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戰死沙場——難逃飛來橫禍

寸咀籃球組 於 06/0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2018年1月31日凌晨2時30分,外投與防守專家Rasual Butler 與年輕七年的歌手妻子Leah LaBelle 因車禍命喪洛杉磯,終年38歲。Butler 在NBA 打了13個球季,先後效力Heat、Hornets、Clippers、Bulls、Raptors、Pacers、Wizards 與Spurs,只差一步就可以成為Timberwolves 常規賽大軍一員,一直在聯賽中甚有名望,因此他突然離世,難免令不少現役球員錯愕,然而最傷心的應是跟他在Heat 相識後成為好友的Lamar Odom。有關Butler 的NBA 事蹟,詳見前文《工兵,功兵 — 翻生奇兵Rasual Butler》,在此不贅;本篇旨在回顧NBA 史上現役球員飛來橫禍的不幸故事。
現役NBA 球員飛來橫禍喪生當然不是常態,不幸是首宗案例早在1980年已經發生,死者是左撇手射手Terry Furlow。Furlow 兼任得分後衛與小前鋒,本身是 Magic Johnson 的大學師兄,兩人雖然未有在大學賽正式合作,私下交情非淺,「魔術手」更由衷佩服師兄的得分能力。1976年NBA 選秀會上,Furlow 在首輪獲Sixers 選中;該季Sixers 成功重金禮聘Julius Erving 加盟,配合一對得分後衛Doug CollinsWorld B. Free、名人堂名宿及大前鋒George McGinnis 等,成功在東岸封王,可惜在總決賽不敵TrailBlazers。當時Furlow 是隊中的大後備,平均每仗才上陣5分鐘,他的隊友包括 Kobe Bryant 之父Joe BryantMike Bibby 之父Henry BibbyMike Dunleavy Jr 之父Mike Dunleavy、WNBA 名將Tamika Catchings 之父Harvey Catchings、令「擊拳」(fist bump)廣泛流傳的主教練Fred Carter、兩屆NBA 防守一隊成員Caldwell Jones、1983年Sixers 冠軍隊成員Darryl Dawkins,現任Warriors 資深評述員Jim Barnett 與前Sixers 資深評述員Steve Mix,說起來只有他跟NBA 緣份最淺。
往後,Furlow 三度成為球隊交易的主角,1977年10月初從Sixers 送到Cavaliers,交換1981年與1983年首輪選秀權;1979年1月底被Cavaliers 送到Hawks,交換Butch Lee 與1983年首輪選秀權;同年11月底被Hawks,交換1981年與1982年首輪選秀權。Furlow 效力這三隊時相對有較多發揮,他在Cavaliers 擔任「騎士先生」(Mr. Cavalier)Austin Carr 的副車,曾跟名人堂控球後衛Walt Frazier 與NBA 單場封阻紀錄保持者Elmore Smith 合作;效力Hawks 時,Furlow 同樣擔任後備但發揮不算太多,到加盟Jazz 後才算大放異彩。當時Jazz 棄用備受膝傷困擾的名人堂射手Pete Maravich,加上名人堂小前鋒Bernard King 發揮失準,Furlow 一躍成為隊中次席射手,僅次於同屬名人堂級別的猛將Adrian Dantley。1980年5月23日,Furlow 驅車奔馳71號州際公路,駛至俄亥俄州林代爾時失事撞向燈柱,最終不治,終年25歲。
飛來橫禍不一定在地面發生,在空中發生更是凶多吉少;NBA 史上確實有一位球員空難身亡,他是生前效力Suns 的中鋒Nick Vanos。Vanos 於1985年NBA 選秀會次輪獲Suns 選中,主要擔任後備;前文《因毒而逐》提到Suns 把1986年首輪選秀權押在William Bedford,可是這位中鋒貫徹該屆選秀會的吸毒風氣,最終Suns 於1987年6月把他送到Pistons,留下的空缺剛好由Vanos 補上。1987年8月16日傍晚,24歲的Vanos 與未婚妻乘坐西北航空255號航班從底特律返回鳳凰城,豈料航機起飛時因電路故障無法成功爬升,航機持續滑行致左翼撞中附近機場租車場上的燈柱後折斷,最終令航機失控翻側撞至鄰近的公路上,全機僅一名女童僥倖生還。這是美國近代最嚴重的本土航空事故之一,剛季終於贏得正選的Vanos 卻因這次橫禍了斷一生,真是時也命也。
1986年NBA 選秀會上,TrailBlazers 於首輪選了一代中鋒Arvydas Sabonis,但前蘇聯體育機關不肯放人,於是該隊轉至目標到西班牙中鋒Fernando Martín;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上,Martín 率領西班牙國家隊打進決賽,敗於Michael Jordan 領軍的美國隊取得銀牌,加上他帶領皇家馬德里成為歐洲頂尖勁旅,早已贏得NBA 球隊的青睞,更於1985年NBA 選秀會次輪獲Nets 選中。
1986至1987年球季,TrailBlazers 內線面對傷兵問題,Martín 隨即以NBA 史上首位西班牙球員身份登陸,似乎有個好開始,可是他初步適應節奏後,自己卻傷出兩個月,季後決定返回皇家馬德里繼續籃球生涯。1989年12月3日,事業如日方中的Martín 駕駛自己的限量版豪華房車遇上交通意外身亡,終年27歲,消息震動西班牙以至歐洲籃球壇,皇家馬德里亦宣佈把10號球衣永久退役以示尊重;1991年,Martín 獲國際籃聯選為「五十位最偉大球員」之一,但這份榮譽不再重要。
前文《暫時緣盡NBA(下)》提到西班牙入樽聖手Rudy Fernández 贏取球迷讚賞,但NBA 球迷未必知道他跟這位西班牙名將之子Jan Martín 從小一起為國家隊打拼;2009年NBA 全明星賽花式入樽賽上,Fernández 刻意穿上印有Martín 名字與編號的Blazers 球衣完成首次入樽,向他景仰的前輩致敬。
論最令NBA 球迷婉惜的球員意外,克羅地亞神射手Dražen Petrović 因車禍喪生肯定榜上有名。Petrović 生於前南斯拉夫,在1986年NBA 選秀會第三輪獲TrailBlazers 選中;他在1985至1986年帶領當時南斯拉夫(現今克羅地亞)勁旅薛邦拿連奪兩屆歐聯錦標,加上成為1986年世錦賽與1989年歐錦賽最有價值球員,難怪該隊在1989年非跟皇家馬德里買斷其合約不可。事實上,Petrović 加入NBA 前只效力皇家馬德里一季,跟Martín 合作日子尚短,皇家馬德里在Martín 逝世後更靠這位得分後衛支撐大局,證明TrailBlazers 的眼光相當不俗。當時TrailBlazers 以「滑翔人」 Clyde Drexler 為核心,亦有大熟大勇的得分型控球後衛Terry Porter 押陣,可是Drexler 的外投能力一般,遂有Petrović 擔任後備殺手的想法。不過,時任TrailBlazers 主教練Rick Adelman 指派Petrović 擔任弱邊射手,令這位歐洲當時得令的射手不是味兒。雖然TrailBlazers 成為1990年西岸冠軍,卻無法在總決賽阻止Pistons 成功衛冕,於是在1990年8月從Kings 換入Danny Ainge 加強外線火力,這使Petrović 的平均上陣時間從12.6分鐘跌至7.4分鐘,此子當然大感不滿,主動向球隊要求轉會。
1991年1月底,Petrović 終於得償所願,藉三方交易轉投Nets,擔任射手Reggie Theus 的副車。當季Nets 在1990年NBA 選秀會找來極具天分的內線狂徒Derrick Coleman,配合防守型控球後衛Mookie Blaylock、小前鋒Chris Morris 與健康好轉的中鋒Sam Bowie,Petrović 加盟後成為主教練Bill Fitch 信任的第六人,不單上陣時間大增,更獲得此子一直期望的主攻手禮遇。隨著Theus 於1991年夏季約滿離隊,Petrović 升任正選得分後衛,全面回復他在歐洲戰場左右大局之勢,加上Nets 在1991年NBA 引入打法多變的控球後衛Kenny Anderson,該隊成績大躍步,成功躋身東岸季後賽,只是在首圈行人止步。Nets 認定Petrović 有領軍之才,足以帶領球隊更上一層樓,於是找來Pistons 的冠軍主教練Chuck Daly 接手。這季Petrović 的投射更見準繩,Coleman 與Anderson 的進度符合預期,後者的表現更使Nets 送走Blaylock,卻暴露了球隊的弱點,就算Nets 陸續簽入Rick MahornMaurice Cheeks、King 等沙場老將,該隊連續兩年於東岸季後賽首圈不敵Cavaliers 出局。Petrović 雖然未有入選全明星賽,卻入選NBA 三隊,表現終於得到認同。
1993年6月7日,Petrović 乘坐女性朋友駕駛的客車,在德國巴伐利亞9號公路登肯多夫近恩高斯特達路段不幸被對行車道失控的貨車撞中,結果沒繫上安全帶的Petrović 與女性朋友送院不治,終年28歲。Petrović 殞落標誌他跟Jordan 的歐美最強得分後衛對決只成追憶,亦直接打擊Nets 異軍突起的盤算,既傷心、又無奈地把他的3號球衣永久退役;吊詭的是,Petrović 與Martín 同屬國際籃聯「五十位最偉大球員」之一,同樣曾經效力皇家馬德里與TrailBlazers,同樣在NBA 遇過「水土不服」的問題,一時間歐洲籃球壇形成愁雲慘霧。Petrović 逝世是克羅地亞從南斯拉夫獨立後的一大要聞,因此該國政府於2006年6月為這位名將設立紀念館,讓世界各地的球迷重溫這位緬懷超級射手的風采。
另一方面,2012年NBA 全明星賽三分球大賽上,當時效力Nets 的射手Anthony Morrow 刻意穿上Petrović 的球衣參戰;目前,Morrow 在NBA 史上的三分球命中率排第13位,參賽全明星賽時的排名更高,絕對有資格穿起這件球衣向排第3位的Petrović 致敬。
1990年代,東岸得分後衛之戰豈止Jordan 與Petrović,Joe DumarsReggie Miller 也是公認有力一爭,Allan HoustonRay Allen 等後備的攻力也算入流,因此在東岸當外線防守專家殊非易事;更重要的是,Jordan 與Dumars 本身就是一流外線防守球員,足以擊退不少專才,因此像Bobby Phills 般能夠躋身NBA 防守二隊,已經不簡單。1991年NBA 選秀會上,Phills 於次輪獲Bucks 選中,只是Alvin RobertsonDale EllisJay Humphries 合計搶去九成的得分後衛與小前鋒上陣時間,此子即使入選Bucks 常規賽大軍亦從未上陣,到1991年12月中更被提前解約。此後,Phills 曾經效力美國二級聯賽CBA 的Sioux Falls Skyforce(發展聯盟同名球隊前身),也短暫前赴西班牙薩拉戈薩搵食,最終在1992月3月中獲得Cavaliers 開出十日合約,從此NBA 生涯重拾正軌。
Lenny Wilkens 主政時代,Cavaliers 外線有擅射的控球後衛Mark Price 與得分後衛Craig Ehlo,內線則有中鋒Brad DaughertyJohn Williams 與大前鋒Larry Nance,Phills 只是隊中的大後備,通常跟控球後衛Terrell Brandon、前鋒Danny Ferry 等合作;雖然Wilkens 成功令Cavaliers 重返東岸季後賽,可是每逢遇上Bulls 必定出局,Jordan 在Ehlo 面前總有佳作令球隊頭痛不已,就算新增小前鋒Gerald Wilkins 亦無補於事。1993年夏季,Mike Fratello 走馬上任出掌Cavaliers,Ehlo 約滿改投Hawks,加上Daugherty 與Nance 分別受背傷與膝傷困擾至經常缺陣,甚至新加盟的Tyrone Hill 亦缺陣接近三分一常規賽,重視防守的Fratello 不得不把Phills 調上正選,總算穩住外線防守,可惜Cavaliers 在東岸季後賽首圈遇上依靠Scottie Pippen 的Bulls,依然被淘汰出局。Daugherty 與Nance 於1994年夏季不約而同宣佈退休,迫使Cavaliers 加快重建;Fratello 重用Brandon、Phills、Hill、Ferry 與Chris Mills,並把該隊變成NBA 最強防守隊伍,同時在1995至1996年球季陸續放棄Wilkins、Price 與Williams。雖然Phills 於2016年入選NBA 防守二隊,亦逐步展現他的外投功夫,可是Cavaliers 守優於攻的流弊明顯,也浪費了從Suns 換來的射手Dan Majerle,加上該隊連續兩季於東岸季後賽首圈不敵Knicks 後,在1996至1997年球季更錯失季後賽資格,令即將約滿的Phills 重新考慮自己的前途。
1997年8月中,Phills 決定改投Hornets;時任Hornets 主教練Dave Cowens 決定由Phills 代替Dell Curry 出任正選得分後衛,與新加盟的控球後衛David Wesley 組成強勁外線防守組合,以補射手Glen Rice 的不足,同時配合內線主力Vlade DivacAnthony MasonMatt Geiger。這季Hornets 在東岸季後賽續有進展,可是在第二圈遇上力爭第二次「三連霸」的Bulls,Phills 使出渾身解數也擋不了Jordan 與Pippen 的威力。翌季Hornets 有Mason 因二頭肌撕裂被迫整季休養,Divac 與Geiger 不約而同約滿離隊,Coleman 以自由身加盟,只是球隊開季成績欠佳,到1999年3月先撤去Cowens 的職務,由副手Paul Silas 接任,不久又把Rice、B. J. ArmstrongJ. R. Reid 送到Lakers 交換Eddie JonesElden Campbell,最終依然錯失季後賽。1999至2000年球季,Mason 順利復出復任正選,夥拍Wesley、Jones、Campbell 與Coleman,Phills 亦遵照Silas 的安排主力擔任第六人,可惜這個六人小隊合作的日子不長。2000年1月12日,Phills 在夏洛特駕駛自己的保時捷跑車高速追逐Wesley 的坐駕,結果跟另外兩輛車相撞,Phills 當場死亡,終年30歲。事後Wesley 承認自己有份魯莽駕駛,Hornets 亦未有追究這宗慘劇,事發後一個月也把Phills 的13號球衣永遠退役,只是籃球場上的防守專家竟然妄顧道路安全,未免太矛盾了。
如果大家看過黑人女星Whoopi Goldberg 主演的籃球電影《Eddie》,不難發現許多NBA 球員客串演出,Phills 固然是這部電影的大配角,然而誰也想不到電影的主角之一Malik Sealy 同樣因車禍英年早逝。Sealy 於1992年NBA 選秀會首輪獲Pacers 選中,主力擔任Miller 的副車;Sealy 擅於切入得分,打法跟Miller 南轅北轍,而且可兼任得分後衛與小前鋒,然而時任Pacers 主教練Bob Hill 打算讓Dale_Davis 長期擔任正選大前鋒輔助荷蘭中鋒Rik Smits,於是把德國名將Detlef Schrempf 移至小前鋒,變相減省了Sealy 分擔小前鋒工作的需要。1993至1994年球季,Pacers 改聘名帥Larry Brown 執教,然後把Schrempf 送到SuperSonics 交換攻守兼備的工兵Derrick McKey,加上在季中簽入被Lakers 放棄的著名射手Byron Scott,Sealy 一下子變成小前鋒專屬後備,上陣機會依然有限。1994年6月底,Pacers 決定只爭朝夕,把Sealy、Pooh Richardson 與剛在選秀會首輪獲選的新人Eric Piatkowski 送到Clippers,交換控球後衛Mark Jackson 與小前鋒Greg Minor
身處全面重建的Clippers,Sealy、Richardson 與Piatkowski 各有各機會;在新帥Fitch 指導下,該隊的重心變成打法四平八穩的Loy VaughtBo Outlaw 一類務實工兵乘勢而起,Sealy 則與得分專才Lamond Murray 爭奪正選小前鋒席位。Sealy 效力Clippers 三季,球隊的陪跑距離逐步收窄,Murray 亦一直被他壓至下風;當然,Clippers 在1995年NBA選秀會後以「榜眼」Antonio McDyessRandy Woods 交換Rodney Rogers 與另一新人Brent Barry,加強小前鋒的競爭,惟擅遠投的Barry 主力擔任得分後衛;Rogers 因應戰術需要游走於小前鋒與大前鋒之間之餘,Bison DeleLorenzen Wright 先後冒起亦影響球隊的內線佈局,因此Sealy 能夠通常擔任正選,其防守表現應記一功,苦練罰球的成效同樣有目共睹。
Sealy 約滿Clippers 後另有打算,於1997年10月底加入Pistons,既與Dele 故劍重逢,也趕及常規賽揭幕。由於Pistons 老將Dumars 開季不久傷出,Sealy 把握機會上位,力壓Aaron McKie 成為正選得分後衛,表現出色;然而此子不擅外投,難以分擔Grant Hill 的重任,加上Dumars 年事已高,觸發Pistons 於同年12月中把McKie 與封阻專家Theo Ratliff 送到Sixers,交換Jerry StackhouseEric Montross。Stackhouse 加盟後一度成為正選,只是Pistons 成績欠佳,主教練Collins 到1998年2月初更帥位不保,改由副手Alvin Gentry 補上;Gentry 把Stackhouse 貶為後備,卻沒有提升Sealy 為正選,就算不乏上陣機會,發展前景並不明朗,結果在1999年1月底提前解約。
不久,Sealy 以自由身加盟Timerwolves,不單跟Pacers 舊隊友Sam Mitchell 重逢,更與Joe Smith 成為球隊的重點工兵。隨著Kevin GarnettStephon Marbury 越戰越勇,外界期望Timerwolves 主教練Flip Saunders 可以領軍逐鹿錦標,不過Marbury 的性格問題令球隊非把他送走不可,最終藉三方交易換入Brandon 代替,在下半季也簽入三分射手Dennis Scott 加強本錢。這些變化未有影響Sealy 的發展,Saunders 也傾向相信此子可以接替Mitchell 擔任正選小前鋒輔助Garnett,只是Sealy 欠缺外投火力迫使Timerwolves 繼續調整,其中把1998年首輪選秀權押在Wally Szczerbiak 身上至為關鍵;Szczerbiak 射術好但速度一般,就算成功取代弱邊射手Anthony Peeler,也使Timerwolves 暴露外線防線弱點,這時打法靈巧的Sealy 大派用場,打出個人職業生涯最有說服力的一季,可惜球隊仍然在西岸季後賽首圈行人止步。
2000年5月20日凌晨,Sealy 參加隊友兼好友Garnett 的24歲生日會後離開,駕車至明尼蘇達聖路易公園附近被一輛皮卡車撞倒,結果安全氣袋決定了肇事司機的生死,Sealy 的坐駕因沒有安全氣袋,最終性命不保,終年30歲。Sealy 意外死亡對Garnett 帶來深遠影響,此後他除在右臂紋上對方肖像的紋身外,無論是自己的護肘與球鞋均印有對方的名字以作懷念;到2013年夏季轉投Nets 時甚至直接改穿對方離世時使用的2號球衣,2015年2月回歸Timberwolves 後首度主場上陣,也刻意戴上印有對方名字的頭帶。日後Garnett 成為飲譽NBA 的冠軍球員,Sealy 在天之靈亦感欣慰。
事實上,令Garnett 痛心的隊友逝世事件,還有極具天分的Eddie Griffin。大學時代,Griffin 與前文《工兵,功兵 — 銅牆怪手Samuel Dalembert》的主角組成NCAA 史上最強內線防守組合之一(兩人合計平均每場搶得16.6個籃板與6.5次封阻),本來讓Seton Hall Pirates 大有機會在NCAA 賽事異軍突起,可惜Griffin 因與隊友Ty Shine 大打出手被罰停賽,之後憤然退學,索性準備參加2001年NBA 選秀會。
雖然NBA 球隊關注Griffin 的態度問題,但他僅錯失成為當屆新人狀元的機會,於首輪第七位獲Nets 選中;不過Nets 絕非省油的燈,隨即把此子交換至Rockets。雖然Griffin 有亂射的陋習,但此子的籃板與封阻比率極高,犯規與失誤比率極低,到Rockets 於2002年NBA 選秀會選中姚明後,該隊的爭霸盤算已經呼之欲出。各位可能記得Rockets 於2003年特邀一代中鋒Patrick Ewing 加入教練團指導姚明,實際上還考慮過輔導開始失控的Griffin,可惜此子酗酒問題嚴重至缺席操練與錯過前往作客城市的航班,Rockets 最終於2003年12月跟他提前解約。Nets 曾打算簽入自由身的Griffin,不過他在該季餘下時間留在戒酒中心。
2004年10月,Timberwolves 決定給Griffin 一年合約,更特意安排此子與Garnett 的儲物櫃相鄰,讓Garnett 好好輔導這位迷失的天才。Griffin 於2004至2005年球季發揮正常,季後更獲Timberwolves 續約三年,可是他的場內表現漸見波動,場外表現更見失控,最終Timberwolves 於2007年3月跟此子提前解約。據說Griffin 被裁後閉門苦練,期望在新一季轉戰歐洲,可見他沒法認真戒酒,最終賠上性命。2007年8月17日凌晨,滿身酒氣的Griffin 駕駛自己的SUV 長軀直進,漠視車道與火車路軌交匯的指示,結果與裝滿塑料的火車相撞,Griffin 活活被燒死,死後法醫憑牙齒才能確定其身分。酒精害人,屢試不爽。
說到這裏,細心的讀者可能發現Fitch 教練原來是死亡教練,從Furlow 到Petrović 到Sealy,廿年間有三位麾下球員過不了車關,心頭滋味如何,不言而喻。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basketball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