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球員的生涯的Plan B?不打籃球能幹什麼?

My 2K19 於 09/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NBA籃球員是一個惹人遐想的職業,全世界無數年輕人發着籃球夢,希望打入最高殿堂,但現實歸現實,每年進NBA的人不過寥寥數十人。那麼在美國,每年有多少年輕人能夠打進NBA呢?

根據NCAA的數據,只有3.4%的高中籃球員能夠打進大學程度(collegiate level; Division I, II or III)。而在這3.4%的pool中,只有1.2%會被一支NBA球隊選中。你要記着,每年只有60個NBA新秀;而只有一半的人會憑表現拿到一張固定合約。
另一個NCAA統計則顯示只有0.03%高中籃球員會被選中成為NBA新秀。

然而,這一個統計同時發現很多college籃球員相信自己能夠兌現夢想,走到最後一步,即使統計數據說這是難若登天。也許是因為他們已經歷重重困難才能成為college level的籃球員,「they didn’t come this far to only come this far」,大部份大學籃球員都會以成為職業籃球員為最終目標。
看到這裏,你也許會佩服他們的勇氣和自信,但相信你也看得出這個決定其實風險非常高。也正因如此,不少年輕籃球員都會prepare for the worst and hope for the best。
大部份NBA球員都會有Plan B在手—畢竟,運動員的生涯長極有限,天知道他們會不會被傷患摧毀生涯,又或者在年華老去時被後浪推走。

我就曾經在上年看一場Detroit Pistons對Charlotte Hornets的live時(朋友請客的球賽haha)聽到一個不知名球員的訪問。或許是因為他名氣不大的關係,這個在場邊的小採訪沒有受到太多關注,我和朋友也得以走近並偷聽到少許。

在被問到他如果不打NBA會在哪行發展時,他說自已也許會是個律師。他是個Law & Order(一套著名法律美劇)的粉絲, 而且他笑說家人總是覺得他在說服人方面很有一套。

這件個人小經驗讓我感到很好奇,到底NBA球員的Plan B會涵蓋那些範疇呢?

Damian Lillard, Portland Trail Blazers: 「說唱歌手或者拳擊手。我在幾年前在開始認真玩拳擊,但我一向愛死這項運動。」(Lillard在還是小孩時就已經有說唱經驗,他還推出過兩張專輯 , The Letter O and Confirmed,合共25首歌。)

Larry Nance Jr., Cleveland Cavaliers:「我其實想在一間鑒證化驗所工作。在我進入college時我就意識到這個夢想了。所以我完成了Criminal justice的degree。」

Kyle O’Quinn, Indiana Pacers: 「高中輔導員。在我高中時我有幸遇到一位非常好的輔導員,他的名字是Lloyd Desvigne。 沒有他,我一定不會是今天的我。他是我完成學業的原因,多得他我才拿到了教育文憑。當我不再打籃球時,我會做一個高中輔導老師的。」


Bobby Portis, Chicago Bulls: 「如果我不打籃球,我應該還在University of Arkansas 苦讀我的marketing master’s degree。我會朝著business marketing發展的。 如果可以為Coca Cola這樣的公司做marketing就太好了。」

CJ McCollum, Portland Trail Blazers: 「我應該會在做體育廣播新聞,又或者是個全職父親吧......如果當年我沒打籃球,我會是個棒球員的;我在高中時挑選了籃球,但棒球才是我的強項。我是個游擊手和投手。後來我的母親說我貪多嚼不爛,要選定一個主項才能成功,而看我現在!事實證明她是對的!有時候生命就是這麼神奇。」

Quinn Cook, Golden State Warriors: 「我會在電影這行做點成績的。我喜歡製作和編輯
電影,而在Duke的時候我major的是Theater。」
Marvin Williams, Charlotte Hornets: 「為此我想過很多遍,但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個十足十的工作狂,所以我應該會有一份,甚至是兩份不錯的工作。我的父母和成長環境令我我熱衷於工作,但我想不到我不打籃球的話會在哪行工作。我挺喜歡與孩子相處的 - 也許我會是個教師?這也不錯。」

Jordan Bell, Golden State Warriors: 「我其實想當個牙醫。我從來沒有讀過牙科,只是我對這相當有興趣。我不只想要一份工作,我想要一份事業。」

Evan Turner, Portland Trail Blazers: 「我不知道我會做甚麼。當我還是個小孩時,我覺得各種各樣的石頭很酷,所以我有想過做地質學家。」

Myles Turner, Indiana Pacers: 「首先,我一定會完成我的degree;然後...老兄,我不知道,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沒有想過這件事。拿了我的商業文憑後,我想我會在商業世界慢慢爬升吧。我不是那種朝9晚5工作的人,但我喜歡商業世界充滿競爭的性質。」

Elfrid Payton, New Orleans Pelicans:「教師。我的祖父母親都是教師。我的10th-grade 數學教師也很鼓勵我執教。」

Damian Jones, Golden State Warriors: 「我的生涯應該會朝著project management發展的,這跟我以前的major有關。簡單來說,我會負責管理某幾個職位的開支,為不同的project湊合不同的team,幫他們制定進度表等等。」

Garrett Temple, Memphis Grizzlies: 「商業,地產或者是醫科。商業和地產我現在都有涉獵;醫學方面就零經驗了。(笑)」
Nic Batum, Charlotte Hornets: 「一些與籃球有關的工作,例如做年輕球員的教練或者是球隊經理。我的籃球是如此熱愛,我無法想像自己做其他行業的樣子。」

Moe Harkless, Portland Trail Blazers: 「以前在學校時我讀的是人體工學,也許我會在此範疇發展吧。」

Langston Galloway, Detroit Pistons: 「我一定會是個美式足球員。在年輕時我打的是外接員(WR,wide receiver),我最喜歡的WR就有Keyshawn Johnson, Michael Clayton 和 Jerry Rice。」

***
I can tell you this,在美國,擁有多項工作經驗很普遍,很多年輕人都會打工幫補家計和還學債。所以難怪NBA球員的Plan B和你我一樣,anything’s possible。
我個人就覺得這些球員小故事非常有趣,讓我們球迷看到他們平凡的一面。What about you folks?

可以follow埋AGM美國加洲留學資訊台
http://Instagram.com/studyincalifornia
----------------------------------
訾騏教育 AGM Education
美國、香港專業教育咨詢
「2+2」一站式服務
助您輕鬆轉升頂級學府
查詢:info@agmuniversal.com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my 2k19  agm education  nba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