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決戰夜世界

三分炸現 於 02/02/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台北的夜,有很多不同風貌。

大安森林公園的球場、北投温泉、陽明山夜景、貓空的茶、林森北路的酒店、24小時清粥小菜。而今晚的新聞大一,目標是東區某間pub。

「碰~~碰~~碰~~碰。」

明快節奏、凶狠Rap,猛烈撞擊著每個耳膜,讓人不自覺的跟著拍子搖擺。迷幻、朦朧、炫麗、神秘,所有的事物在現場的燈光下,變的模模糊糊,卻也好美。麝香、玫瑰、百合、薫衣草,彷彿置身於百花谷,香味黏膩而濃厚,令人沈溺。

幾個剛上大學的小毛頭,壓根兒沒來過這種地方,每個人都拉著神獸的尾巴,膽小的E瑤還一手一條牽著兩尾,藏在神獸的背後,想看又不太敢看。

「陳哥,老位子,感謝。」

酒保連頭都沒抬,就感覺到九尾的氣息,指指事先安排好的包廂。神秘的地方,被九尾走的像廚房一樣容易,不愧是連天庭都來去自如的神獸。

pub明明就是科南選的,現在看起來倒像九尾開的。

「我要Jack Daniels、可樂、Baileys、再來排試管。」

隨意點幾種酒,九尾暗算打發孩子這些應該夠,今晚只要管管秩序,麻煩少不了,但應該不會出什麼亂子。
一群毛還沒長齊的孩子,在包廂害羞的排排坐,每人都充滿興奮神色,連小樓都難掩好奇的都四處瞄了幾眼。

「敬晉級。」

金剛率先站起來,大家杯子碰杯子,喝下禁忌的飲料。

男生全部喝whisky套可樂、女生包括九尾都是Baileys,試管還在冰砂機裡攪動,是等會兒的主菜。

蕭灑果真瀟灑,大顆的假鑽耳環、黑色錶表面閃著玫瑰金的光澤、閃閃發亮的銀項鍊、以及白到反射出螢光的球鞋,這身下了功夫的打扮,在這小小包廂中,化成一顆閃亮的星。

愛打扮的小草也不惶多讓,馬丁鞋配上深籃牛仔褲,上面繡有一顆大大的鬼頭,純白的T侐、潮牌外套,加上全黑的棒球帽,配上秀氣的臉,有種全然不同的中性美感。

金剛、科南、義安三個不擅打扮組,完全被比下去。

九尾闇淡許多,鴨舌帽、緊身牛仔褲加上All star,隨便一件白T,連妝都沒畫,低調到不行。
E瑤穿了白色緊身T侐,搭件運動外套、有點垮又不太垮的綿褲、以粉紅色為底的板鞋、小小耳環、外加一副大大黑框眼鏡,款式看起來和身邊的科南有幾分相似。

雖然兩大美女穿的都稱不上性感,但兩隻色狼還是看的望眼欲穿。

兩隻色狼?

剛進來的那兩隻。

黑名單學長走進來,沒半點生澀,頭上噴滿髮膠,穿著花色襯衫、黑西裝褲、亮點則是雙義大利手工皮鞋,上面刻滿了精細且複雜的雕文。雅痞模樣對比剛新聞這些剛長出來的小蘿蔔頭,明顯有等差。

17號學長更加生猛,白色背心露出苦心練出的二頭肌,肩頭刺條青龍,宽大牛仔褲加胸前鐵鍊,看起來活像黑道圍事,煞氣外露,不用開口,動作即可講解何為真男人,新聞系這些還沒出過茅廬的小鬼頭全看傻了眼。

科南冷汗滴下,對方顯然有備而來,看著E瑤偷瞄兩個學長的模樣,心裡暗自叫糟,雖然早料到他們不好打發,但真遇上了才知道厲害。

現在後悔已來不及,小矮子輕啜威士忌套可樂,等待神獸反應。

這兩個花名在外的畜牲,九尾早略有耳聞,雖然談不上怕,但平時上班還是能閃就閃,怎麼今天帶小朋友出來遠足會被撞個正著,明兒真該去燒燒香。

偷瞄科南,使個眼色,見他假裝沒看到,九尾知道這禍誰闖的,露出一抹意義不明的微笑。

「yo,科南帥阿。」

黑名單學長,不動聲色的虧了科南一把,感覺像金城武在稱讚納豆帥。

「吼,怎麼比的上學長。」

中指在心中豎起,一上場就被將軍,這種經驗科南生平少有。

17號學長隨手拿起義安眼前的那杯威士忌套可樂,馬上見底,露出口很渴的模樣。

「唉,大家難得來這裡,怎麼喝汽水?」

兩人一人一招,連技接的順手,想必配合很久。

酒保端上了一排不知明的白色液體,陳列在面前,兩人一人一杯,乾乾淨淨。

「先敬大家,恭喜晉級。」

學長現在像是驕傲的鷹隼,雄踞枝頭。

人家說敗軍之將不言勇,但他們輸的如魚得水,還打算重啟第二回合。

「謝謝。」

身為博派首領的金剛,義不容辭的對抗外侮。

酒是純的,杯口上塩,沒有點量的人有一杯掛的可能,金剛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乾了,酒氣直衝腦門,馬上天旋地轉,腳步踉蹌。

所有人暗自心驚,今晚看來一場腥風血雨,在所難免。

默默的,紅色高根將鴨舌帽轉到後頭,身旁的科南被狠很掐了一下,兩人都面不改色的笑著。

神獸很生氣,僅管嘴角上揚,眉毛卻不住抖動,熟人都知道這是她發怒的前兆。

科南的笑因為肉痛顯的有些勉強,但裡頭開心的成份居多,有種死裡逃生的慶幸。

神獸要出手,即便仙人也能一搏。

「喔,兩個帥哥,酒量好喔。」

切換成上班模式,紅色高根一笑嫣然,眸子裡盡是風光明媚,讓兩頭黃湯下肚的色狼心搖神馳。

「怎麼和學妹比?附近誰沒聽過妳?」

黑名單學長早料到九尾有這手,馬上從迷魅之術中掙脫,進入做戰狀態。

身為情報搜集的專家,他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準備。

「人家才大一耶,你們說的像每天來一樣。」

九尾撒驕,語氣不油不膩,嗲的恰到好處,她老人家已把這場面,當成上班遇到傲客來處理。

「唉呀,我們也偶爾來一次而已,所以要盡興阿。」

雙方都夜店咖,都很會說瞎話,一句比一句瞎,反正這裡看的本來就不太清楚,隔天有會在乎誰說過什麼?
幾乎在場的所有男生,都暗自佩服兩個學長,過的了考場,上的了球場,進的了情場,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先說好,這裡有兩個女生,小花和E瑤,不能和你們喝shot,不然他們一下就掛了,難得來這裡會很可惜。」

九尾笑著把小動物藏好,免的被大野狼帶走。

至於小花是不是女生,這問題見仁見智,兩頭色狼不在意,九尾則出於重視當事人的感受。

「當然OK。」

這有什麼問題?我們喝shot,E瑤喝Baileys,保證還是灌倒她十次。

「我也要喝Baileys….,我也是女生….。」

手指在胸前繞阿繞的,眸子裡一閃一閃亮晶晶,九尾開始撒驕,這模樣讓看慣驕蠻妖狐的同學們,目瞪口呆。

事實上她也有苦衷,畢竟酒量沒很行,如果等等被擺平,明兒傳出去,叫她這張狐臉往哪兒擺。

「妳喝Baileys,說出去有人相信嗎?」

學長奸笑。

儘管九尾妖氣逼人,魅惑指術破表,但來收妖的學長二人組,仍有道行不為所動。

「可是人家平常都喝香檳啊…,shot太刺激了。」

神獸不是吹牛,幾十萬一支的紅酒每星期不知道要喝幾次,香檳王自然不在話下,她眉毛輕挑,看兩個小道士能有什麼本事。

黑名單學長嘴角上揚,隨手從包包拎出一隻香檳王,大刺刺的擺在所有人面前。

看那袋子大的,裡面搞不好有一打。

他們下了重本,打好算盤,先灌倒嫩男,再來揀屍。

「這是我們幫所有淑女準備的。」

想捉大妖,鐵定要有充份準備,面對千年道行的九尾,沒有些傳說級的寶貝,簡直是自找死路。

科南的撲克臉沒多做表示、金剛眼睛瞪的老大、蕭灑從明亮轉成暗淡、小草也失去了開始時的銳氣、E瑤垂下頭,不知在想什麼、小花則是一閃一閃亮晶晶的看著兩個學長,表情說著期待。

九尾最為敏銳,眼角餘光瞥見兩個學長的鑰匙,一個有四個圈圈,另一個則是隻大老虎。

有錢有閒還有青春肉體,簡直天之驕子,想必他們要撂倒這幾個孩子,應該輕而易舉,今天要全身而退,看來得費些手腳。

有種無力感,怎麼不用上班的日子比上班辛苦?

明天….好像不可以請假。

哀怨的偷瞄科南一眼,儘管情況危急,但他好像不緊張,反而像在等待什麼,不時低頭滑手機,對眼前危機不聞不問。

突然,他抬起頭,帶著胸有成竹的氣勢。

看了小矮子的表情,神獸吃了顆定心丸。

「ㄟㄟㄟ,哇鄧來啦,歹勢歹勢,大家好久不見。」

一星期不見的黑豬,操著台灣國語,姍姍來遲。

來的晚,但來的好。
可怕的嗓門,在震耳欲聾的音樂下,仍聽的一清二楚。

腳下穿著台客的最愛,藍白夾腳拖,頭上的鳥巢不知道幾天沒整理,白色的汗衫和及膝的短褲,看起來比較像是田僑仔,不是酒咖。

一直沒開口的科南笑了,眼鏡閃爍光芒。

張良策VS過牆梯,第二回合較量開始。

「黑豬!來來來,我知道你渴了,這裡有你要的東西。」

科南捧上了那排shot,黑豬隨手拿一杯,也是一口乾,然後一杯又一杯。

學長渴,黑豬更渴,剛剛剛坐車還沒喝東西的他,把剩下的shot當水,喝的乾乾淨淨。

「好淡。」

黑豬舔舔嘴唇,為這酒下標,屬於他的標。

shot裡面不是vodak就是龍舌蘭,都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相傳夜店的收屍人,就是用這個送那些欲拒還迎的慾女最後一擊的,不過對黑豬來說,漱口水都比它有味道。

科南剛看色狼學長雙人組用了這招,現學現賣。

「是男人,就該喝這個!」

說完,黑豬拿了個瓷瓶出來,瓶塞一拔,濃烈酒氣外溢,男子漢的氣味噴了出來,隨手拿個杯子,上等竹葉青倒了進去,還是一口乾。

在夜店想把妹,認輸不能隨便,所有男人現在眼前都擺了杯竹葉青,義安光聞到味道頭就暈了,何況還要喝下肚,科南看著眼前那一小杯,胃也是一陣絞痛,露出不知道應該是要開心還是要難過的笑容。

現在最開心的,非九尾莫屬。

神獸招招手,旁邊認識的桌子全圍了上來,夜店版的生死格鬥,正式開始。

「乾啦,乾啦!」

科南吐出去的比他喝的還更多,垃圾桶就擺在眼前,供他隨時取用。兩個學長喝下肚後,適才的丰采也消失無蹤。蕭灑的臉變成蕭條,情況比金融風暴還糟。金剛為維持博派尊嚴,仍屹立不搖,但明眼人都知道是風中殘燭、小樓和小草乾脆的坐倒在沙發,睡起大頭覺、而義安的腦袋,也一直點阿點的,在高空中搖晃,活像隨風起舞的氣球。

「黑豬黑豬,你有沒有喝過B52?」

九尾的眉毛跳動著,原來班上有個世外高人,今天不好好狐仗豬威一下,還真對不起自己。

「拿來拿來。」

黑豬大笑著,感覺他就像是武俠小說裡,洪七公或者是喬峰那種角色,越喝越猛。

兩個學長臉色鐵青,笑容僵硬。看九尾跳動著的眉毛,鐵定會把上面那一層燃燒用的Bacardi 151加點量,這種酒精濃度高達75.5%的工業酒精,根本是謀殺聖品。

這只是前菜。

等等鐵定會有用151做的可樂,全名叫RUM COKE,可樂加上超量的151,喝下去不只要你掛,更是人間孟婆湯,服用後,保證回家連爸媽都不認得。

預知九尾的下一步,黑名單學長的笑容裡充滿苦澀。

終於,前菜上桌。除了兩個學長和九尾外,大家都沒見過B52,所有人好奇的盯著它。
乍看下,它簡直是工匠的藝品。一共分為四層,底部是濃到化不開的咖啡酒,緊鄰白晃晃的奶酒,第二位是如開水般的無色伏特加,最上層則是透明晶亮,並且還在燒的151,那火焰隨著顫抖的手,搖曳生姿,這温柔陷阱,兩個學長看了險些流下男兒淚。

學長們拿吸管插下去,瞥見黑豬直接把吸管彈掉,用喝酒該有的姿勢,火焰在他的嘴中熄滅,一口乾了,此舉搏得圍觀群眾的滿堂彩。

「幹,他是人嗎?」

這句是黑名單學長後天醒來的第一句話。注意,是後天,不是隔天,他們喝完了這一攤之後,睡了一天一夜,超過二十四個小時。

就算是初出茅廬,兩人也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我們到底喝什麼鬼?」

17號學長問道,他真的沒印象,只記得一杯接一杯,根本不知道裡面有哪些成份。

「竹葉青做的深水炸彈。」

這是最後的記憶,黑名單學長回答。

深水炸彈,用個大杯子裡面裝啤酒八分滿,再用小杯子裝一盎司的烈酒,伏特加龍舌蘭之類的。

是夜,九尾笑著在大家面前把伏特加喝掉,改加竹葉青。

當天科南掛的很早,不過沒差,他的規劃早在進pub之前完成,所謂決勝於千里之外,多算勝少算,就是這道理。

九尾是個非常稱職的主持人,安排著黑豬屠殺學長的戲碼,毫無冷場。黑豬扮演神將,以一敵二,殺的兩個猛將學長進退失據,讓他們見識到另一種層次。

「黑豬,帥喔。」

E瑤笑的花枝亂顫,手中酒杯搖晃,堪比胸口搖晃伏度,還笑著想要和黑豬乾杯,可是連杯子都碰不到,酒精摧化情緒,要不是旁邊有個狐仙保姆看著,早不知道被人騙到哪顆星球上了。

小花一旁輕啜香檳,欣賞這齣好戲。

「鳴…嘔……..。」

突然,黑名單學長口中穢物狂噴,酸水傾吐滿地,仰頭往後栽倒,用屬於男人的架勢,戰到最後一滴血。

17號學長見了,無力攙扶,將剩下的竹葉青抄起,一口用力灌下。

做兄弟的,要死就死在一起,我幫你掙口氣,起碼掛了以後還能名垂千古。

即生瑜,何生亮?

最後看了早已睡死的小矮子一眼,突然覺的他好高大。

那天晚上,小花送他們回家。


不舒服。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籃球  小說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カズキング 於 02/02/2016 評論 NO. 1

    什麼鬼阿!情色小說嗎??有需要可以找xvideo打發時間

  • 定點射手 於 03/02/2016 評論 NO. 2

    我寫的是籃球小說,但它裡面不可能全部都是籃球,會有一些小插曲,造成您的不悅,深感抱歉。

  • 雨憶空 於 04/02/2016 評論 NO. 3

    加油啊OWO我是POPO的阿空xDDD
    打文不是看別人,而是自己開心就好

  • Angustt 於 11/02/2016 評論 NO. 4

    支持-

  • 定點射手 於 23/02/2016 評論 NO. 5

    謝謝你們……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