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因毒而逐

寸咀籃球組 於 19/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2019年5月17日,NBA 賽會宣佈Tyreke Evans 因違反藥禁條例,即時褫奪參賽資格及禁賽兩年;兩年停賽期屆滿後,他可以向NBA 賽會申請恢復參賽資格。Evans 過去沒有因使用興奮劑或提升表現藥物致停賽的紀錄;如果是被發現服食大麻違規,NBA 賽會一般採用漸進式懲罰,即是首犯停賽五場,再犯停賽十場,三犯停賽廿場,到三犯後仍未改善才被褫奪參賽資格及禁賽兩年。雖然NBA 沒有公佈Evans 具體犯藥禁的原因,惟這次量刑起點跟濫用海洛英、LSD 一類精神科藥物或止痛藥如OxyContin 相同,案情有多嚴重,其實心照不宣。Evans 的情況自然讓人聯想到O. J. Mayo;他在2016年7月被罰,後來寸咀哥亦發表了《因毒而逐》,評論Mayo 以至John DrewMicheal Ray RichardsonLewis LloydMitchell WigginsDuane WashingtonChris WashburnRoy TarpleyRichard DumasStanley RobertsChris Andersen 被禁賽的來龍去脈,詳情請見前文。每當提及Evans,其實有必要其師兄Derrick Rose;當年Evans 加入孟菲斯大學,就是代替Rose 離隊留下的空缺,而且兩人的打法相似,除了產生比較,也衍生不同形式的心理問題。如果大家記得Rose 曾經因長期養傷引起的心理壓力致萌生退念,Evans 同樣長期有傷在身,不幸選擇以濫藥減壓,何嘗不是同病相憐?
Evans 較Rose 高大,而且技術比較全面,NBA 球探期望他是兼擅控球後衛、得分後衛與小前鋒的一流球星。2009年NBA 選秀會上,Kings 手持首輪第4名選秀權,當時Blake Griffin 肯定是新秀狀元,該隊要等James Harden 跌至第4名相當被動,那些年接受Stephen Curry 可以成就的預測需要一定勇氣,Kings 也不需要DeMar DeRozan 一類得分機器,Brandon Jennings 又嫌過於不羈;如果Kings 打算保留這個選秀權卻不選Evans,除了Ricky Rubio 外已經沒有合適的選擇,例如不會押重注在當時較幼嫩的Jrue Holiday 身上。不少意見認為DeMarcus Cousins 是近年Kings 嘗試復興的重要棋子,現實是Cousins 與Evans 的地位本來一樣,特別是Evans 首季的表現已經技驚四座,成為NBA 史上第四位新人在首季平均射入20分、搶得5個籃板與交出5次助攻,佳績媲美Oscar RobertsonMichael JordanLeBron James,Kings 才有如此雄心壯志。當時Kings 也找來名帥Paul Westphal 執教鞭,他傾向讓Evans 發揮所長,其實有利有弊;Evans 畢竟不是正宗控球後衛,打法上有點利己味道,Kings 在2010年季中球員交易前夕送走Kevin Martin,已是盡快拆除隊中的潛在計時炸彈,好讓Evans 確立更佳的價值觀。把Cousins 與Evans 兩位天才放在一起並非不可行,重點是Westphal 未能有效建立價值觀,就算Cousins 與Evans 雖不至於各自為政,Kings 把球隊重心慢慢轉移至Cousins,其實削弱了Evans 的威力,他對隊際合作的興致亦越來越低。Kings 沒有坐以待斃,2011年選秀會首、次輪分別找來Jimmer FredetteIsaiah Thomas 改善球隊的組織力,2012年初亦撤換Westphal,並提拔Keith Smart 主政。不過,Evans 依然故我,膝傷問題開始浮現,Kings 決定「兩害取其輕」,其實是遲早問題。
2013年7月10日,Kings、Trail Blazers 與Pelicans 進行三方交易,其中Evans 從Kings 轉到Pelicans;兩日後,Pelicans 把新秀Nerlens Noel 送到Sixers 交換Holiday,顯然是加強後場實力支撐Anthony Davis。在時任Pelicans 主教練Monty Williams 的計劃中,Evans 是球隊的第六人,作為得分後衛與小前鋒替補,可是Holiday 與Eric Gordon 的長期傷患問題令如意算盤打不響,所以Evans 不乏發揮的機會,但他串演控球後衛的時間其實少之又少。很多人說「一眉道人」的傷患是一大問題,2013至2016年共三個球季常規賽上陣率是80.9%,你知道同一時期Evans、Holiday 與Gordon 的常規賽上陣率是多少?分別是71.6%、69.9%與69.1%。Holiday 的傷患比較多樣,Gordon 與Evans 則是傷膝青年,後者先後在2015年與2016年接受右膝手術,復出後表現可以但不持久,借助止痛藥勉強出賽絕不出奇。球員受傷多了難免轉變打法,Gordon 效力Pelicans 後期已經逐步轉型為三分射手;Holiday 的跳投沒有重大進展,切入搶分的準繩度持續提高;那麼Evans 有調整嗎?此子還是喜歡硬闖搶分,也有突破分球的本事,惟以他的爆發力計,入樽比例十分偏底,同時他的跳投水平跟一般內線球員差不多,對平衡Pelicans 整體進攻助力一般。Pelicans 在2015年中請來Alvin Gentry 接掌主教練一職,他認為Evans 的特質較接近控球後衛,可惜此子已養成持球太久的惡習,因此Gentry 繼縯讓他游走得分後衛與小前鋒之間。2016年夏季,Pelicans 任由約滿的Gordon 改投Rockets,也簽入了Lance Stephenson,Gentry 心底裏還是希望可以變相執行雙控球後衛模式;Stephenson 在11月初因拉傷腹股溝需要休養,Pelicans 二話不說跟他提前解約,寧願靜候Evans 復出,該隊對後者也算仁至義盡,只是新加盟的E'Twaun Moore 作為弱邊射手表現稱職,又是控球後衛出身,此消彼長下把Evans 比下去。
至於Pelicans 遇上Kings 魯莽地清理門戶,願意回收Evans 以送走Cousins,以及跟Evans 同年同隊出道的以色列前鋒Omri Casspi,的確是人間奇聞,惟Hield 才是Kings 的真正目標。Evans 作為舊東家的過客,眼見Kings 在控球後衛已有跟他同季出道的Darren CollisonTy Lawson,得分後衛則是Hield 優先,自己只能爭奪小前鋒上陣時間;時任Kings 主教練Dave Joerger 對Evans 不算反感,在可能範圍內也給他多點上陣時間,只是此子的表現縱有改善,亦無法說服Kings 改變初衷,約滿後唯有另謀高就。
2017年7月10日,Grizzlies 宣佈簽入Evans,加強後備陣容深度。同年11月,Grizzlies 主將Mike Conley 因左足踝受傷提前休季,不久主教練David Fizdale 亦被撤職;Fizdale 成為代罪羔羊的藉口之一,就是Mario Chalmers 填補控球後衛空缺以來球隊六戰全敗,於是署任主教練的J. B. Bickerstaff 果斷變陣,把Evans 升格為主力控球手。Bickerstaff 的決定其實經過深思熟慮,Chalmers 無復當年用是其一,Andrew Harrison 的先傳後射心態是其二,第三個原因倒是較少人注意:Grizzlies 教練團成員之一就是曾經執教Kings 的Smart,他對Evans 的優點與缺點瞭如指掌,正好為Bickerstaff 提供有用的意見。事實證明Evans 主導控球權時,表現如魚得水,從11月底升任正選起的26場常規賽中,雖然球隊的成績是輸多贏少,但他的發揮稱得上重返巔峰。可惜Grizzlies 選擇過橋抽板,從2018年1月開始向市場釋出打算送走Evans 的傳聞,此子受傷後也不讓他貿然復出,最終Grizzlies 的奸計未能得逞,卻摧毀了此子信心;如今看來,這種不平等待遇可能是觸發Evans 犯藥禁的重要伏線。
Evans 在Grizzlies 明顯復甦,其他NBA 球隊豈會視而不見?2018年7月,Pacers 以一紙一年1,240萬美元合約成功吸引Evans 加盟,為什麼該隊不在上季中跟Grizzlies 交易?主因是後者太貪心。別以為Pacers 很慷慨,該隊志在以高價嚇走對手,期望Evans 作為Victor Oladipo 的副車與後備得分主力。Oladipo 於2019年1月底勇戰膝部受重傷,Pacers 期望Evans 可以重演上季Grizzlies 大發神威的場面,為何願望成空?Pacers 主教練Nate McMillan 素來強調防守與紀律,注重隊際合作,控球後衛已有Collison 與Cory Joseph,還有重點培育的新人Aaron Holiday,Evans 可以主導控球的機會少之又少;雖然Joseph 的進攻表現令人失望,但克羅地亞射手Bojan Bogdanović 越戰越勇,Collison 開季慢熱但表現漸入佳境,加上球隊特意簽入老將Wesley Matthews 補充外投火力,Evans 沒有打算調整自己的打法下,更顯得格格不入。Matthews 加盟無疑攤薄Evans 的上陣時間,可是前者的投射命中率不理想,為後者帶來一線生機,在東岸季後賽對Celtics 的上陣時間按場增加,已是利好訊號,如今他被NBA 褫奪參賽資格,真是自毀長城。
事到如今,Evans 有何出路?Mayo 近來的經歷似乎值得參考。從2018年7月1日起,Mayo 已經有資格向NBA 賽會申請恢復參賽,惟一直只聞樓梯響;早於4月初,神隱多時的Mayo 決定加盟波多黎各聯賽球隊聖赫爾曼體育會,作為NBA 復出的熱身,可是表現不算突出,6月底被球隊裁走。寸咀哥不清楚為何Mayo 尚未正式向NBA 賽會申請恢復參賽,不過NBA 球探一向有留意波多黎各聯賽,既然Mayo 的表現欠缺說服力,他總算有自知之明,寧願繼續出國發展。2018年10月底,Mayo 的毅然加盟SBL 球隊達欣工程,哄動台灣籃球壇;撇除波多黎各與台灣聯賽水平的差異,此子的進度大致正面,只是他單靠底質玩弄對手,同樣不能說服NBA 球探。2019年5月,Mayo 決定踏足內地,加入NBL 球隊湖南永勝,或許跟達欣工程拒絕走向職業化有點關係,畢竟聘用此子的薪酬待遇不能太差。越來越多NBA 失意軍人加入NBL,作為登陸CBA 的跳板,現實是這種攻關門路不易行;Mayo 的實力可以立足CBA 有餘,但他犯藥禁的前科較難消除CBA 球隊的疑慮。如果Evans 有留意Mayo 的動向,他應該知道往後的籃球路特別難行,別奢望自己是例外。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Tyreke Evans  O. J. Mayo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eggegg168 於 20/05/2019 評論 NO. 1

    2018年5月17日? 是今年吧..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