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合約季結——半新人您好

寸咀籃球組 於 13/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NBA 球員新人合約期最長四年,所以年資介乎一至四年的球員是名符其實的半新人。半新人是NBA 十日合約生態圈的重要組成部分,單一球季隨時有超過一半十日合約球員是半新人身分,因此2018至2019年球季NBA 半新人只佔十日合約總數不足三分一,其實是處於弱勢。那麼,弱勢有機會持續嗎?純看今季十日合約半新人的名單,寸咀哥只能說:弱勢初成,暫未轉壞。
Cameron Payne(2019年1月3日被裁Bulls 裁走;1月6月跟Cavaliers 簽下十日合約;1月16日獲續約十日;十日後不獲續約)

如果大學球員打算提早加入NBA,應該在NCAA 打多少年?兩年是一個比較理想的目標,起碼給自己多一季機會自我裝備,以便更快融入NBA。左撇子控球後衛Payne 是高中時期忽然長高的經典例子,過去被球探忽視;然而他長高後臂展優勢更覺明顯,而且本身變速與運球能力突出,兩年間已經成為莫瑞州立大學的焦點球星,2015年NBA 選秀會首輪成為Thunder 的囊中物。自從Russell Westbrook 成為獨步天下的猛將,每次Thunder 在選秀會引入控球後衛,特別吸引外界注意;Payne 是打法較瀟洒的傳球型控球後衛,Thunder 選他頗有修正當年重用Reggie Jackson 後變成愛恨交織的壞結果,旨在引入打法上能與Westbrook 共融的球員,而Payne 作為替補總算有個好開始。2016至2017年球季,Westbrook 完全進化,不時交出「大三元」(triple-double),部分原因是Payne 於季前接受右腳掌蹠骨手術後,在季前集訓期間觸傷舊患,被迫缺陣常規賽超過兩個月;Payne 於2017年1月復出,令Thunder 如虎添翼,可是該隊認為內線增兵才是當務之急,最終在2017年季中球員交易前夕把此子送到Bulls,作為交換大前鋒Taj Gibson 的主要籌碼。回看這次交易,Thunder 似乎預見Payne 的右腳掌將演變成為棘手的舊患,結果判斷正確,他在2017至2018年球季已經因傷休養達四個月;相反,Bulls 期望Payne 可以克服傷患、發熱發亮,從2017年夏季跟Rajon RondoDwyane Wade,以及放棄跟Michael Carter-Williams 續約,到2018年夏季送到跟Payne 同期的Jerian Grant,該隊的耐性也算不錯。
不過,Bulls 長期不滿控球後衛人選,Grant 表現飄忽,率先被攆出局;Kris Dunn 除了不時受傷外,本身擅打快攻但不諳半場陣地戰,同樣令Bulls 又愛又恨;Payne 理論上有較佳節奏感,三分外投勝於前兩者,可是他在2018至2019年球季的表現令人失望,無法守住第一道防線,促使Bulls 做出三個決定,一是增補防守型控球後衛Shaquille Harrison 為球隊止血,二是重用擅於外投的Ryan Arcidiacono,三是Dunn 復出確認回復狀態後,正式開除Payne。從Cavaliers 迅速斟介剛剛失業的Payne 來看,Bulls 的決定看來倉促,但Cavaliers 本身背負龐大的薪酬擔子,而且控球後衛已有新人Collin Sexton、回流的澳洲球員Matthew Dellavedova,以及可以兼任控球後衛的射手Jordan Clarkson,Payne 效力該隊廿日期間平均上陣超過19分鐘,已算得到尊重,惟不足以贏得一紙長約。Payne 的打法早已成熟,過去極少出戰發展聯盟賽事,可是他的NBA 生涯急轉直下,是時候認真考慮一下;當然,他肯參與2019年NBA 夏季聯賽的話,總有球隊給他一個機會,卻有可能是最後機會。
James Nunnally(2018年8月7日跟Timberwolves 簽約;2019年1月7日被裁;1月16月跟Rockets 簽下十日合約;1月21日被裁)

美國球員無法打進NBA,或者站不住腳,轉戰歐洲是常見及較有水平的做法,個別球員往往因此打出一片天,例如純射手Nunnally 在意甲跑出,然後成為土超的一流外援,連NBA 球探也對他另眼相看;Nunnally 出手快、出手點高,就算移動速度不過不失,還可以專責擔任弱邊定位射手。雖然Nunnally 在2012年NBA 選秀會名落孫山,可幸得到Kings 邀請參加同年NBA 夏季聯賽,總算有機會留下多一點印象;後來,他曾經短暫到希臘效力卡瓦拉,不久回國加入Sun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Jam(現改稱為Suns)。2013年夏季,Nunnally 應Heat 的邀請參與NBA 夏季聯賽,然而Suns 誠意更大,索性把他納入季前賽大軍,雖然始終不入常規賽大軍名單,也算行前一小步,回到Jam 作賽更見信心十足;2013至2014年球季,Nunnally 先後獲Hawks 與Sixers 給予兩張十日合約,兩段時期之間又被Jam 交換至Legends,但他能夠入選發展聯盟全明星賽,當然不甘平凡;發展聯盟球季結束後,他跑到波多黎各球隊桑圖爾塞捕蟹者一試,最終未獲長約也不成問題,反正重返歐洲的名利回報更大,因此Nunnally 先後代表Pacers 與Heat 出戰2014年NBA 夏季聯賽後,決定接受西甲的挑戰,加盟大學生隊。Nunnally 效力大學生隊的日子不太愉快,同年底轉投以色列球隊阿什杜德馬卡比,初步打出名氣。別以為Nunnally 已經放棄NBA 夏季聯賽,2015年他再次代表Pacers 出賽,不過意甲球隊艾維連奴開出的條件更佳,於是留在歐洲發展;這季Nunnally 一鳴驚人,成為意甲得分王與最有價值球員,2016年夏季挾強勢回到NBA 夏季聯賽,先後代表Sixers 與Jazz 出賽,只是效力歐洲班霸費倫巴治的機會難得,Nunnally 暫時放下重返NBA 的想法。Nunnally 效力費倫巴治兩季,一直是球隊主要的弱邊射手,不單協助球隊連續兩季成功衛冕土超錦標,更勇奪2017年歐聯冠軍,美中不足是2018年衛冕歐聯失敗;既然在土超達致事業高峰,Nunnally 有足夠的本錢重返NBA,為何他選擇加盟Timberwolves?
此前,Timberwolves 已經成功簽回舊將Anthony Tolliver,加強弱邊外投支援,只是Nunnally 在上季歐聯的三分球命中率高達.554,而且他有把握防守較高大的小前鋒,在小球戰術中可以嘗試串演大前鋒。及後,時任Timberwolves 主教練 Tom Thibodeau 引入舊部Luol Deng,難免進一步攤薄Nunnally 的上陣機會,但他就是尊敬Thibodeau 才加盟該隊;有趣的是,Thibodeau 在大局已定時,起用Nunnally 的次數遠多於Deng。Thibodeau 最終在2019年1月初被Timberwolves 撤職,翌日Nunnally 亦被裁走;這次人事變動是否殃及池魚,寸咀哥不敢武斷,然而Rockets 球探一直密切留意市場上能射外投、能打防守的人才,乘勢引入Nunnally 是順理成章。當時該隊兩大主將Chris PaulClint Capela 正在養傷,Carmelo Anthony 也被雪藏,正值用人之際,因此Nunnally 加盟後已獲一定上陣時間。可是,Rockets 的增兵野心太大,為求簽入剛跟Nets 提前解約的籃板高手Kenneth Faried,同時希望放棄Melo 以換得一點補償,於是把心一橫棄用Nunnally 以騰出席位;翌日,Rockets 才成功把「甜瓜」送到Bulls,該隊不單從這次陰差陽錯的決定得到教訓,更影響其他有意爭奪Nunnally 的球隊,因為意甲勁旅奧林比亞米蘭乘虛而入,簽入這位射手加強衛冕本錢。如果NBA 球隊沒有十足的誠意,Nunnally 確實沒必要回來,因為他在歐洲籃球壇可以得到更多。
Gary Payton II(2018年9月4日跟Trail Blazers 簽下非保證合約;10月13日被裁;2019年1月21日跟Wizards 簽下十日合約;十日後不獲續約)

有關「神偷」Gary Payton 之子被看淡當職業籃球員的背景,詳見2016年NBA 選秀會前的分析《NBA 選秀,焦點畢業生,豈止Buddy Hield?》;好不容易又差不多三年,GPII 在NBA 的成績如何?失落2016年NBA 選秀會後,GPII 隨即代表Rockets 出戰NBA 夏季聯賽,直至該隊決定常規賽大軍名單最後一刻才被裁走,然後安置在Rocket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Vipers,2017年4月獲Bucks 開出一紙正式合約,同年10月中被裁後轉簽雙向合約,期間不時被調派至Buck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Herds 作賽,12月中被裁;2018年1月中,GPII 跟Lakers 簽下雙向合約,少不了被調派至Laker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前文《雙向合約季結——2018至2019年球季的異數》開首提到今季Trail Blazers 沒有開出任何雙向合約,GPII 被裁後重返Vipers,應付發展聯盟的比賽節奏已經駕輕就熟,但NBA 球探還有一個疑問:GPII 真是控球後衛嗎?這位左撇子在發展聯盟的平均助攻次數按季穩步上升,更是公認凶悍的防守專家,偷球技巧盡得其父真傳,亦有一定籃板功架,是可靠的防守型控球後衛,惟轉化為傳球型控球後衛的條件仍未成熟;Wizards 看上GPII 的原因跟John Wall 重傷提前休季有一定關係,只是該隊一如所料以捷克後衛Tomáš Satoranský 頂替Wall,得分型控球後衛Chasson Randle 順序遞升為主力替補,GPII 有部分時間跟簽下雙向合約的Jordan McRae 被調派至Wizard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Go-Go 上陣,顯然覺得此子「未夠班」。過去Bucks 積極把GPII 移至得分後衛,專責外線防守,效果合理,畢竟他切入上籃能力不俗,就算跳投較差,尚可以重點訓練成為底線三分球專才,Wizards 對此子的判斷相對片面;無論如何,今季GPII 協助Vipers 勇奪發展聯盟總冠軍,表現突出,獲邀參加2019年NBA 夏季聯賽的呼聲甚高,還有機會證明自己是如假包換的NBA 材料。
Bruno Caboclo(2018年8月20日跟Rockets 簽下非保證合約;10月13日被裁;2019年1月24日跟Grizzlies 簽下十日合約;2月3日獲續約十日;2月13日簽下正式合約)

在前文《十日合約談2019——新知舊雨》中,寸咀哥預測巴西小前鋒Caboclo 有望取得十日合約,結果成功言中,但相中這位「彈弓人」的卻是Grizzlies;前段提到Rockets 為Nunnally、Faried 與Melo 的去留打錯如意算盤,過程中亦錯失了Caboclo,Grizzlies 的出手時機實在一絕。有關Caboclo 的背景,以至他對Rocket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Vipers 有何貢獻,敬請參閱前文,在此不贅;今次的焦點放在Caboclo 對Grizzlies 的效益。Caboclo 上位有五個基本條件,一是Grizzlies 有決心重建,二是該隊小前鋒Kyle Anderson 備受肩傷困擾;三是另一小前鋒Dillon Brooks 的健康情況更差;四是Chandler Parsons 跟Grizzlies 的關係一度緊張;五是以色列前鋒Omri Casspi 繼續走霉運,因傷提前休季,並被Grizzlies 裁走。Anderson 打法精明,防守進步明顯,除了三分外投難予厚望外,幾乎是萬能工兵;Caboclo 防守更佳但進攻表現較波動,而且傳球視野根本及不上Anderson,只能說此子的防守不下於Brooks,進攻則明顯佔優。季尾Parsons 跟Grizzlies 的冷戰總算緩和下來,但他只靠弱邊外投與傳球能力為生,而且球隊更想盡快清理這位高薪球員,對Caboclo 的威脅有限。Anderson 仍是Grizzlies 新計劃的重要一員,季後球隊有權不行使球隊權益(team option)跟Brooks 續約一年,Casspi 回歸的機會甚微,Parsons 隨時可以執包袱,Caboclo 的前景尚算明朗,卻要面對另外三位對手;三分射手C. J. Miles 已經通知Grizzlies 行使球員權益(player option)自動續約一年,除非球隊收到有利可圖的球員交易,否則不會貿然送走這位左撇手射手;日本球員渡邊雄太在Grizzlies 的發展聯盟附隊Hustle 表現紮實,起碼值得延長雙向合約一季,而且他的專業態度較Caboclo 佳。Caboclo 的風格也適合移至大前鋒,惟Grizzlies 正選大前鋒Jaren Jackson Jr「吃掉」大部分替補中鋒上陣時間後,餘下的大前鋒時間還是先分配予Ivan Rabb,只是這位大前鋒除了低位進攻與籃板有水平,防守不足之處比較明顯,於是Caboclo 又有機會絕處逢生。
Kobi Simmons(2018年8月28日被Grizzlies 裁走;9月20日跟Cavaliers 簽下非保證合約;10月13日被裁;2019年1月27日簽下十日合約;2月4日被裁)

美國球員在大學轉校其實很平常,最常見情況是不甘屈居後備,跟教練意見不合也可以構成轉校的理由;Simmons 在名校亞利桑那大學打了一年,表現未如預期,而且跟教練團攪對抗,結果他選擇放棄業餘球員身分。NBA 生態特色之一是從來不缺有天分但任性的球員,只是Simmons 根本未達水平,魯莽參加2017年NBA 選秀會註定失敗,若非雙向合約制度正式實施,加上球隊忽然處於風雨飄搖的日子,他在Grizzlies 的發展機會其實更少。Simmons 是快攻能手,NBA 球探更預視他有力成為兼任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的快槍手,其天分可以應付Grizzlies 的發展聯盟附隊Hustle 的賽程,但這種放任的比賽態度在NBA 行不通;更重要的是,Simmons 沒有把握Mike Conley 養傷期間的機會證明自己可以兼任控球後衛,難怪該隊提前止蝕。相比之下,Cavaliers 沒有過份奢想Simmons 的潛力,只求此子先做好得分後衛的本分,然後才考核兼任控球後衛的成效;今季Simmons 大多留在Cavalier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Canton 作賽,表現算不上突飛猛進,但Cavaliers 對他比較包容。雖然Simmons 獲得Cavaliers 開出的十日合約,實際上他一再被調回Canton,始終Cavaliers 後場實在有太多風馳電掣的進攻球員,包括Jordan Clarkson、今季新人Collin Sexton,以及一對過客Rodney HoodAlec Burks,若非該隊執意雪藏老將J. R. Smith,寸咀哥覺得Simmons 接受徵召是多餘,因為這位年青人打算每場找1分鐘機會上陣也有困難。Simmons 相信是Cavaliers 出戰2019年NBA 夏季聯賽的主要成員之一,只是他的表現持續進步,下季最低限度可以搶回一張雙向合約。
Scotty Hopson(2018年10月10日跟Thunder 簽下非保證合約;10月12日被裁;2019年2月14日簽下十日合約;十日後不獲續約)

圖左那位就是Hopson,上季寸咀哥在《十日合約季結——機會飄忽》點評了這位強壯的得分後衛,細節詳見前文。Hopson 好歹曾效力多支歐洲一支勁旅,亦被委以得分重任,某程度上解釋為何Thunder 給他一個機會;事實上,Hopson 在Thunder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Blue 證明自己切入得分的準繩度,受得起一份十日合約,但他的情況跟前文《十日合約季結——新人您好》介紹的中鋒Richard Solomon(圖右)一樣,十日合約的期限橫跨2019年NBA 全明星賽,可以一展身手的機會相當有限,加上Thunder 偏重培育一對年青人Terrance FergusonHamidou Diallo,結果Hopson 未嘗上陣已經不獲續約,唯有返回Blue。4月中,Hopson 第三度出戰以色列聯賽,加盟米格代爾夏普爾,可惜首仗因拉傷腳筋致提早休季;Hopson 趕及參加2019年NBA 夏季聯賽的機會甚微,如果他的30歲生日禮物是一份NBA 正式合約,老實說可以稱為奇蹟。
Henry Ellenson(2019年2月9日被Pistons 裁走;2月20日跟Knicks 簽下十日合約;3月2日改簽正式合約)

無論任何時代,總有NBA 球隊在選秀會相中具備出色跳投能力的白人內線球員,但這類球員是NBA 的高風險、高回報資產,而且很多個案是輸得一敗塗地;Ellenson 的例子相對有點不同,因為他效力馬凱特大學一季已經技驚四座,二話不說放棄業餘球員身分,2016年NBA 選秀會首輪被Pistons 選中。Ellenson 的運球能力較一般大前鋒優勝,兼擅pick and roll 與pick and pop 套路,防守上又能保護籃底,打法無疑充滿驚喜,可是球探報告指出此子的缺點不少,例如不擅強硬爆籃、移動步伐較慢、防守技巧欠佳,因此Pistons 花了不少時間助他成長。當日Pistons 敢於獨排眾議,其實有兩大原因;首先,該隊培育中鋒Andre Drummond 的成功案例,既然他純打力量與身形優勢也可以稱霸內線,把Ellenson 培育成為外線版Drummond 並非不可能;其次,時任Pistons 領隊Stan Van Gundy 全盤移植昔日Magic 的成功模式,在Drummond 身傍配置一對精於跳投的前鋒,「動態」版本是Tobias HarrisMarcus Morris,「靜態」版本則是Jon Leuer 與Ellenson。在這個部署中,身材較瘦削的Leuer 是替補,Ellenson 可說是替補的替補,就算前者於2017至2018年球季因足踝與膝部傷患缺陣絕大部分賽事,後者還是一位大後備,偶然被調派至Piston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Rapids,每次都是瘋狂搶分打擊對手。Ellenson 確實投放不少花思鍛練跳投,但攻強守弱的心態不變,跟守強但攻亂的Stanley Johnson 相映成趣;Pistons 終在2018年季中球員交易前夕以Harris 交換Blake GriffinReggie Bullock 上位成為正選小前鋒,現任Pistons 主教練Dwane Casey 甚至把Johnson 更頻密調至大前鋒,種種跡象反映對Ellenson 的不滿,結果Bullock 被送走了Johnson 被放棄了,Ellenson 送不走難免被裁。
純看Ellenson 在Pistons 的往績,Knicks 決定人棄我取,是否想得太美?今季Knicks 防守不濟,進攻更過之而無不及,多少導致主教練David Fizdale 實行「手風至上」的輪換政策;Knicks 銳意培育新人中鋒Mitchell Robinson 成為未來內線核心,下半季又藉著大型交易從Mavericks 換得DeAndre Jordan 作為Robinson 的老師,發展方向跟Pistons 培育Drummond 是異曲同工,這是Knicks 相中Ellenson 的基本假設。再看該隊的大前鋒佈局,重點新人Kevin Knox 天份高但表現異常波動,本身不是純正大前鋒;Noah Vonleh 在上半季率先跑出,下半季反被抑壓,鍛練三分初有小成,保護籃底的力量更突出;Luke Kornet 的優劣之處跟Ellenson 類近,三分外投根底更深,封阻能力較受低估,所以Knicks 偏好把他移至中鋒。Ellenson 效力Knicks 會否重演Pistons 的結局,目前言之尚早,他跟Vonleh 與Kornet 的競爭情況跟過去與Leuer 交手不盡相同,因而Knicks 季後會否行使球隊權益(team option)跟Ellenson 續約一年,視乎Vonleh 與Kornet 的去向以至Knox 的角色而定;或許Knicks 認為把Ellenson 移至中鋒是可行的折衷方法,但此舉治標還是治本,得看他的造化。
Andre Ingram(2019年3月11日跟Lakers 簽下十日合約;十日後不獲續約)

Brandon Ingram 連續第二季在下半季受傷患困擾,Lakers 連續第二季從「同姓三分親」的方向尋找價廉物美的幫手,這是該隊從發展聯盟徵召老將Ingram 的背景;上季尾他在Lakers 一鳴驚人,今季重臨自然引起球迷的關注,可是演出予人打回原形之感,始終Ingram 仍需跟Kentavious Caldwell-PopeJosh Hart 與新加盟的Reggie Bullock 爭奪上陣時間。Ingram 於2007年出道,大致上靠三分投射走天涯,在Jazz 的第一代發展聯盟附屬球隊Flash 效力四季,直至球隊解散為止;2012年3月,Ingram 成為Lakers 發展聯盟體系的一員,見證球隊從D-Fenders 易名遷冊至洛杉磯南灣,雖然在2016年短暫轉戰澳洲NBL 球隊珀斯野貓,他的心意還是終有一日出戰NBA 賽事。相信大家聽過Ingram 閒時兼職數學補習老師的故事,難得追夢的動機如此純正,Lakers 應該好好珍惜;事實上,Ingram 的熱誠令他創下多個發展聯盟紀錄,包括三分入球、三分球起手次數與上陣場數;若能維持平均每場上陣25.5分鐘,他將於2019至2020年球季改寫發展聯盟的上陣時間紀錄,2020至2021年球季刷新入球紀錄,2021至2022年球季打破得分紀錄。如果Lakers 打算成人之美,Ingram 有機會繼續留在發展聯盟,但他的專業態度符合NBA 的要求有餘,甚至挑釁如LeBron James 亦未必有太多投訴,Lakers 可以跟這位老將簽下雙向合約,達致真正雙贏。可惜的是,Lakers 更似信奉跟紅頂白。
Charles Cooke(2018年10月6日跟Heat 簽下非保證合約;10月11日被裁;2019年3月15日簽下十日合約;十日後不獲續約)

眾所周知,NBA 球隊對外線防守球員需求很大,淘汰率也同樣厲害,當然後者是業界管理人員才重視的一回事。如果眼前的外線防守球員人選就像Cooke 般典型,應該是給他一個機會,抑或多一個機會?Cooke 身高6尺5吋,體重不足200磅,有一定外投能力之餘,偷球與封阻能力相對突出,衝搶進攻籃板也不差,值得有一個機會;當然,Cooke 在2017年NCAA 錦標賽有突出表現,值得享有多一個機會,惟這些情況每年皆有發生,所以此子除了引起NBA 球探注意外,最終還是失落2017年NBA 選秀會。上季Cooke 曾經代表Timberwolves 參加NBA 夏季聯賽,後來跟Pelicans 簽下雙向合約,期間先後被指派至Hornet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Swarm 與Jazz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Stars 作賽,在13場NBA 常規賽的單場上陣時間不多於7分鐘,感覺就像過場,季後根本不在Pelicans 考慮留用之列。Heat 簽入Cooke 是否有先見之明,目前難下定論,惟該隊確實懂得利用發展聯盟附屬球隊Skyforce 暫時安置人才;另一方面,今季Heat 縱然面對一定程度的傷兵問題,但球隊陣容佈局平均,可以互相補位,根本用不上Cooke,因此Heat 開出的十日合約是一點鼓勵,鼓勵過後馬上返回Skyforce 報到。過去Pelicans 曾經研究Cooke 能否兼任控球後衛或小前鋒,Heat 的結論則是專責得分後衛就好;換言之,就算Cooke 成功躋身下季常規賽Heat 大軍名單,他不太可能攤薄Derrick Jones Jr 的上陣時間,反而Rodney McGruder 被裁後留下的空缺,才是Cooke 最有把握接手的一席。
Eric Moreland(2018年7月8日被Pistons 裁走;9月21日跟Raptors 簽下非保證合約;10月13日被裁;12月10日跟Suns 簽下非保證合約;2019年1月3日被裁;3月14日跟Raptors 簽下十日合約;十日後不獲續約;4月9日簽約至季尾)

NBA 球隊很喜歡物色彈跳力與柔韌度極高的運動奇才,一方面他們改變影響比賽形勢,另一方面他們為賽事增添娛樂性。Moreland 運動能力強但基本功粗糙,經過四年大學賽洗禮亦沒有重大進展,可是要他處理內線各類粗重功夫,往往使命必達;此子的可怕之處在於有本事以高難度動作修正來球,於是搶籃板、進攻補籃的表現更見手到拿來。失落2014年NBA 選秀會後,Moreland 獲Kings 邀請參加NBA 夏季聯賽,迅即憑個人表現贏得一紙合約,期間偶然被調派至當時King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Bighorns;那時的Kings 以DeMarcus Cousins 為球隊核心,也開始對長期效力的Jason Thompson 失去耐性,有利Moreland 穩佔替補席位,然而Kings 在2015年NBA 選秀會首輪找來功能相若的Willie Cauley-Stein,然後簽入表現四平八穩的希臘中鋒Kosta Koufos,Moreland 亦在第二季受腳掌蹠骨傷患所累,上位無望之餘,季後約滿不獲挽留。2016至2017年球季,Moreland 雖然無法打進Cavaliers 的常規賽大軍,卻可安置在發展聯盟附屬球隊Canton,這季他成為發展聯盟最當時得令的內線球員,先後入選全明星賽、發展聯盟最佳三隊與最佳防守隊。2017至2018年球季,Moreland 成功重返NBA 加入Pistons,儘管僅擔任Drummond 的替補,在有限時間上陣的表現不差;2018年夏季,Pistons 為簽入格魯吉亞中鋒Zaza Pachulia 而跟Moreland 提前解約,是否值得?不如問問Suns 與Raptors。
加盟Suns 前,Moreland 雖然未能打入Raptors 的常規賽大軍,他卻有機會代表美國隊參加2019年世錦賽外圍賽賽事;Suns 的防守流弊是有目共睹,新人狀元Deandre Ayton 攻優於守,替補中鋒Richaun Holmes 擅守但進攻一般,兩人完全瓜分中鋒的上陣時間,一度接近平分時間水平,Moreland 只有當觀眾的份兒,幾星期間僅上陣一場。這次失敗沒有打擊Moreland 的信心,對發展聯盟更是頭也不回,不過他重返Raptors 的過程其實出乎意料之外,因為經過3月中的十日合約考核後,Raptors 屬意Chris Boucher 作為球隊第三中鋒,豈料Boucher 在常規賽最後一星期開始備受背傷困擾,Raptors 遂重召Moreland 歸隊。在兩大猛將Marc GasolSerge Ibaka 押陣下,Moreland 縱然一嘗參與季後賽的滋味,但他仍是觀摩學習為主。值得留意的是,Raptors 主教練Nick Nurse 於大局已定時不介意換入Moreland,一戰功成的機會仍在。
Deyonta Davis(2018年7月17日被Grizzlies 交換至Kings;9月22日被裁;10月11日跟Warriors 簽下非保證合約;10月12日被裁;2019年3月19日跟Hawks 簽下十日合約;3月29日獲續約十日;4月8日簽下正式合約)

常說有些年青球員打一年NCAA 就可以出道打NBA(one-and-done),實際上每年選秀會總有例子證明當初判斷錯誤,例如2016年首輪被Grizzlies 選中的中鋒Davis,雖然來自勁旅密芝根州立大學,但不少NBA 球探明白此子是身體質素勝於技術造詣,因此他選擇走上one-and-done 之路,註定NBA 生涯荊棘滿途。事實上,Davis 效力Grizzlies 兩年間,球隊較少調派他到發展聯盟球隊Energy 以至後來的發展聯盟球隊Hustle 上陣,留在Grizzlies 向Marc Gasol 偷師的機會多的是,可是Davis 沒有把握球隊傷兵滿營的機會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2018年夏季被交換至Kings 是合理結局;同時,Kings 亦忙於有效分配中鋒Willie Cauley-Stein 以及一對內線新人Harry GilesMarvin Bagley III 的上陣時間,向Davis 下手是捨難取易。Davis 身高手長且身手敏捷,封阻與籃板實力較突出,Warriors 想到先把他安置在發展聯盟附屬球隊,也算考慮周詳,季尾被Hawks 搶走潛在人才亦是無可奈何,別忘記Warriors 誠邀總冠軍功臣Andrew Bogut 回巢絕非一時衝動。今季在Davis 發展聯盟努力學習,成果不會白費,起碼他已經成為Hawks 重建大計的一部分;季後Dewayne Dedmon 約滿Hawks,勢必成為爭標球隊競相羅致的對象,他留下的正選中鋒空缺亦有一番激戰,理論上Davis 有條件加入戰團。不過,John Collins 已是穩佔內線其中一個席位,烏克蘭中鋒Alex LenOmari Spellman 同樣有弱邊外投威力,Davis 就算能夠承包內線粗重功夫,競爭優勢並不明顯,何況Hawks 在季尾亦簽下打法較傳統的澳洲中鋒Isaac Humphries,Davis 還是先預備競逐球隊第三中鋒席位吧!
Scott Machado(2018年10月12日跟Lakers 簽下非保證合約,10月13日被裁;3月21日簽下十日合約;十日後不獲續約)

廿一世紀,NBA 還可以容納純正的控球後衛?當然可以,只是門檻特別高。純正控球後衛的思維就是先傳後射,Machado 就是一個經典例子,這位新晉巴西國手在大學四年級時成為NCAA 助攻王,雖然個人爆炸力一般,射術只屬合格,但他是公認極具耐性的組織者,能夠早著先機交出精準傳球,而且防守亦算勤力,可算是低風險的控球後衛人選。NBA 球探一直認為Machado 繼續進步的空間不大,亦是他落選2012年NBA 選秀會的主因,不過Rockets 相信此子有本錢成為出色的替補後衛。從2012年NBA 夏季聯賽開始,Machado 一直朝著上述的目標進發,首先是打入Rockets 常規賽大賽名單,期間被調派至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Vipers,惟球隊相中當時同樣效力Vipers 的Patrick Beverley,Machado 到2013年初成為犧牲品;回到Vipers 不久,Machado 又被交換至Warrior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卻有本事說服Warriors 給他一紙十日合約,甚至轉為正式合約,以符合參加西岸季後賽的資格,可見此子在業界有一定口碑。Machado 很希望在NBA 找到容身之所,可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2013年NBA 夏季聯賽後,Warriors 跟他提前解約;到Jazz 邀請他參與季前賽,爭取常規賽大軍席位的機會根本很渺茫,最終被裁很正常;為爭取NBA 席位兜轉一輪後,Machado 回到Warrior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後來被送到Stampede(Jazz 發展聯盟附屬球隊Stars 前身),這啟發他重新審視的前途。2014年4月,Machado 正式展開外流之旅,第一站是法甲傳統勁旅里昂ASVEL,雖然一度返回北美代表Raptors 出戰2014年NBA 夏季聯賽,他在歐洲一線找到不少機會,先後效力VTB 聯賽球隊、愛沙尼亞班霸卡尼、德甲球隊奧頓堡、維切塔,以及西甲球隊曼雷沙,即使不是隊中的主角,火喉已經大有不同。2017至2018年球季起,Machado 終於鳥倦知還,並選擇再戰發展聯盟,加盟Lakers 的發展聯盟附屬球隊,期望再次打入NBA;今日的Machado 仍然沒有身形優勢,投射反而較昔日更有把握,加上既有的球賽閱讀能力,Lakers 最終給他一紙十日合約,其實受之無愧。如果季中Lakers 沒有成績大倒退,Lonzo Ball 沒有因傷提早休季,Machado 可以正式加盟的機會接近零,因為Rajon RondoLance Stephenson 已經瓜分了控球後衛的上陣時間;Lakers 在提前投降後選擇考核Machado,亦考慮到有著「火柴人」身形的德國新秀Isaac Bonga 既不是正宗後衛,也未追上NBA 的水平,然而雙向合約球員Alex Caruso 越戰越勇,加快這次考核的完結。Machado 是傳球型控球後衛的代名詞,既然Lakers 的未來組軍方向未明,沒必要留戀這個體系。

下篇《十日合約季結》系列將跟大家分析舊面孔,敬請留意。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