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息之牆——John Wall

十人追一球 於 14/0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今年的John Wall,才28歲。因為他的經歷,讓我們以為他在NBA打了很久,歷盡無數次的浮沉,但事實上他比Stephen Curry、Russell Westbrook都要年輕,在2017年健康的他證明了自己是聯盟頂級球員之一。只是,不久前他的惡耗(左腳跟腱斷裂),讓我們都應該要有心理準備,復出後的John Wall將不會是從前的他。他不會再是那個沉肩就把人過掉;跳起就左手劈扣的John Wall,他的組織頭腦、視野和巧手還在,只是他可能會逐漸走向平庸。
在進入NBA之前,John Wall是個完美球員,世人都知道他速度驚人,但只有目睹過他比賽的人才知道,他的快不若過往TJ Ford、Devin Harris這種單純的跑得快,John Wall無論跑步還是運球都一樣很快、他就算全程用左手推進,一樣可以把場上所有人過掉。這種天生異稟的運動神經,在1996年出現過一次,剛巧他也是一個後衛狀元,他叫Allen Iverson。
他們同樣在不太美滿的家庭背景中成長,在他9歲那年,過去因為搶劫、謀殺入獄的父親因為癌症逝世,後來的Wall一度迷失,直到媽媽一番肺腑之言把他喚醒過來。比起Iverson用大學生身份捲入官非要走上法庭,大學時期的John Wall已經是個形象正面的萬人迷,他是籃球媒體Ball Is Life第一代捧紅的對象,不同於如今的Julian Newman和LaMelo Ball的刻意賣弄,John Wall是貨真價實的高中球王,在最後一場比賽中,他直接用死亡封蓋為球隊奠下勝局。他打球就像個暴力版的Jamal Crawford,在NBA時光裡,他只拿出了自己招式庫中的大概兩成,直到2015年,他才偶爾原地自轉運球再跳投,John Wall一直是個尊重比賽的球員。
在大學,他一樣像個旋風一樣,初賽就成功絕殺、打破校內助攻紀錄......他成為全民偶像,他的雙色長護臂、扭動手腕的「John Wall Dance」,都成為了當時的潮流。
那時候的華盛頓巫師隊,才剛剛從Arenas的「持槍事件」後把驚魂定過來,他們正需要一為救主,於是他們選來了這位NCAA的「彌賽亞」John Wall。

John Wall雖然是個天之驕子,但大概也生不逢時。
如果在90年代,他也許會是「手套」+「答案」的混合體、至少也能成為Jason Kidd這樣的球員;但在2000年代的NBA,一個控衛是否純正,已經不再重要。舉同年進入NBA的Brandon Jennings為例,他新秀年驚豔只在於他能得55分,到了後來幾年他打得更像個控衛時,球迷也不再喜歡他了。

在2009年,全世界都說John Wall像Derrick Rose,但比起擅長變速和蝴蝶穿花的Rose;Wall更喜歡大刀闊斧的進攻方式:直接加速在你身旁溜過、要麼就強行急停在你身邊跳投,這兩招都耍膩了嗎?多用一個快速轉身上籃,他喜歡在速度上凌駕對手、熱愛運動戰,跳投不過是偶爾用作懲罰對手的手段。

話雖如此,但John Wall卻也是個正正經經的組織者、指揮家,在新秀年他就知道要向射手餵球:於是Nick Young得分馬上破雙位數;他也知道要讓內線球員在舒適的位置接到球,易建聯需要空間投中投、McGee需要沒有思考空間的「餅球」,類似的事情,新秀Wall每場都在做,只是因為他有著Bug級別的速度,讓他不用慢慢去找掩護、他單憑自己的視野和速度,就能在全速之際找到隊友。
這樣的打法,讓專家認為他不是學院派控衛,但事實上他比後來加入NBA的所有控衛都更加像個「Floor Generation」,這到底像誰呢?新秀年的LBJ,不過LBJ有6尺7,他也很快回到3號位上。

不同於Derrick Rose早年有Ben Gordon、Luog Deng;Blake Griffin早年遇上Chris Paul;Westbrook一直有KD的相伴,巫師直到2012年才為John Wall選來了他的好幫手,在此之前,巫師隊內第二好的球員大概要算上Nick Young或者Jordan Crawford了,前者在華盛頓每晚幻想自己是Kobe,場均只有一記助攻,後者是個著名的亂刀流球員。

而終於在2013年,巫師隊也終於知道要為John Wall這位控場大師配備一支完整的軍隊,他們找來了Trevor Ariza、Marcin Gortat、Martell Webster、Al Harrington、Drew Gooden這批都曾經在進攻大隊待過的球員,用意也簡單:用John Wall把他們激活。於是,巫師隊在這年也一舉闖進東岸半決賽,巫師隊這樣的舉動,就像在2009年買了個台新i-Phone,然後到2014年才拆開包裝,發現這手機真好用。

這是John Wall生涯的一個分水嶺,因為在此之前,他真的沒打算打磨自己的跳投,直到溜馬的「五虎將」把他防得像個笨蛋。在這方面上,他和Rubio有點類似,他們其實都會投籃,也有合格的命中率,只是他們不喜歡用跳投作為完結進攻的方式,他們腦海裡總找著更合理的傳球進攻方法,奈何他們身在「大跳投時代」。

在2014-2016年期間,John Wall球風逐漸地改變,他「慢下來」了,他願意在找掩護後出手中距離跳投,動作也沒有以往的「瀟灑」了,過去John Wall的跳投總帶點飄移的感覺,但後來的John Wall總得像Chris Paul一樣穩穩地在對方過度夾擊內線時候,完成中距離跳投,每一次出手都恰如其分。

他一直試圖證明自己,但他欠缺的似乎不是進攻或者防守,而是運氣。在2015年季後賽,他場均17分12助攻直接打爆了對方控衛Kyle Lowry、他甚至是季後賽中最敢耍No-Look pass的球員,因為早年的J-Will沒有多打季後賽。但是,以為一切正要進入佳景時,在第二輪遇上鷹隊時,他左手出現了五處非位移性骨折,即使他戰神附體作賽了三場比賽,但巫師還是以2-4敗陣。
禍不單行,在次年John Wall終於保持健康了,全年出席77場常規賽,但是他的好兄弟Beal卻受傷了,他們也無奈地再次缺席季後賽。

2017年,是John Wall的顛峰,也是巫師隊的顛峰。健康的雙槍?有了;球隊的第三四號球員?有了;板車深度?有了;有季後賽經驗的教練?也有了。
這時候的John Wall在進攻上也如一支美酒,釀酒的時間也剛剛夠了。跳投早已是爐火純青,三分球也成為了他的武器之一,進入聯盟後日漸增重的他,連背身單打都練出來,這種狀況有點像2012年的LeBron James,終於把過去別人針對他的弱點,都練成強項了。在季後賽,他追著Dennis Schroder的快攻去蓋,像要發洩兩年前的怒火、他投得比隊中所有的射手還要準,在收官戰Game6,他第四節砍下19分,華盛頓人突然間也看不清眼前的球衣是2號還是熟悉的0號。
在第二輪巫師隊和波士頓的七場大戰蕩氣迴腸,John Wall希望和對方控衛Isaiah Thomas來一場史詩式的後衛對決,一如過去Vince Carter對Iverson一樣,Answer ball對應answer ball,英雄間的對峙。在Game 6他的絕殺三分球,將會永遠成為巫師隊球迷最美好的回憶。同樣志比天高的Isaiah Thomas也接過了英雄帖,他試圖回應超遠三分,可惜球砸了在籃框右側,就像Vince Carter當年投失了的三分球一樣。Game 7,Brad Steven的部署讓他們二人無法再進行英雄式的對決,熱愛單防摧毀對方的John Wall在綠軍的層層擋切之下變得無所適從,終於巫師又一次倒在第二輪。

在往後兩年的事,我們都很清楚,傷病又找上了John Wall,一次又一次。踏入29歲的John Wall,能夠證明自己的機會,似乎也愈來愈少了。

在John Wall 9歲那年,過去因為搶劫、謀殺入獄的父親因為癌症逝世,那時候的Wall才知道,過去父親贈給他的超級英雄畫作,不只是要逗他小朋友歡樂,更是希望眼前的麟兒不會像自己一樣活成個大壞蛋,他只想兒子能當個英雄,完了他一輩子也沒機會完的夢。
2014年,John Wall把父親抱著兒時自己的合照,紋了在胸口上。而那一年,也是John Wall終於成為NBA全明星的一年,他終於帶著父親賜予他的天賦,成為了真正的超級英雄,不過未必所有英雄都一帆風順,也有被壞蛋整得很慘的悲劇英雄。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John Wall  華盛頓巫師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