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凳文化】淺談NBA的板凳生活

我愛籃球 於 11/06/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一場比賽中,每隊陣容有15人名單,比賽輪換名單為12人,所以每場比賽有3人不能獲發上場機會。能打上NBA籃球最高殿堂,必有其過人之處,每位球員都期望獲發上場時間,得到教練重用。當然,體育競技一向競爭很大,自然是殘酷的,如果沒有得到教練信任,便只能安坐板凳,看著其他球員在球場上奔馳。每個人都有坐板凳的機會,但一整季都只能坐板凳時,只能跟隨球隊訓練,就可不是味兒了。

在NBA的板凳上,有人渴望得到發揮機會,蠢蠢欲動;有人準備以第六人的姿態,帶領替補上陣;有人下場休息,準備一會兒再度上陣;有人成為拉拉隊,為上陣球員打氣;也有人安坐板凳,成為飲水機守護神,或更衣室領袖。

NBA板凳有潛規則,簡單地說就是論資排輩。球場上有兩排座椅,第一排有13個位子給球員坐,第2排則有6個位子給教練團隊坐下。主教練及助理教練會坐在接近中線位置,方便觀看比賽局勢;而附近多數是陣中菜鳥,方便教練在旁教導。年資較高的則坐最接近球員通道的位置。

如果球隊前輩需要座位,是可以要求陣中菜鳥讓座的。例如在一次2016年,小牛對湖人的比賽中,受傷的Kobe Bryant打算尋找位子,但發現板凳上的位子已滿,便要求該年新秀Larry Nance 讓座,而他只能乖乖聽命;另外一次,在2017年,快艇對騎士的比賽,Kevin Love打算觀看比賽,但發現沒有位子,LeBron James立即喝令新秀Kay Felder讓座,他亦只好坐在地上。因此可見,即使在NBA,年資愈高,受尊重的程度亦會不斷上升。

Kobe Bryant要求Larry Nance 讓座

LeBron James要求Kay Felder讓座給隊友Kevin Love

一些球員被稱為球隊保鏢,在球員發生衝突時挺身而出。他們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幹髒活,及上場打架,保護看家球星,例如惡漢Matt Barnes,Michael Jordan保鏢Charles Oakley,當球隊發生衝突,尤其為看家球星時,他們就會二話不說,衝上去幫忙打架,結果通常令雙方被罰離場,而球星則完好無缺繼續作賽。

Matt Barnes為看家球星Blake Griffin出頭

也有一些球員成為球隊拉拉隊,主要為球隊打氣。因為NBA容許在自家球隊得分時,板凳球員能起身為場上球員慶祝,因此板凳球員很多時成為拉拉隊,有時板凳球員的誇張反應也會成為鏡頭焦點。

板凳的慶祝
Larry Nance 顏扣 Brook Lopez,留意籃網板凳反應,0:49秒

也有人樂於成為球隊的飲水機守護神,球隊更衣室領袖。通常這類球員長時間坐在板凳,但作為球隊粘合劑,有他的存在,球隊氣氛便會很好,即使他們在球場上的貢獻並不多。例如有White Mamba之稱的Brian Scalabrine,在板凳及球隊上發放正能量。

White Mamba – Brian Scalabrine

亦有一些久坐板凳的球員,在百無聊賴的時候自找樂趣。效力活塞時的Spencer Dinwiddie,由於在板凳上太悶,偷偷地吃巧克力,但被鏡頭捕捉了,因為NBA規定板凳席是不能吃東西的。也有球員在板凳上睡覺,可能是NBA賽程太累,或者在板凳上真的太悶了。

Spencer Dinwiddie偷吃巧克力

Chris Kaman在板凳上小睡

球員除了在場上的表現外,板凳上也有其獨特的文化,也使NBA充滿著無限樂趣。
標籤: 板凳  NBA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