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選秀權的藝術 — 西岸篇

寸咀籃球組 於 21/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上回《保留選秀權的藝術 — 東岸篇》已跟各位介紹了NBA 球隊如何運用保留選秀權(retained draft rights)讓自己累積人才與交易籌碼,但東西岸球隊在這方面的表現可謂高下立見;或許西岸球隊傳統尚攻使它們更有創意,但這種判斷差距未免過於匪夷所思,所以西岸球隊現持有大量五年或以上的遠期保留選秀權,只能說它們更大膽、更精明。
Nuggets
薛玉洋(2003年)

很多人知道當年王治郅能夠成功晉身NBA,居中斡旋的夏松功勞不少。2003年,他向Mavericks 推薦初露鋒芒、效力香港飛龍(現已解散)的大前鋒薛玉洋;當時,這位人稱「小飛俠」的新星不過是隨國家隊集訓的一員,但Mavericks 得悉薛玉洋擅於跳投與切入突破源於從小接受後衛的專門訓練,也不禁流露興趣,所以該隊決定把2003年次輪選秀權押在此子身上,使他一躍成為全球籃壇焦點。不過,Mavericks 選了薛玉洋後馬上把他交換至Nuggets,不久中國籃協即表明不讓薛玉洋立即加入NBA,究竟Mavericks 是否從特別渠道得知薛玉洋留不得?還是夏松向Mavericks 通風報訊?無論如何,Nuggets 在薛玉洋身上就是徹底賭輸了,而此子備受傷患困擾下亦無法打出預期水準。
Cenk Akyol(2005年)
很少人留意到Hawks 不時在NBA 選秀會揀選歐洲球員,土耳其射手Akyol 就是一例;2005年選秀會,Hawks 在次輪選了年僅18歲的Akyol,明顯是一項長線投資。雖然Hawks 具備相當的持貨能力,此子亦一如所料成為土耳其國家隊常客,但該隊終於在2014年季中交易期限前把權益送到Clippers,後於2015年1月與季中交易期限前分別轉至Sixers 與Nuggets 手上。現年28歲的Akyol 非常適合擔任弱邊外圍射手,但此子能否一償NBA 夢仍有待觀察。
Clippers
Serhiy Lishchuk(2004年)
2004年NBA 選秀會上,早已換走首輪選秀權的Grizzlies 非常平靜,只在次輪選了烏克蘭中鋒Lishchuk 補充候補人選。Lishchuk 往往靠入樽、小勾手與籃下補射得分,論靈活性亦未必追上NBA 水平,但他的保留選秀權在近年卻頻頻成為交易籌碼,自2008年季中交易期限前送到Rockets 後,先於2010年底交換至Lakers,再於2014年7月回歸Rockets 手上,到同年年底又送到Sixers,至2015年1月初換至Clippers,反映他尚未被NBA 完全放棄。寸咀哥不肯定Doc Rivers 於2015年夏天有否與一度是自由身的Lishchuk 洽商,但他的實幹打法其實適合作為DeAndre Jordan 的替補。
Lakers
Chinemelu Elonu(2009年)
NBA 球隊對非洲裔中鋒可說是愛恨交織,尤其是近年失敗個案比例較多,所以像尼日利亞中鋒Elonu 之流很可能與NBA 有緣無份。由於他提早於三年內完成大學學士課程,加上看到大學隊友DeAndre Jordan 於NBA 發展不錯,於是在2009年參加NBA 選秀會,結果獲衛冕總冠軍Lakers 於次輪選中。Elonu 的職業籃球生涯已橫跨三大洲,亦不只一次代表Lakers 參加夏季聯賽,充分證明自己的籃板與封阻能力,但他若要收窄與NBA 距離,很可能先到發展聯盟再鍛練一下。
Wolves
Lior Eliyahu(2006年)
請各位緊記:已選秀的NBA 選秀權可作現金交易,Magic 於2006年選秀會便示範一次,把次輪選擇Eliyahu 的權益售予Rockets。出售NBA 選秀權是偶然事件,但Rockets 絕不是羊牯,它們亦肯定Eliyahu 必定成為以色列甚至歐洲一線大前鋒,只是它們的預測再準,技術全面的Eliyahu 還是享受在以色列聯賽獨領風騷的日子,所以Rockets 於2012年選秀會當晚把他的權益送到Wolves,某程度上是止蝕離場。反過來說,Wolves 對歐洲球員的認識亦不淺,但該隊無法保證Eliyahu 成為必然正選,這位大哥犯不著越洋發展。
Henk Norel(2009年)
荷蘭人與籃球的關連未必緊密,但每隔幾年總有一兩位荷蘭中鋒成為NBA 球隊的目標,只是至今還沒有一位能超越Rik Smits 的成就。2009年NBA 選秀次輪獲Wolves 選中的Norel 是該國公認難得的人才,否則不可能長年立足於西班牙聯賽;此子看似瘦削,但他有正宗低位進攻根底,亦有領導能力,只是曾經受膝傷困擾影響進度。既然Wolves 今季成功引進塞爾維亞前鋒Nemanja Bjelica,亦急於放走近年傷患嚴重的黑山中鋒Nikola Peković,若Norel 願意先列後備,他要登陸NBA 委實不難。
Paulão Prestes(2010年)
近年,巴西籃球員漸受國際重視,但真正出類拔萃者少之又少,因此Wolves 把2010年次輪選秀選擇押在中鋒Prestes 身上,很可能是「跟風」。雖說這位身形健碩的中鋒近年持續進步,但巴西國家隊內線席位的競爭異常激烈,就算三大元老Anderson Varejão、Nenê 與Tiago Splitter 悉數退場,Prestes 也不一定入選;更重要的是,他在過去的夏季聯賽中僅能證明自己的防守能力,要更進一步仍要多加努力。
Pelicans
Latavious Williams(2010年)
自NBA 把選秀年齡與資格門檻提升後,變相中斷美國高中生直接晉身NBA 的途徑,那麼無心打大學賽的球員如何是好?2008年,未滿19歲的Brandon Jennings 決定先到意大利聯賽鍛練一季;2009年,剛剛高中畢業的大前鋒Williams 要畢業滿一年才可參與選秀會,於是他倣傚Jennings 直接變成職業球員,但選擇到發展聯盟當後備。Williams 的爆炸力與進攻籃板技巧引起NBA 球隊注意,結果於2010年選秀會次輪獲Heat 選中,不久被交換至Thunders。由於Williams 身形較單薄,加上沒有跳投能力可言,至今逃不過闖蕩發展聯盟與歐洲聯賽的命運,就算Thunders 於2015年季中交易期限前把其權益送到Pelicans,亦只能繼續等待機會,且看此子日後能否成為Pelicans 再重組陣容的生力軍。
Thunders
Paccelis Morlende(2003年)
NBA 選秀會的特色之一是擬進行交易的球隊往往待客揀蟀,Sixers 於2003年便替Sonics 在次輪選了法國控球後衛Morlende,更重要是這宗交易涉及現金收益,Sixers 自然樂於成人之美。外界最初估計Morlende 將在國家隊成為同輩Tony Parker 的替補,所以Sonics 過渡成為Thunders 後亦一直保留其權益,只是他及後曾養傷年半,復出後表現未復舊觀,目前只在法國乙組作戰,Thunders 只有無奈接受賭輸的事實。
Szymon Szewczyk(2003年)
若說當年波蘭內線球員,大家肯定想到Marcin Gortat,然後是敗走NBA 的Maciej Lampe,但兩者的競爭對手Szewczyk 除了參加2009年夏季聯賽外,甚至連參與常規賽的機會也沒有。Szewczyk 與Lampe 同於2003年選秀會次輪獲選,其中前者獲Bucks 選中,但球隊不急於把他引入NBA;論技術根基,此子不下於Gortat 與Lampe,但這些年來他未有重大突破,所以Bucks 藉2011年夏季的三方交易把其權益送到Thunders 亦情有可原。當然,Thunders 再一次賭輸了。
Sofoklis Schortsanitis(2003年)
希臘巨無霸Schortsanitis 結合希臘人的智慧與喀麥隆人的體能優勢,甫出道已受NBA 球隊密切留意;2003年,他的18歲生日禮物便是NBA 選秀會次輪獲選,而Clippers 亦樂於讓此子在希臘聯賽循序漸進。不過,6尺9吋高的Schortsanitis 有著Shaquille O'Neal 的體重,加上臨場發揮飄忽不定,所以多年來在球會與希臘國家隊的上陣時間不算多,未能更上一層樓。2010年,成為自由身的Schortsanitis 代表Clippers 出戰夏季聯賽,惟表現不足以贏得一紙合約,最終使該隊下定決心把其權益脫手,於2012年7月把他的權益交換至Hawks,差不多兩年後再交換至Thunders。當NBA 的小球戰術已把傳統中鋒趕到末路,超負荷的Schortsanitis 還有謀得一席的機會嗎?
Yotam Halperin(2006年)
2006年選秀會期間,美國已經流傳Sonics 遲早賣盤的消息,但選秀的部署仍然繼續。該隊在次輪做了出乎意料的決定,選了不受注意的以色列後衛Halperin;事後證明它們的眼光不俗,蓋擅射三分的Halperin 順利成為歐洲一線球員,只是僅差一步便能馬上於NBA 發熱發亮。不過,當Sonics 正式易名為Thunders,又先後揀選了Russell Westbrook 與James Harden 兩大狂人,球隊確實沒必要馬上召用Halperin。Thunders 還需要將滿32歲的Halperin 嗎?似乎不再需要。
DeVon Hardin(2008年)
究竟在NBA 選秀會獲選後不久孰好孰壞?對防守中鋒Hardin 而言肯定是壞事,因為一次左脛骨應力性骨折影響他的職業生涯起步。此子於2008年選秀會次輪獲Sonics 選中,正值Sonics 轉為Thunders 之際,但他因傷無法參與球隊的季前訓練。此後,Hardin 開始籃球浪跡之旅,而Thunders 亦無意留下其權益,甚至不介意他於2010年夏天代表Sixers 參與夏季聯賽;若非Thunders 於2009年季中交易期限前向Hornets 交換Tyson Chandler 的交易取消,他的權益早已脫手,而非一直「滯留」於Thunders 至今。
Blazers
Nedžad Sinanović(2003年)
論發掘美國以外的巨人,Blazers 絕對是走在最前,猶以相中Arvydas Sabonis 引以自豪;不少球迷還記得Blazers 在2004年選秀會次輪揀選南韓巨人河昇鎮,但更多球迷忘記該隊在2003年選了波斯尼亞巨人Sinanović。Sinanović 並不像河昇鎮般打法幼嫩,更在西班牙聯賽穩佔一席,理論上Blazers 是找對人選,但這位7尺3吋中鋒沒有Sabonis 的籃球智慧,加上該隊已接連相錯多位年輕中鋒,無疑影響Sinanović 加入NBA 的機會;如今他已32歲,Blazers 更不會冒險吧!
Jazz
Mario Austin(2003年)
美國大學籃球界很喜歡討論年輕球員應否提早參加NBA 選秀會;若說太早出道變成揠苗助長,太遲出道則可能誤失良機,Austin 的處境正屬後者。他選擇延至2003年才參加選秀會,偏偏這一屆高手林立,結果淪為次輪選擇;禍不單行的是,揀選Austin 的Bulls 仍沉醉於Eddy Curry 配Chandler 的實驗,前者唯有出國發展。這位大前鋒得分手法多變,但不是可靠的內線防守球員,加上個人態度欠佳,否則不可能單在2011年已轉會三次;暫時他在NBA 的最大作用就是成為Bulls 與Jazz 交換Carlos Boozer 的籌碼,但Jazz 此後連看此子一眼也沒有,Austin 的前景如何不言而喻。
Ante Tomić(2008年)
當今全歐洲最優秀的中鋒真的悉數投入NBA 懷抱嗎?怎計也有一位未報到,那就是克羅地亞中鋒Tomić。曾幾何時,歐洲中鋒是NBA 選秀會首輪常客,但不少被NBA 球探批抨體形過於瘦削;這正是Tomić 於2008年選秀會跌入次輪的「死因」之一,不過Jazz 非常高興。無論是足球員或籃球員,能夠先後效力皇家馬德里與巴塞隆拿是一項成就;Tomić 不單做到這項成就,其籃球風格更甚有Gasol 兄弟的影子,難怪Jazz 想盡快引入他。事實上,若非Tomić 於2015年夏天與巴塞隆拿續約,Jazz 也不會退而求其次,改為引入他的隊友、德國中鋒Tibor Pleiß。

目前距離NBA 季中交易期限只餘四星期,但不少球隊仍為未來兩季的薪酬預算大傷腦筋,尤其是NBA 賽會與球員大有可能於2017年進行集體談判,班主一方面盡量減少手上的長期合約,另一方面又想保留有價值的球員資產,所以保留選秀權的交易作用將更趨明顯。話分兩頭,玩弄保留選秀權的高手幾乎盡在德州,寸咀哥下篇將會專門介紹。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選秀權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