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酬空間的爆炸,如何使勇士簽下兩位球星? (上)

飲水機守護神 於 24/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節錄自《不是「抱團文化」讓勇士贏得兩位球星》,全文上載於Medium)
近年NBA最轟動和最具爭議的自由市場簽約,都發生在聯盟最強球隊之一的金州勇士身上:2016年總決賽不敵騎士之後,他們在自由市場簽下雷霆的核心Kevin Durant,與Stephen Curry、Klay Thompson和Draymond Green組成聯盟最強的球隊核心,並為勇士於兩年內再添置兩個總冠軍。

到了2018年的自由市場,勇士在自由市場再有明星級的收穫:即使球隊的薪酬空間已經爆滿,但中鋒DeMarcus Cousins因跟腱撕裂無人問津之下,勇士再以一年530萬美元的中產特例,成功在自由市場撿到他。只要Cousins傷癒復出,勇士就可以坐擁Curry、Klay Thompson、Durant、Green和Cousins的全明星甚至是NBA一隊級的正選陣容。

在這兩宗簽約之前,勇士於Steve Kerr執教下已經是2015年的NBA總冠軍,並於下一個球季打破常規賽的戰績紀錄,被公認為是超級強隊。然而這兩宗全明星的簽約,就令他們被視為聯盟中不可攀越的高牆;而Durant和Cousins則先後被球迷責難:「抱團」、「太舒適」等批評不絕;更有不少人認為這是NBA新世代「組團」、「草莓現象」、「Cupcake 文化」的代表,反映當代球星為求取得成功,不惜速食、走捷徑。

然而,即使球星願意組團,球隊亦不一定有充足的條件成就這事。在勇士贏得這兩位球星的背後,最大的推手可不是甚麼「抱團文化」,而是薪酬空間的突變與其後續的影響。

2016年的薪酬空間爆炸,為勇士帶來招攬Durant的機會
勇士對Durant有興趣絕對不只是2016年夏天的事,早於2015年的5月初,當勇士連季後賽的第二輪還未開戰的時候,Klay Thompson的父親Mychal Thompson就在ESPN的節目中透露:當Durant於2016年投身自由市場的時候,勇士將會是其中一支有意追逐他的球隊。

雖然Mychal Thompson透露勇士有意Durant,但要簽下這位頂級球星,畢竟還是需要大幅的薪酬空間。以Curry、Andre Iguodala和Andrew Bogut還有千萬美元合約在身,Klay Thompson和Green又將會續下年薪過千萬美元的合約,還有Harrison Barnes的新秀合約在2016年完結,這看起來還是機會不大。

然而,NBA新的電視轉播合約讓一切都變得有可能。在2014年,NBA與ESPN和Turner Sports (即TNT電視台的公司) 簽下一份為期九年,價值24億美元的電視轉播合約。新合約將於2016年開始執行,導致球隊的薪酬空間在2016年的夏天急速膨脹,由7000萬美元跳升至9400萬美元。

本來球隊薪酬接近8000萬美元的勇士,在總決賽不敵騎士之後,乘著球隊本身已經擁有約1500萬美元的薪酬空間,大手改組球隊陣容,為Durant騰出以頂薪簽約的位置:球隊的板凳除了已有合約的Iguodala、Shaun Livingston、Ian Clark、Kevon Looney和James Michael McAdoo之外,上季的有用之兵,包括Festus Ezeli、Marreese Speights、Leandro Barbosa和Brandon Rush一個也不留。

至於總決賽表現不佳的正選小前鋒Barnes,在小牛開出四年9400萬美元的合約報價後,勇士亦沒有跟進。最後,勇士還把餘下一年1100萬美元合約的中鋒Bogut送到小牛,才為Durant開出一紙兩年5100萬美元的合約,將他由奧克拉荷馬城帶到奧克蘭,讓勇士成為當年薪酬空間急升下的贏家。

2018年的「核冬」,成就了Cousins的中產合約
在勇士簽下Durant的同時,其他球隊也在2016年的自由市場大灑金錢,多位球員獲得優厚的合約,例如Joakim Noah以四年7200萬美元的合約加盟紐約人,Timofey Mozgov與湖人簽下四年6400萬美元的合約,還有Chandler Parsons取得灰熊四年9600萬美元的合約。

然而,不少球隊在這年夏天已經使用大量的薪酬空間,但往後薪酬空間的增幅卻大幅放緩,令往後的自由球員行情不佳,例如Nerlens Noel在2017年成為受限自由球員,拒絕獨行俠開出的四年7000萬美元續約報價後卻無人問津,只能簽下一年410萬美元的報價合約。到了2018年,這個「核冬」更是全面來臨,而Cousins就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

在2018年全明星週末前,Cousins因跟腱撕裂而宣告賽季報銷,對於即將投身自由市場的他,固然是一個相當不利的情況。賽季完結之前,鵜鶘曾經為他開出兩年4000萬美元的續約報價,然而認為自己能拿頂薪合約的Cousins拒絕了這個報價,選擇到自由市場試水溫。這個錯判形勢的舉動結果令Cousins在自由市場吃盡苦頭:

基於有薪酬空間的球隊不多 (在7月3日的時候,薪酬空間多於500萬美元的球隊只剩下七隊),球員大多傾向與球隊簽下一年或1+1的短期合約,例如Rudy Gay以一年1000萬美元續留馬刺、DeAndre Jordan以一年2290萬美元的合約加盟獨行俠、湖人簽下一堆一年合約等。不論是球隊還是球員,都正在留待來年的薪酬空間上升,與及以前簽下的高薪合約開始屆滿後,才再洽談新合約。

這個時候,要到2019年一月才能復出的Cousins處境就很尷尬了:大部分球隊的薪酬空間都不多,有錢的球隊很多又已經找到合適的中鋒人選 (太陽和公牛在選秀分別拿下DeAndre Ayton和Wendell Carter Jr.、獨行俠簽下Jordan),又會有哪支球隊願意開出一年的合約,賭在一個明年才能復出,而且有機會帶來更衣室問題的重傷球員?

Cousins無人問津,甚至連鵜鶘都開始斟介Julius Randle作為在內線的替補人選,結果他就主動接洽其他球隊。當勇士的總經理Bob Meyers接到來自Cousins的電話後,就聯絡Steve Kerr、Draymond Green等人,遊說這位明星中鋒的加盟。結果勇士就乘著沒有球隊在這個「核冬」為Cousins賭博下,以一年的中產特例成就了一支「五星戰隊」。

然而,假若當年NBA球員工會(NBPA)下了一個不同的決定,或許勇士從來就沒有招攬Durant和Cousins的機會......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