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y親筆文章:《被看輕》

十人追一球 於 11/0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在2001年的夏天,我當時13歲,我和隊友們正在打田納西州的AAU全國錦標賽。

那時候我只有5尺5寸,算上鞋的話應該有5尺6寸,大概只有100磅左右的可憐體重。
我們輸得很糟糕,而且我打得更糟。

在那一年中,我也到了那個要評估自己一整年表現的時刻.......簡單地說就是,我做得不夠好。這聽起來像是一個警號,也像得知一個真理、一個我唯一得到的教訓:我不夠好。

我記得當我回到酒店房間 (沒記錯應該是Holiday Inn Express) ,我在生自己的悶氣,就像,我不是一個自怨自艾的傻瓜,也不再為失敗而生氣,我只是對自己失望了。我在躲在我的龜殼裡,我當時在想「......好吧,我終於經歷了這些大型比賽,以及這種殘酷的籃球文化了,那種只有生和死的兩極道路之上。我的父親走過這條道路,最終他成功進入了NBA。那麼,他的兒子呢?他的兒子甚至無法在其他13歲的孩子身上得分!」

就像我說的那樣,我沒有很生氣。我的感覺比較像是 :「哦、哦,OK。就這樣子?我不夠好?就注定這樣?一切就此完結?」

對我來說,在那一刻,在籃球上的一切幾乎已經結束了。

但也是在那一刻,我的父母把我安撫過來,就在田納西州的假日酒店,他們給了我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段話。

「我希望我可以交出一張成績單給你,因為這樣才真正有價值,對嗎?」我先對著媽媽說。
她也啟齒說:「斯蒂芬, 我只會和你說一次這番話,從今以後,這個關於籃球的夢想,要實現的最終都將會實現。但我會這樣對你說:『除了你自己之外,沒有人可以編寫你的故事、不是那堆球探、不是那些錦標賽、也不是其他不斷成長進步的小孩......而這個故事也不取決於誰是你的父親。這些人當中沒有一個可以成為你故事的作者,就只有你自己而已。』所以你當認真的去想一想,然後去寫出那個只屬於你自己的故事。」

兄弟......我一直將那一刻記在腦海裡。

在我往後成長的幾年裡,它一直停留在我心頭,甚至直到現在,在我作為籃球運動員的整個職業生涯中,它一直成為我的動力、座右銘。這是我得到過最好的建議,任何時候我都需要它來激勵我 ,每當我被冷落、被低估,甚至是不受尊重的時候,我再想起媽媽那些話,我就堅持了下來。

我對自己說:「這不是其他人的故事,而是我的故事。」

等一下、等一下,你認為奇蹟就此發生,因為一個小孩聽了一番說話,所有事就馬上變好?

事情絕對不是這樣。

就算媽媽說得多好,我還是個糟糕的青少年球員。

我還記得當時我面對最大的問題,就是我瘦弱的身材。我切切實實的告訴你們,我當時真的很瘦很瘦很瘦, 瘦得像你不能夠放甚麼在我身上去拯救我的生命一樣。我和我的表弟,Will,我們當時常常去逛我們家附近迷你購物中心內的GNC — 看著屏幕上那些所謂的神奇增肌療法,但我們根本沒有錢去買,但我們每次就在幻想…. 你知道嗎?也許我都不知道......我們在吸收GNC空氣內的肌肉粒子嗎?我們每次都待在那裡20分鐘之久,就盯著那埋神奇的商品……. 特別是分離乳清蛋白增肌粉運動健身健肌蛋白質......

然後有一天,突然之間,奇蹟終於發生了!

我們的身軀被肌肉撕開了!

開玩笑而已,我們沒有被撕開。老實說,除了增高了幾英寸之外,這幾乎是我高中其餘時間在球探眼中的印象:矮、瘦、略有射術。

你可以猜到我的高中時代是怎樣過去。

我記得在高中最後一年時,只有唯一一間大學,弗吉尼亞理工大學對我表示有興趣。

或者我應該說,弗吉尼亞理工大學是唯一對我表現出一丁點兒興趣的大學。

如果你認真去看待,他們願意接納我的這個舉動並不出奇,畢竟我父親去過那裡......我也對過父親說一些我有多想去那裡讀書的話語......然後,我也終於能在球場上得到一些分數。

屬於"Stephen Curry"的「特別待遇」

當他們的一名助教,對校方揮手說希望跟我會面,這....這真的令我茫然。
我開始認為他們會給我一個報價,開出甚麼甚麼條件之類的。

我提出雙方來個「午餐會談」(很酷的舉動,對嗎?非常專業。)除了一點就是,當時我不過是16歲,在那個有360個孩子的小型學校,而「午餐會談」的字面意思是在校園的食堂裡,在所有學生面前,所以,也許不是那麼酷。

終於那個大日子來臨了,午飯時段也到了,他們的助教走了進來,他穿著他的加大碼Hokies polo恤、頂著那頂Hokies帽子,他輕輕的揮過了手,然後就坐下了。那一刻是我人生第一次面對的大場面:我第一次意識到「我」,我感覺到周遭正在對我的這次會談而竊竊私語,他們都假裝在若無其事,但又很明顯地在偷看我。我感到自己真的像個大傢伙,正要步入世界之顛。

然後......現實狠狠的摑了我一巴掌。

「很好,斯蒂芬,謝謝你意願抽空,我們真的很高興,我們希望你加把勁繼續前進。」

事實證明,弗吉尼亞理工大學只與我「會面」。好吧,我不會對我父親說甚麼去求得幫助。但助教的會面只是一個禮儀?只是他們感謝父親過去為他們作出的貢獻,所以特意會面我?如果我要進入這所大學,就必需要自己付出努力。

換句話說:他們壓根兒對我沒有興趣。

我還記得,在戴維森的過往,我是多麼的謙虛。

首先,有一點很有趣。我也實在的說,如果你正在讀這篇文章,請你去戴維森大學一趟,這是一所令人驚嘆的學校,有著驚人地深刻的籃球文化。不過,當我第一次踏入那裡,有一個令我難忘的記憶:那裡給我們傳遞著一個巨大而清晰的訊息,要知道—我們效力的不是甚麼傳統籃球大學。嘿,我們不過是「會運動的大學生」而已,在外人眼中,他們會想:「嘩,原來你們會打球!但是拜託你先完成那份哲學論文才去打球吧。」我們甚至要和學校的排球隊共用一個球場。

接著就是我們每年能夠得到的裝備:兩雙運動鞋、兩三件襯衫 - 加上一雙腳踝護具。老實說,就真的只有這些。在那裡有一個我最喜愛的時刻就是:在一課常規訓練中,新的球鞋剛巧送到球場,那份喜悅就像一年有兩個聖誕節一樣。至於那些護具的情況,它真的很不一樣,我照直地說 — 在開季時,它們還很雪白,但當到了季末,它們都殘破得變色了。

哪怕是這樣,這裡的一切也只有愛。進入戴維森唸書、打球、贏球,將球隊帶到那個高水平…… 這完完全全的成就了我,也讓我明白了「成就」的意義所在,那種事是沒有人可以從你身上挪開,所有成就都只屬於自己,一輩子的事。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 你知道我作為戴維森野貓隊成員,最難忘的時刻是甚麼? 我猜你們每個人都可能認為是我們在十六強中對威斯康辛大學的甜蜜大勝利,或者是我們在精英八強中對陣堪薩斯的比賽,但實際上以上都不是答案。

是這些比賽中間的一個小時刻。

當時我剛完成了晚餐,訓練後的晚餐,時間是對戰堪薩斯大學的前一晚。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最奇怪的事便發生了:我正要轉彎走過走廊,差不多要經過半隊球隊的房間,我看到他們都坐在地板上,都穿著我們隊伍的熱身球衣,還帶著 2007年流行的笨重型電腦。就這樣,這群剛剛給喬治城和威斯康辛州大學比賽中慘敗的戰士們,他們坐在地板上打字。

我當時就問:「你們在搞甚麼鬼啊?」

他們都異口同聲的答我:「期中考試啊兄弟!」

我沒有鬼扯,這是真實的故事。距離精英八強的賽事還只有12個小時,還有12小時我們就將面對當時人生最重要的賽事— 但這班男孩就得要在走廊上趕緊完成論文,先跟Word doc搏鬥。拜託,我真的很愛戴維森大學的隊友。

我還記得Doug Gottlieb,那個當時的主流選秀分析專家。那時候他在高談著在我的同梯中有六名控球後衛都比我優秀。SportsCenter也發了一道官方帖子去引用Gottlieb的評語,大概幾年前,有球迷將這帖子重新「掘」了出來,時間正值是金州勇士隊的冒起並成功奪冠,因為這樣,這帖子也成為了「月經帖」,不斷會有人重提。

Players’ Trib,如果你不小心也將那個帖子放在這網站的話,我也絕對不會感到意外。

當然啦,我只是開玩笑,現在的我也會對這樣的事一笑置之。至於當時呢?老實說,我難以形容這種評價在當年對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擾。那一堆分析、那些專家的報告......他們都在圍繞著我去說「他塊頭太小」、「他不是個出色的終結者」、「他很容易被防死」,時至今天,我對這些說話還是背誦如流。但更加瘋狂的是 — 就算我過去完成了這麼多超出其他期望的事,而且在聯盟中陸續有不同的球員也做出很多打破傳統的事— 你還是會隨處看到有一些自認為是籃球專家的人,就像我當時所遇到的,他們會將球員的缺點無限放大。

而不是說明你身上的優點。

在早陣子,我想出一個主意。

一個名為《被低估之旅》的主意 — 大體上它是這樣的:他應該在一些籃球訓練營中待過,對吧?那些全國性的、全球性的,它們都很棒、很特別,它們大部分都以NBA的球星去命名,也很應該繼續去舉辦。但在這些活動的身上,有另一點我們應該要深思的是,如果你仔細去看,這些訓練營的性質是重疊的,每一個都是找來一堆精英級別的小球員,那些球探們早就知道的球員,然後為他們組織一個個比賽、訓練......

但是我想到的是,這埋精英都得到很好的安排了,他們的籃球路都平穩了。那麼,其他的小孩呢?其他的小孩只因為某一兩個原因,或者因為身上有某些弱項,就從此被評為次一級甚至次兩級的球員。我不是說要將他們都送到那些名牌訓練營(老實說,這也不可能辦到)。但我想到的問題是,我們的前設,就斷送了這些球員得到被邀請到訓練營的機會。就這樣,那些熱愛籃球的青少年,還有那些被發掘下將會熱愛籃球的青少年 ,他們就被套上一重重的限制,在他們有可能成功之前,就將他們的機會先限制住了。
因此,《被低估之旅》背後的理念是:與Rakuten(樂天)合作建立一個與別不同的籃球訓練營,為所有未被專家肯定、沒有學校招攬的球員提供機會, 這是一個屬於熱愛籃球的孩子們的營地,讓他們有機會去向那些專家證明自己,那他們展示他的弱點其實是他的秘密優勢。

最重要的是甚麼?

這個訓練營是屬於那些不甘認命、不會任由旁人去為他完成故事的每一個人。

我注意到一件事。

只要你開始取得一定的成功,「被看輕的感覺」會開始消失;一旦你終於達到了某一項終極目標,那感覺就會永遠消失。

但根據我的自身經驗?說實話,它將會存在你的腦海裡,永遠不會消失。

是的,在我腦海裡,它甚至從未減退過。

它在2010年沒有消失,即使我讓五支球隊對他們的選秀中跳過我的決定感到遺憾;
它在2011年沒有消失,即使我證明了我是一個有價值的球員而不是球隊的交易籌碼;
它在2012年沒有消失,即使我克服掉腳踝的傷患問題和球隊的連連敗仗;
它在2013年沒有消失,即使我得到一份許多人認為我不配得到的續會合同;
它在2014年沒有消失,即使我證明那些專家的錯誤:認為「Curry的比賽風格」在季後賽中將一無所用;
它在2015年沒有消失,即使我證明那些專家的錯誤:認為「Curry的比賽風格」在季後賽中有用,但在總決賽將一無所用;
它在2016年沒有消失,即使我們打破了公牛隊的72勝紀錄。
它在2017年沒有消失,即使我們坦然面對了「勇士3-1被逆轉」的陰影,並重新奪冠。
它在2018年沒有消失,即使我克服了一堆傷病,而且和一支史無前例地強的火箭隊作戰並淘汰了他們。
它在2019年有不會消失,即使我們在所有人都希望我們失敗的情況下,試圖創下歷史性的連冠。

我肩膀上的零星碎屑從來沒有消失過。

它們只會越來越成為我籃球生涯的一部分。

我想我這17年來覺悟到一件最重要的事:那些「被低估」是源於外界強加諸給你的,但一旦你想通了,知道怎樣去加以利用呢?

那麼事情將會成為你怎樣去把全新的印象去強加諸給外界了。

當我越是想到這一點,我越是明白到,這比所有事還要重要。為此,我寫下這篇文章。為此,我創立了《被低估之旅》。過去,我已經有一個名為"Stephen Curry"的訓練營了,它很酷、它很棒,但猜猜它會忽略了誰?

過去的我。

然後我要告訴你的是:我看到這個瘦弱小子的不簡單。

不要看輕他。

他在球場上是個殺手。


原文: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en-us/articles/stephen-curry-underrated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Curry  勇士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