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on 傷父子

寸咀籃球組 於 29/10/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談到美國籃球界備受觸目的父子,Bill WaltonLuke Walton 肯定榜上有名。Bill 是美國白人中鋒的典範之一,技術剛柔並濟,亦是NCAA 與NBA 冠軍隊成員,更是長期與傷患搏鬥的球場勇士,加上他成功開創自己的評述風格,所以在美國籃球界保持極高的知名度。Luke 的打法沒有父親在內線的霸氣,但他的球場視野不遑多讓,傳球能力更青出於藍;意想不到的是,當Walton 父子成為NBA 史上首對多次奪冠的父子時,Luke 竟然承繼了父親的傷患魔咒,同樣因傷被迫退役,確實匪夷所思。
年少成名的Bill 在大學時期選擇加入UCLA Bruins,絕對是高難度動作,原因之一是外界必然把他與師兄「天勾」Kareem Abdul-Jabbar 比較;不過,Bill 總算帶隊創出兩季30戰全勝的佳績,又兩奪大學賽冠軍,更獲當時ABA 球隊San Diego Conquistadors 選中,看來職業前景絕不遜於Abdul-Jabbar,所以他決定劍指NBA。
1974年,Bill 順利成為NBA 新秀狀元,加入Blazers 後迅速成為主力,但他的受傷之旅也同步展開,單是首兩季便試過鼻骨、腳掌、手腕與腿部受傷,兩季加起來缺陣幾乎一半的常規賽賽事,直接影響Blazers 的成績。1976年,Blazers 終於按奈不住,藉著ABA 舉行遣散選秀會一口氣選了大前鋒Maurice Lucas 與後來的殿堂級中鋒Moses Malone(Big Mo 的故事詳見《殿堂有理 — Moses Malone》)補充內線實力,偏偏那年Bill 的健康好轉,加上Blazers 面對財政壓力,結果送走了Malone,使Bill 與Malone 組成雙塔的美夢成空。然而,Bill 終於大爆發,不僅成為該季的籃板王與封阻王,更於季後賽成功拑制師兄Abdul-Jabbar,最終成就Blazers 奪得暫時唯一的NBA 總冠軍,自己亦當選總決賽最有價值球員。可惜的是,Bill 與傷患難捨難離,翌季帶領Blazers 衛冕時氣勢一時無兩,更成為該季的常規賽最價值球員,偏偏因腳掌骨折被迫退下火線,不單為該隊的短暫光輝埋下伏線,亦為自己的職業生涯埋下計時炸彈。
另一方面,Bill 亦不滿Blazers 未有全力助他療傷,於是要求交換至另一球隊,但Blazers 不肯就範,寧願讓他缺陣整季賽事作無聲抗議。1979年夏天,約滿的Bill 決定離隊,加入當時仍在聖地亞哥的Clippers,可是自高中時代累積的傷患進一步折磨他,特別是再度觸傷足踝的舟骨,導致往後五季合計僅上陣102場常規賽,其中兩季更被迫休戰。Bill 在陣時仍是一流防守中鋒,不過醫生只容許他在手術後每週上陣一次,自然影響他在場上的成就。
求勝心切的Bill 決定為冠軍而放棄擔任正選的虛榮,於是對外放風有意加盟Celtics 或Lakers;經過兩隊細心評估風險,最終他於1985年9月交換至Celtics,擔任兩位殿堂級名將Kevin McHaleRobert Parish 的副車。由於McHale 與Larry Bird 的進攻火力十足,Bill 的任務更側重於防守,更為Celtics 內線帶來額外保證。更重要的是,他加盟自己心儀的球隊後首季出奇地健康,全季僅缺陣兩場常規賽,更以穩定表現成為該季最佳第六人,成為NBA 唯一一位盡攬常規賽最有價值球員、總決賽最有價值球員與最佳第六人榮譽的名將。有時候上天對人很嚴厲,拼盡的Bill 翌季只能上陣10場,就算趕及季後賽亦避不過Celtics 衛冕失敗;雖然他並不服氣,到1990年初嘗試復出,但身體未賽先傷,只有乖乖地退休。
退役後的Bill 轉任評述員,更以生動鬼馬的風格成為美國當時得令的NBA 與NCAA 評述員,其評述金句亦在美國廣泛流傳。那麼Bill 轉任評述員會否有點浪費?論籃板實力與封阻實力,就算Bill 長期帶傷在身亦穩居一流之列,尤其是他搶得防守籃球比率(30.2%)甚至比Dennis Rodman 高(29.6%),而封阻比率(4.2%)亦與一線中鋒不相伯仲,獲納入名人堂實至名歸;然而他的性格帶點率性,絕非管理人才,擔任評述員反而更好。
一向牙擦的Bill 與首任妻子育有四位兒子,除全部比他矮一點外,亦不約而同參與大學籃球賽;Luke 是四兄弟中球技最全面的一位,但他一直引起一番討論:究竟他是小前鋒還是大前鋒?論技術,6尺8吋高的Luke 是典型小前鋒,但他的體格跟標準NBA 小前鋒稍有不及,長遠計還是改造為大前鋒,利用個人籃球智慧克服對抗性不足的弱點。
當年Luke 選擇加盟NCAA 傳統強隊之一Arizona Wildcats,雖未至於獨步大學賽,當中亦有一段時間擔任Richard Jefferson 的副車,但他的技術足以貫通球隊攻守,所以美國傳媒對他評價甚高;更重要的是,此子的大學賽生涯只差一步便奪得NCAA 總冠軍,總算證明自己未受過份吹捧,這亦使Lakers 把2003年次輪選秀權押在此子身上。
或許Luke 早了十年加入NBA,而且當時的戰術潮流只有「三角戰術」才能盡情發揮其所長,但他的球賽閱讀能力甚至令不少控球後衛相形見拙,註定是自成一格的綠葉。不少人認為Kobe Bryant 對隊友要求苛刻,但大家甚少聽到他公開批抨Luke,此子的份量如何不言而喻,尤其是他能發揮進攻樞紐角色,不時為Kobe 與隊友創造更理想的得分機會,所以Lakers 在2009與2010年連奪總冠軍,Luke 的功勞不少。
反過來說,究竟Luke 應該擔任正選還是後備?這方面確實難有必然定案;一方面,Kobe 期望隊友把鋪橋搭路工作做到盡善盡美,但球員總有情緒起伏影響臨場發揮,加上Kobe 亦毫不掩飾對隊友的不滿,當時Lakers 陣中恐怕只有Derek Fisher 與Luke 兩位工兵可以受得住,所以Phil Jackson 有一段時間安排Luke 出任正選,亦是知人善任;就算同期冒起的Trevor Ariza 亦步亦趨,也算不上重大威脅。嚴格而言,當時還用Ron Artest 名號行走江湖的Metta World Peace 才是擊敗Luke 的對手,而前者加盟更突顯Luke 對抗性不足的弱點。不過,當時Lakers 在後備陣中並無得分力強的「微波爐」球員,讓Luke 擔任後備陣容的大腦變得楚材晉用,而他剩下的功能只是主力陣容的變奏,這更是Lakers 被遺忘的戰術失誤。
論傷患的嚴重程度,Luke 的情況不及其父,總算在職業生涯打了68% 的常規賽,但他面對更頑強的背傷,而且涉及背部神經受壓,折磨程度同樣可怕。背傷有何要命之處?在高強度比賽中,拉直背部是倍大球員身體力量的重要動作之一,但背傷患者就是不能持久而有效拉直與放鬆背部,直接影響Luke 一類傳球型球員的發揮。因此,當2012年初Lakers 銳意加強控球後衛實力,Luke 便交換至Cavs。
儘管Luke 在Cavs 持續受傷患困擾,但在該隊天殘地缺的陣容中,他更能發揮場上領袖作用,只是他該任正選與後備的問題再次浮現。可是,Byron Scott 在調兵遣將上較為一板一眼,有時過份放縱初出茅廬的Kyrie Irving 在場上橫衝直撞,未有善用Luke 的長處互相補足,導致Cavs 的成績未如理想。
其實Luke 確有認真考慮繼承父業擔任評述員,但他的性格與才能與父親有所不同,而且他對戰術的天分極高,是擔任領隊的理想人選,所以2013年退休後加入Lakers 於發展聯盟的屬隊D-Fenders ,吸收執教經驗,同時擔任Lakers 的評述員;待Steve Kerr 於2014至2015年接掌Warriors 時,Luke 毫不猶疑加入他的教練團,而這兩位「三角戰術」下成材的工兵球員同聲同氣,首季合作更成功帶領Warriors 勇奪NBA 總冠軍。只是花無百日紅,NBA 球隊要建立王朝殊不容易,而新一季Luke 即面對更嚴峻考驗,暫待接受背部手術後休養的Kerr 領兵,能否承受箇中壓力仍有待證明。

這傷父子Walton 的經歷實在離奇,但嘖嘖稱奇的程度令人深信柳暗花明可以直達更廣闊的天地。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Walton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亞男 於 29/10/2015 評論 NO. 1

    👍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