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ill與Bibby,國王那話兒

十人追一球 於 19/07/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卻說兩位骨灰級控衛Jason Williams和Mike Bibby在美國的一個聯賽(The Basketball Tournament)中成為了隊友,所以有這張把筆者回到過去的合照。我們都記得J-Will那記驚世的Elbow-pass,還在怪責Raef LaFrentz沒有將球送到籃框。我們都記得「白魔鬼」Mike Bibby怎樣把紫金軍嚇出冷汗。
在1998-1999的縮水季賽中(NBA第一次停擺),J-Will和Chris Webber組成的帝王隊新力軍為球迷帶來了視覺上的新享受,成為了新寵兒。他們沒有像Michael Jordan和Scottie Pippen那種攻守全能,J-Will有一大堆的無解失誤,總是在教練意想不到的時候來個急停三分球;Webber雖然內外全才,但是他除了蓋帽之外就不怎麼熱衷於防守這東西。但二人憑著傳球上的創造力,加上對籃球的全誠熱愛,在西岸開始建立了一支叫球迷永遠難忘的球隊。

帝王隊的老闆在那年可是樂開了,他們球隊在該年得到27勝23負的成績,也順利闖進了季後賽,是自1983年以後最佳的成績。在季後賽,NBA是如何樂意去將J-Will和John Stockton的對位鏡頭無限重播,J-Will是如何用詭異的運球令老前輩吃到灰;甚至將Stockton的小動作逐一放大,要你為J-Will這個帥氣小伙心疼一番。

J-Will就是這樣瞬速地成為了NBA的人氣王,沒有太多人看過Piston-Pete打球,但如今他們找到了他的替身,他們一樣地在滿是肌肉與汗水的地方中看起來是多麼的清新脫俗。Nike急不及待要為J-Will拍廣告,屏幕中的那個白小子,比起Jordan殿下還要有氣勢,不熟NBA的還會以為是那個饒舌歌手在賣籃球廣告。

當J-Will在享受全世界的讚美,2000年他隨Nike宣傳活動到台灣的時候甚至被奉若神明的時候,Mike Bibby靜靜地在溫哥華努力著。他的投射一如他大學時期的穩健,而且每到關鍵時刻就愈見冷靜,江湖人稱「有跳投的Kidd」。而且,自新秀年起,他的數據每年都有升幅,在投資角度來說絕對是隻好股;相反,J-Will對於漸求穩定的帝王隊來說,太大波動了。

現實永遠殘酷,自進隊三年來,J-Will有試圖改變自己去配合球隊:更少的三分起手、減低失誤次數、在防守端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容易被過。但是隨著Peja+Webber+Divac這三人組合的成熟,球隊漸漸不太需要一個長期控著球的魔術師,他們更加需要一個適時能夠在對手身上補上一槍的殺手,替補Bobby Jackson在這方面做得很好,他一場比賽的空位跑動量大概是J-Will一季的總和。所以到後來,每到比賽的第四節,教練Adelmen基本上都不讓J-Will上場,季後賽更加是完全被冰封在板凳。

終於,這項交易還是發生了,一項影響了兩個控衛一生的交易。
這次交易對於J-Will本人意味著甚麼?他本人沒有太多著墨,就算時至現在,他還是那麼尊愛那座城市、那支球隊、那位教練。但他的父親Terry Williams就曾經提出過以下的論點:「我喜歡帝王隊那些人,但是他們沒有真正地幫Jason走出困境。他們每次只讓他上場,讓他做自己想做的事,那些瘋狂的傳球與失誤。過程中沒有任何人阻止他這樣做,而事實上我認為當時的Jason很需要人指導他怎樣做,需要隊友挺身而出去領導他,但他們只讓Jason去隨心所欲。」

這段話發表於後來J-Will效力熱火的時候,因此我們不能單純就認定這是護子心切,他有一定的道理。當初帝王隊百廢待興,讓後他們在選秀大會中相中了這位染有毒癮的不世天才。這位天才心想難得遇百樂,也不遺餘力地獻上自己的激情,他那份激情在某程度上也感染了同樣有點迷失的Chris Webber,所以他後來才得以成長為日後的國王。

但幾年過後,J-Will卻無聲無色地被教練及球隊冷落了,在球場上他反而成為了局外人。這些遭遇,對於一位雄心壯志的年輕人來說,怎樣也不會好受。不過幸運的是,J-Will後來確實遇上了他父親口中所提到的那些指引與領導,好讓他的整個球員生涯不致被遺棄。
J-Will在灰熊隊最初努力打出屬於自己的街球風格,刷下了生涯最佳的場均14.8分與8助攻的數據,然後在命中率上得到了很「J-Will」的38.2%,三分球更加不足3成。讓後他遇上了當時七旬老教頭Hubie Brown,他成功說服了J-Will,讓他放下自己的Free-style,而去執行戰術、命中空位投跳。而這一項改變也讓J-Will得到日後邁阿密歲月裡的成功,只是他不再是過去O'Neal千方百計要球隊(湖人)選到他的「Rock & roll版本的Scott Skiles」(當初O'Neal是這樣評價J-Will)。

對於這一種風格上的轉變,J-Will在球場上雖然表現得很順服,但是言語中還是忍不住來一番自嘲,他說:「如果球迷喜歡這樣的一個平平無奇的控衛,我就做這樣的控衛。」
至於Mike Bibby呢?他心底裡自然知道薩克拉門托人有多鍾愛J-Will,但是他來到這個地方,就知道不可以被人看輕。「會跳投的Jason Kidd」這個外號也不是白喊的,對比起輕率的J-Will,Bibby在執行球隊普林斯頓戰術的時候嚴謹得多,在出手與傳球之間都掌握得很好,也讓球隊一舉得到了隊史最佳的61勝戰績,之後就是帝王隊和湖人隊的一連串恩怨情仇了......

有趣的是,要不是Bibby被交易到帝王隊的話,他在灰熊那邊無論打得多好,他也不會被留意。至於J-Will,如果他一直待在帝王隊,他也許會漸漸成為個替補球員,甚至會消沉得放棄籃球,一次看起來是被出賣的交易,卻讓他找來了生涯的第二春。
後來,隨著Chris Webber的膝傷與老化,球隊在二選一的情況下選擇用小前鋒Peje作為未來重心。結果,一個華麗的年代就此結束,雖然這個做法也很乎合帝王隊的風格,被交易到76人的Webber也讓大家看到他只剩下傳球與僵屍式跳投,但是作為球迷,總是有點心有戚戚然。

而文弱的Peje也沒能夠擔得起重任,加上他自己也受背傷困擾,最終也成為了交易籌碼。最終在2008年,Bibby也被交易到亞特蘭大,那一支差點兒就擊敗湖人隊的華麗帝王,就從此消失,薩克拉門托隊也沒有再踏入過季後賽。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