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的救星,或許那是你所未曾知道,屬於Marc Gasol的另一面

Oakjames籃球角度 於 28/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Photo Credit: Morry Gash/Associated Press
「在我的人生裏我做的東西沒有什麽是為了被人看見的。」Marc Gasol說。「我不會為了讓別人看見而打球。我對社交媒體沒有興趣。我並不享受這些。除了籃球和運動以外,我還享受其他事情。我享受那種一對一的接觸、關系以及類似的東西。」


所以Gasol不會特意地告訴其他人他參加了一個西班牙非政府組織Proactiva Open Arms;他不會大肆宣傳他參加了這個救援難民的組織的訓練,其中還包括了心理測試;他不會抱怨在訓練期間的十天他必須睡在普通規格的床鋪上,而且還是在救援船裏。


去年夏天,Gasol跟隨著Proactiva Open Arms展開搜索與營救行動。行動進行的第三天,他看到了一望無際的海洋裏有些零碎物漂浮著。然後他看到了已經徹底毀壞的船,還有一些屍體。有的已經被燒了,有的還不過是孩子。Gasol在那裏和其他救援人員把還保留著性命的Josefa從海水中拉上船。



「Josefa和我最大的差別在於,她出生在咯麥隆,而我出生在巴薩羅納。我很幸運,而作為一個如此幸運的人,那就是唯一的差別。你必須嘗試去幫助每一個深陷絕望中的人。」這樣的經歷讓Gasol感嘆萬分。Gasol倍加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也更相信他可以用他所擁有的,去給予有需要的人更多的幫助。


2015年一張敘利亞男孩的屍體臉朝沙灘躺著的照片震驚世人,也讓人們註意到地中海難民的課題。這張照片改變了Gasol,他試著想要為這些極度需要幫助的人們做些什麽。更重要的是,Gasol想要給他的孩子做榜樣。


「當我有我的女兒後,我意識到我必須要先為她而盡我所能成為我最好的自己。在那之後就只是更多。」Gasol說。「當我看到那張照片——我還是會發冷,我想,一個母親、一個父親會經歷些什麽,導致他們讓他們最珍貴的東西去經歷那一些,冒著失去你整個人生所擁有的最珍貴的事物的風險?冒著生命的危險?然後我看到空手前往萊斯沃斯島[註1]的組織,然後他們開始把人們從海水中拉上來。他們就是從我所源自的地方,所以我聯系他們並說:『我要和你們一起工作。』」

[註1] 萊斯沃斯島位於希臘,本來是座旅遊度假的島嶼,但是如今已成為難民登岸的熱門地點。


「首先,你必須要看你是誰,你想要成為誰,你代表著什麽。」Gasol接著說。「你必須要看看自己,徹底地。如果透過你的女兒的雙眼看你自己,你想讓她看到誰?」


Gasol最終還是把這樣的經歷告訴世人,正因為像Proactiva Open Arms這樣的非政府救援組織,卻仍然遭受那些反對難民、反對移民平民化的歐洲政府的針對與抨擊。


「這是個很殘酷的東西。而我們所理解的是,如果我們不在那裏,這樣的事情就會沒有人看見、沒有人說出來。沒有人會在那裏看到這些事情。人們本可以……,好吧,145個移民者被利比亞海岸警衛隊拯救了。好吧,有多幾個被遺留了,而他們其中一個是活著的。」Gasol說。即使事情的發生已經過了將近一年,但是如今回想起來,Gasol還是覺得那是多麽的深刻的一段經歷,根本無法忘記。



Photo Credit: Gregory Shamus/Getty Images

「我不會時時刻刻去想著它,但是那是一直在那裏的東西。你記得一個五歲的孩子從救生筏被擡出來。你不會抹掉這一切。看到被汽油焚燒的身體,你會記得的。把他裝進帶有拉鏈的裝屍袋,你都會記得的。有個屍體已經變形了,皮膚上帶著汽油和鹽,然後皮膚已經掉落。那個男孩在那一晚被就去世了。」


坐在多倫多暴龍隊的訓練館裏,環視著周遭的一切,這讓Gasol十分感嘆。「你在外面所得到的,對我而言,至少,是非常非常艱難的。我們不是在談論著投籃或者是擋拆,又或者是協防還是戰術。這裏,每樣東西都是很漂亮和很棒的。」Gasol說。


「但那並不是說我們要怎樣去應對移民,因為移民只會不斷地發生,還會有更多。總有個更好的方式的。我並不知道哪個方式,但比起我們現在正在做的方式,總有更好的方式的。」


Gasol一直都想要在他的能力範圍以內做些什麽,無論是什麽都好。所以這一次,他首次站在NBA總冠軍賽的舞臺,他把每個球員都會有兩張暴龍隊主場入門票給了Oscar Camps——Proactiva Open Arms的創始人,以及Sarvas Kourepinis——那位把Josefa從海水中拉上來的救援人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Toronto Raptors  Marc Gasol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