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逆天,能否改命? - 論爵士戰雷霆

十人追一球 於 27/04/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對於「老雷迷」來說,Game 5是熟悉的:過去二少的左右勾拳,比賽中可以犯錯溝勺,但用天賦強行帶走勝果。而眾所周知地,Paul George是當今和Kevin Durant最相近的人:內線的身高、出眾的領防能力、精英級別的Pick and roll持球手、射手打法。因此引援PG,對雷霆來說是最簡單最直接的操作,而今天的比賽,是球迷早在10月就希望看到的。

Game 5裡PG的第一個進球:在底線對著Gobert突破勉扣2+1得手;Westbrook的第一個進球:在Mitchell的防守下突破、朝著Gobert防守位置轉身上籃得手。目標很明確,他們要的就是Gobert,爵士的防守中軸,要甚把他引出來,要甚讓他換防新二少,Gobert內線協防出色,但要他換防外線就會暴露弱點。這一點也是爵士隊一直對付雷霆Steven Adams的方法,Charles Barkley人生只說過一句靠譜的話:「季後賽,就是不斷的打你錯位(mismatch)。」

只是比賽的過程中,他們還犯著「很雷霆」的錯誤:讓Rubio、Crowder、Ingles投空位三分,在陣地戰時硬要切入塞傳給Adams出現失誤,他們也差點就要回家釣魚。直到第三節,Westbrook在左側投進了個很2017年Westbrook的三分球,雷霆反攻的號角也響起。Westbrook的跳投從來不合理,傳出來的空位他未必進、自己節奏下的強投,無論姿勢多生硬,一有籃子就連進幾個。加上PG從中再次展示出他Pick and roll後的進攻能力,籃下強打2+1,雷霆就這樣將比分扳過來,27分的大逆轉。

當中亦有細節去影響比賽,Billy Donavan終於將Melo適時按在板櫈以保持球隊節奏順暢、Gobert的個犯問題、爵士在關鍵時刻的發揮。爵士隊一直被認為複製馬刺,在第四節兩隊還處於互相領先之際,爵士繼續將球轉到空位射手身上,甚至Gobert在籃下可以扣籃的情況下將球傳到底角三分手,但他們投失了好幾個,錯失了機會。相反手感火熱的「新二少」在第四節尾段打得更加堅決,誰拿球誰就攻,Westbrook連中三個中距離,投得爵士防守有點驚惶失措,都撲出來被Westbrook穿過再飛身暴扣,更讓Grant可以在內線輕鬆接球暴扣。到Westbrook手感消失,PG面對Gobert笨拙的橫移步來了個Step-back中距離和三分,最後更死亡大帽了Mitchell,嗯,KD過去做的事。
改賽局寫成3-2,很令人想到"3-1"這個老梗,雷霆當然有逆轉晉級的能力,但是他們不可能指望新二少每記投籃都能命中,要再次令Gobert早領5犯更是難以達到,而最後時刻如果爵士幾個空位三分都能投中的話,今天的故事或許又不一樣。在當今講求戰術執行度的聯盟裡,像雷霆這種粗暴直接的打法,無疑是逆天而行,而他們往後比賽的結果,也直接地影響下一季Paul George的去留,正在改寫著雷霆是否one and done的命運,假若George要走,他們沒有太多補強的資本,只能指望著狀態減半的Melo,難以於西岸立足。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