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翻譯」這就是典型Alex Caruso 比賽風格——湖人新星Alex Caruso 超詳盡訪談翻譯 (上)

湖迷觀察日誌 於 12/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大家好,歡迎來到湖迷觀察日誌。
(本文翻譯自湖人隨隊記者Mike Trudell 於美國時間12月5日為湖人球員Alex Caruso所作的超詳盡訪談,內容包括了AC成為籃球運動員的原點、以及逐步走上NBA舞台的心路歷程。)

《Alex Caruso: How He Got Here》原文連結︰
https://www.nba.com/lakers/news/120519-alex-caruso-how-he-got-here


本文為訪談的第一部分。


大部分球員可能都沒聽說過Alex Caruso這號人物,直至他們看到以下片段︰

loading
loading


到了現在,當球員的名字在湖人主場Staples Center 被叫到時,只有Lebron James 和Anthony Davis 能夠獲得比Caruso 更大的球迷歡呼聲。

但Caruso 如何成就今日的地位?在一次詳盡的訪談之中,我問了他以下問題︰


問︰讓我們回到一切的開始,以及你與籃球這項運動的接觸。

答︰我的父親(Mike Caruso) 在奧克蘭(加利福尼亞州)成長並在高中時候打著高水平籃球,他的學校有著34-1的戰績且贏下加利福尼亞州冠軍。此後他試過在克瑞頓大學打球、當了一段時間教練、然後因為厭惡招募球員的工作而決定放棄執教。他的基因中無疑刻下了籃球的因子,那是他最喜愛的運動,也是我最喜愛的運動,我肯定自己對籃球的熱愛緣自父親。

不過,在我年少的時候父母從未強逼我參與任何我不喜歡的運動,他們不是那種要求孩子嘗試美式足球、籃球和足球的家長,他們只是問了我和妹妹有甚麼是我們想做的。儘管我對這個故事已經沒甚麼印象了,但我的母親過往曾告訴我,原來當初我對父母的回答是︰「我想打籃球。」。

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在一個位處德州中部城市布賴恩(Bryan,Texas),叫作「Upwards Basketball」的聯盟中打球,直至五、六年級為止。然後,我在「City League」打球,那是一個付40美金然後就能和其他在相同城市的球隊隨機配對的賽事,最後則來到我的初中和高中生涯。

問︰所以你的父親從位處奧克蘭的克瑞頓大學搬到德州?

答︰他在克瑞頓大學執教時與我的母親相遇,當時母親在內布拉斯加大學林肯分校(University of Nebraska),正好與克瑞頓大學同樣位處內布拉加斯州。他們結了婚,然後父親在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找了一份工作為踏板,最終因為愛上大學城和A&M而留在這個地方至今已經30年。我不肯定他在德州的首份工作是甚麼,但我猜應該是在大學美式足球隊的市場部工作,結果他逐漸爬升到助理運動總監(Associate Athletic Director)的位置,並且做了這個職位20多年了。

問︰你的父親多高?

答︰他是5尺10寸,母親則是5尺9寸。

loading


問︰看來,答案出現了。

答︰沒錯,我的身高無疑是遺傳自母親那邊,不過我是家族中最高的,我有幾個叔叔身高6尺1、6尺2寸,可能有幾個表弟都是差不到那個高度,但我裸足已經高達6尺5寸,所以我在基因樂透中無疑抽中大獎。

問︰你的父親以只有5尺10寸卻在聯盟中奮鬥,肯定是個出色的運動員。

答︰他是,不過我也和他談過這個問題,因為人們經常問我的灌籃和其他精彩表現究竟是從何而來。我滿肯定是遺傳自母親,因為他在高中時有跑田徑和玩其他運動,父親則告訴我在他生涯高峰曾經將網球灌進,因此他從來不是一個具爆發力的運動員。

問︰所以籃球佔了你成長的大部分時間?

答︰沒錯,我不曾打棒球、不曾踢足球,只有大學第一年曾經玩過美式足球。

問︰你打球的方式和特質,包括場上展現的韌性,應該反映了你的成長過程?很難想像這種特質會突然出現。

答︰沒錯,一向都是。我一向都是充分競爭性的球員,我不認為我在年少時瞭解自己擁有的競爭力,我只是努力打球並且希望獲勝。在我的心中,我只想著要如何打球,打球是為了贏球。

從街場中成長,我會嘗試找4個人來打21、2v2、幸運的話甚至能打5v5。對於打籃球的人來說有一種文化就是「在某個特定的年齡層,你打球的目的只是為了得到樂趣」,而我有很長的時間都抱有這種心態。我在太陽落去之前不會離開公園,我單純一直在打球,即使只有自己一個也一樣。

loading

問︰接下來的問題是關於我和其他夢想成為籃球運動員的孩子,與你這名現段NBA球員之間的差異,你甚麼時候開始意識到你有機會成為一名NBA運動員?

答︰我不認為心理上我曾意識到自己有多優秀,過去(進NBA前)我是典型球隊上最強的球員之一,但我不清楚我是否每次都把勝利歸功自己的表現。我不確定這是否我逐漸在球壇堀起的原因,又或者原因在於我不喜歡激怒其他人、往往以謙卑的態度處事也說不定。

此外我也是一個很晚才發光發亮的球員,我在高中打了四年球,但直至最後兩年才有機會參與AAU(Amateur Athletic Union) 賽事,而最後一年才是我綻放的時間,我在「Vegas Classic」賽事和充斥著許多好球員的丹佛「Double Pump Tournament」中打出好表現,因而被邀請進幾個訓練營,包括「NBA Top 100 訓練營」。

在該訓練營中我首次接觸到那些經常出現在不同媒體之上的人物,在我的班上出現了Shabazz Muhammad、Andre Drummond 和 Anthony Bennett,在訓練營中打出名堂的球員會被招募到更大型的計劃當中。最終我的成績來到首25名,所在的隊伍則透過背框進攻贏下許多比賽。

有個關於那些訓練營的笑話︰如果你是一個背框球員(Post Player),則不應該碰球。然而當我有機會和Cameron Ridley——這個中學時在德州經常和我的學校對抗的球員成為隊友,我們打出了一些化學效應,而我只是不斷把球喂給在禁區的他。通常來說,假如後衛把球帶過半場,他們就會自己把球投掉。但我不是那樣的球員,我嘗試透過正確的方法贏球,即使我們處於一個「展現自己有多出色比其他都事情都來得重要」的場合。


問︰但是你剛說的話有個竅妙之處,「順利做到正確的事情去贏球」無疑也展現了你作為球員的能耐。好吧,讓我快轉到關於你如何走到今日地位的問題,本季你經常在Lebron和AD兩名聯盟頂尖巨星身邊打球,而你的責任就是做好防守以及許多細微的事情,我估計防守端對你來說往往都是重中之中,即使處於你剛才提到那些「展現自己」的場合?

答︰沒錯,就和我剛告訴你的一樣。我不曾完全意識到自己處於甚麼樣的比賽場合,也不管我在那場合該做的事情是甚麼,我只是嘗試做自己懂得去做的事情︰努力打球、把球投進、做出幾球灌籃、打出優秀防守,這就是現時典型Alex Caruso 比賽風格

(待續)

《湖迷觀察日誌》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akersobservation/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