍名單,卻獲安排在另一發展聯盟球隊Vipers 作賽,表現續有進步,看來離修成正果不遠了。
剛才提到tweener 的核心問題,其實不是「死症」,因為球員還可以憑自身努力扭轉形勢。很多人說
Anthony Bennett 是NBA 史上最名不符實的新秀狀元之一,寸咀哥倒認為新秀狀元從來不易做;事實上,Bennett 除了太早在NBA 出道,而且2013年選秀班的一流球員本來不多,兩者巧遇自然產生更負面的效果。Bennett 確實糟塌了Cavaliers 提供的「起跑線」,惟Cavaliers 把他與Andrew Wiggins 一併送到Timberwolves 交換Kevin Love,所得回報足以抹去「舊仇」;至於Timberwolves 買斷Bennett 的合約提前分手,怎計也是傻瓜的決定,不過此子浪費了Raptors 扶持鄉里的善意,到他在Nets 才見回勇時,一切已經來得太遲。2017年1月底,土耳其勁旅費倫巴治簽入Bennett,雖然是隊中的大後備,無礙球隊勇奪歐聯冠軍,完成使命後不獲續約;後來,Bennett 獲Suns 邀請參與季前賽,及後也安排他到發展聯盟附屬球隊比賽,可是業界對此子的觀感仍有分歧,於是過去一年多已經兩度被交換,從Sun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轉至Celtic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Red Claws,今季則轉到Clipper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早於效力Raptors 與Nets 時,Bennett 已被指派至發展聯盟「補課」,今季他長期擔任後備卻有突破性演出,可惜發展聯盟不設最佳第六人獎,否則此子有機會當選。Bennett 應該當大前鋒還是中鋒?NBA 歷史數據顯示此子曾經串演中鋒藏拙;若他一如當年球探的預測完全進化成為pick-and-pop 專才,位置的問題不用太講究了。
球員進化問題往往是機緣巧合,可是機緣是否來得及時相當重要。Hakim Warrick 在大學時跟Carmelo Anthony 齊名,可是他不太在意NBA 球探視其為tweener 的「警號」,也不像Melo 成就NCAA 總冠軍大業立即出道,雖然在2005年NBA 選秀會首輪獲Grizzlies 相中,結果效力Grizzlies 四季已達NBA 生涯高峰。Warrick 在NBA 發展無以為繼其實有跡可尋,雖說他是入樽聖手,對內線搶分別具心得,可是此子沒有善用自己的臂展與彈跳力優勢打好防守,於是從2009年夏季以自由身加盟Bucks 開始,到四年內先後被交換至Bulls、Suns、Hornets、Bobcats 與Magic,最終被Magic 裁走,業界共識就是看扁Warrick。前文《BIG 3 開鑼後的應變》提到Warrick 於2017年BIG 3球季獲3 Headed Monsters 補選參賽,這次機會前後是一段巔沛的籃球生涯;此子首先加盟CBA 球隊遼寧藥都本溪飛豹,然後轉投土耳其球隊科尼亞,再到澳洲效力墨爾本聯成為2016年NBL 最佳第六人,接著也效力了奧林比亞高斯與波多黎各球隊旁西獅子;完成BIG 3球季後,此子先後效力黎巴嫩球隊的黎波里聯合與以色列球隊伊羅尼納哈裏亞,今季登陸發展聯盟,加入Timberwolve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Wolves。36歲才進入發展聯盟未必是壞事,Warrick 雖然後備上陣為主,其球感與內線功架仍在,招牌入樽依然厲害,防守貢獻也較以前多。在小球戰術時代,Warrick 的瘦削身形可以當中鋒,惟敢於冒險的NBA 球隊又有多少?這才是癥結所在。
無論採用任何戰術,NBA 球隊總要一個傳統中鋒助陣,至於這位中鋒應否具備外投能力,其實見仁見智。Tyler Zeller 今季落選Bucks 的常規賽大軍後一直待業,可是接受美國隊邀請代表出戰2019年世界籃球錦標賽後,他還是待業,寸咀哥實在摸不著頭腦。說起籃球三兄弟,這一代球迷總想起Miles PlumleeMason PlumleeMarshall Plumlee,他們來自印第安納州,曾經同一時間效力杜克大學,也是NCAA 總冠軍成員,確是一時佳話。至於Zeller 家族,舅父Al Eberhard 於1970年代中期效力Pistons,大哥Luke Zeller 除在2012年協助Toros(Spurs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前身)奪得發展聯盟總冠軍外,也曾效力Suns;三弟Cody Zeller 則在夏洛特經歷了Bobcats 與Hornets 時代;更厲害的是,三兄弟先後當選印第安納州籃球先生,同樣一時無兩。Plumlee 三兄弟打法一致,Zeller 三兄弟何嘗不是?無論效力Cavaliers、Celtics、Nets 還是Bucks,Luke 可以補上正選中鋒席位,做好衝搶籃板、籃底補射、防守、單擋等粗重功夫;你未必看到他的打法有何進步,然而Luke 的發揮就是如此平實而穩定,也不像Luke 與Cody 般容易受傷,所以此子根本不用「降格」至發展聯盟,因為每支NBA 球隊也用得上他。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