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說籃球】Westbrook系列(3):UCLA,我要打球

籃球視角 於 26/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即使威斯布魯克不打球,他有一條非常不錯的路,比如學霸?
威斯布魯克高中生涯最後一年雖然數據井噴式爆發,但他的排名仍然不樂觀,在全美打球的高中生中他沒有進入前100,但他的學習成績非常棒,GPA高達3.9!他的這個成績可以申請斯坦福的獎學金!
“了解一些基本的常事比只顧著打籃球重要的多,那時候我並不認為自己能依靠籃球達到多高的成就!”談到自己的成績為何如此之好,他說道,“我不認為我能打職業,甚至不相信我能進大學。所以當時打籃球並不是我擔心的事情,我只是想上大學罷了。”
“我從未想過自己能在NBA裡打球,”威斯布魯克解釋道,“很多NBA球員8歲的時候就很優秀了,而17歲之前的我都很平庸。”
威斯布魯克並沒有火急火燎地接受其他大學的招募,當然斯坦福最終並沒有出現在他的名單裡,因為他們的球隊沒有招募他,而他依靠成績進入斯坦福大學的話,他想進加入校隊則必然面對重新被球隊面試的命運,那將充滿變數。
他自己分析的結果是如果NCAA名校選走了他們想要的球員,而那些沒得到心儀球員的球隊將會考慮到他,最終,UCLA向他拋來了橄欖枝。
但是UCLA把威斯布魯克定義成替補席中的防守型球員,並沒有想過把他當成核心來培養,如果他接受UCLA的招募,那麼他將要面臨著強大後衛群競爭,因為UCLA已經擁有了達倫·科林森和阿隆·阿弗拉羅這兩位未來NBA球員,並沒有絕對競爭優勢的威斯布魯克必須承擔替補的角色。
但為什麼不呢?低起點威斯布魯克不是沒經歷過沒人關注的日子,高一時不也沒人看好他能進入校隊嗎?即使高四畢業他依舊沒能進入全國100大高中生的行列,威斯布魯克不關心這些,但他會更加努力,即便身體不佔優勢,那就用後天的努力來彌補!他和弟弟雷納德在南加州的海灘上瘋狂的練習跑步,在家的時候練習敏捷移動,不管做任何事都會給小腿增加沙袋,他的父親不支持他練舉重,他就瘋狂的做俯臥撑,一旦有類似單槓的物體,他就會抓住做引體向上。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
他說,只要有機會為什麼不試試呢?——why not?
“why not是我的思考方式也是我處理事情的方式,”威斯布魯克說,“它伴隨著我做一切,我是這麼打球的,在球場外我是這麼做決定的。”
但是事情遠遠複雜得多,他加入UCLA的背後​​有神秘的貴人相助——他說,“我真的差一點就去了圣迭戈大學,但事情被一個人改變了。那個人叫凱瑞·基丁,他曾是UCLA男籃小隊的助教,如今已經在聖塔克拉拉大學當上了主帥。當時,基丁看了幾場我的比賽,於是跟我的父母說不要著急,耐心等待,因為他覺得,UCLA最終可能會為我提供籃球獎學金,我們聽從了他的建議,事情就這樣順理成章,然而又充滿了冒險的因素。”
為了家人和KB3,威少當然是欣然接受了UCLA的邀約。
雖然維斯布魯克從小就在洛杉磯長大,但在上大學以前,他還從來沒有去過UCLA所在的西部城區。
“我的活動範圍就是自己家附近(洛杉磯南部),我從來沒有去過'那一邊'。”維斯布魯克所在的南部,是洛杉磯社會治安的重災區,在那裡,也鮮少看到白人的身影。而他口中的“那一邊”有世界聞名的猶太富豪區馬里布和比弗利山莊。
2006年,UCLA的當家球星喬丹·法瑪爾決定棄學參加NBA選秀,就在法瑪爾宣布這一決定的第二天,那位校隊明星前腳剛走威斯布魯克便同UCLA簽下入學協議書,成為這所籃球名校的一員。

維斯布魯克在UCLA棕熊隊的生涯是從坐板凳開始的,一開始沒什麼上場機會,大一的大部分時光都在舉重、跑跳練習之中度過。
UCLA向來不缺人才,威斯布魯克入隊後,每天都要同達倫·科林森、阿隆·阿弗拉羅這樣的高水平後衛進行對抗。大一賽季,威斯布魯克只打過一次首發,場均僅3.4分,但到大二,達倫·科林森的因傷退出使他晉升到了首發的位置,他和凱文·樂福成為了隊友兼室友,也同樣是在大二,他遇見了自己未來的妻子妮娜!
在UCLA,維斯布魯克的中投被所有的球隊放大,雖然他的上場時間很少以至於沒多少球隊願意對他做太多的分析。但是維斯布魯克卻繼續從小的偏執,他每天在左側底線投1000個中投,投完之後在右側也練習1000個,雙手在衣服上蹭了一下,轉身看著空空蕩蕩的球館,他成為最後一個離開球館的人。
這僅僅因為人們說他不會投籃,人們嘲笑他不能打控球後衛。
“大家說我不能打控衛,這很困擾我。”威斯布魯克說。
但不巧的是,鐵打不動的首發達倫·科林森受傷了,鋼筋鐵骨的威斯布魯克終於等到機會,他強硬的打法迅速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他的第一年大學生涯僅出場325分鐘,第二年暴漲至1318分鐘,從3.4分漲至12.7分。1318分鐘的上場時間也打破了阿弗拉羅在05-06賽季創造的1303分鐘的記錄。
]

人們彷彿在UCLA看到了一陣猛烈旋風——如您所知,這無異於當你參觀著西斯廷大教堂感受著古典藝術的熏陶時,旁邊人的手機爆出一串重金屬搖滾的音樂鈴聲。只不過,那個是破壞氣氛,威斯布魯克做的遠比這個賞心悅目得多,他就是賽場上最有活力的那顆音符!你無法忽略他的存在,太酷了。
那段時間,他的突破暴扣是大多數人選擇看UCLA比賽的理由。從細節上看他做的更多:全場緊逼防守,迅速補位,一對一搶斷簡直堪稱一絕。而在搶斷快下時他常常扮演進攻的發起者和終結點。他喜歡在進球之後大吼一聲——這很cool,頗有些加內特搥胸怒吼的風範。
值得一提的事,作為主打得分後衛的球員,威斯布魯克大二那年,還被評為NCAA太平洋10校聯盟的年度最佳防守球員。而NBA的西雅圖超音速隊最初注意到威斯布魯克,正是因為他的防守。
2007年大二時,拉塞爾·威斯布魯克效力的UCLA棕熊隊打入NCAA最後四強,在半決賽66比76輸給佛羅里達大學。
2008年NCAA全美四強賽上,在同孟菲斯大學明星後衛德里克·羅斯交手時,威斯布魯克獨取22分,創下最佳大學籃球生涯的單場得分記錄,這大大提升了他的選秀身價。同時,在隊友達倫·科林森缺席的兩場重要比賽中,威斯布魯克也證明了自己能夠打好組織後衛,打消了很多人的顧慮。

威斯布魯克骨子裡從來沒有恐懼,他是鐵骨錚錚的硬漢,他常常凶狠地把自己扔進人堆裡,然後又火箭發射一樣從人堆的斜刺裡殺出,一騎絕塵,以暴扣終結進攻!他的球風裡帶著一股虎虎生威的殺氣,那股殺氣最終核心即為憤怒,猶如KB3的靈魂就在籃筐里,每一次憤怒的砸筐似乎能為KB3的不朽增加一次有效的投票!
大二賽季結束,2008年夏天,威斯布魯克決定參加NBA選秀,與他一同參與這屆選秀的球員有德里克·羅斯、邁克爾比斯利、OJ·梅奧、埃里克·戈登以及德安德魯·喬丹,MOP馬里奧·錢莫斯、以及他的隊友凱文·勒夫等等,他們都是NCAA裡的翹楚,然而NBA的軌跡卻天差地別。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NBA  Westbrook  籃球人物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