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奮戰,直到再也沒有人質疑—Immanuel Quickley

史上最廢插畫家 於 23/04/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2018年12月29日,Tyler Herro豪取當時生涯新高的24分,帶領肯塔基大學以71比58戰勝了路易斯維爾大學。有人喜,也有人悲。此戰出賽18分鐘,3投1中、僅得2分的Immanuel Quickley事後回憶,這是他大學生涯中最難熬的一天。

「我這場比賽真的打得很爛,這或許是我在成為一名籃球員後所遭遇到的最大難關。」Quickley回憶,「我不禁心想,自己的水準是不是還不夠。」


Quickley的籃球生涯似乎總是難以逃離要在下一個階段重新證明自己的宿命。進入肯塔基大學,他在大一只獲得7次先發機會與平均18.5分鐘的出賽時間。頂著全美頂尖高中生的光環,突如其來的冷落,對他來說有些難以接受。也難怪在大一球季結束後,有數不清的電話打來勸他轉學、警告他在肯塔基大學很難有出頭天的一日。

但在這個掙扎的時期,家人成為了Quickley最大的後盾。Quickley的母親告訴他:「一年四季的變化告訴我們沒有什麼事是長久不變的。這個特殊的時期終將過去,而你會因此變得更加強大。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難關來了,通過它的考驗,是你唯一該走的路。」

堅定自己的信心後,Quickley對每個想勸他轉學的人這麼說:「我來到這裡是為了證明自己可以和這個國家中最頂尖的球員平起平坐,而我在達成這個目標之前不會離開。」

高中時期,Quickley談到自己為何會選擇加入肯塔基大學時,便指出該校出身而在NBA中揚名立萬的人才輩出,這對也一樣想打出名堂的自己來說非常吸引人。會這麼想的球員,當然不只Quickley一個。也因此除了剛剛提到的Herro之外,在 Quickley 的大一球季,肯塔基大學的後場還有著許多好手,這讓他面對了激烈的競爭。

幸好,他想打出名堂、與頂尖好手比肩的夢想不只是白日夢,除了如John Callipari教練所說、他就像肯大前輩Shai Gilgeous-Alexander與Herro等人一樣熱愛訓練之外,Quickley也從他們身上獲益良多。

「我從Herro和Shai的身上學到很多,光是看到他們有多認真,就讓我想效仿他們、追上他們,或許有一天,我也能達到和他們一樣的高度。」Quickley只要有空,就會認真地研究影片中的細節。除了看自己的,當然也會看別人的。「我一直在看影片,從大一開始就看了很多Herro的影片,因為我知道有一天我會在這支球隊中接下他的任務。我研究了他對比賽的理解、直塞內線的地板傳球以及急停跳投,我想把這些技術應用到我的比賽之中。」

Quickley做到了,在那個球季,他不僅成為SEC聯盟的最佳球員,也在球季結束後進入NBA,成為尼克的一員。而在更高層級的職業舞台、在這個從小學五年級就夢想有一天能效力的球隊,Quickley又遇到了新的挑戰。

在第一次與尼克練球時,Quickley從教練團手中拿到了一件綠色的訓練上衣,這代表他將從陣中的第三隊甚至是第四隊出發。早已習慣從谷底爬起的Quickley沒有多做反應,而是告訴自己:「你必須再次證明自己。」

上個球季入選年度新秀第二隊的他,本季接著又面對了究竟是不是正牌控球後衛的質疑以及與Kemba Walker、Derrick Rose在後場的競爭。但就與大學時期相仿,他不僅沒有把他們視作敵人,更當成了求教的對象。

Quickley說,自己從認識Walker之前就已經在研究他的影片,並很欽佩他能夠以5呎10吋、11吋的身材在7呎長人面前取分,因此他從他身上研究了許多何時該積極進攻、何時該替隊友製造機會的時機拿捏。而在大傷之後同樣知道重新證明自己有多辛苦的Rose,更是給了他許多精神層面的幫助。在Quickley投籃陷入低潮時,Rose告訴他暴風雨終有過去的一天,繼續投就對了。因此Quickley表示,他們不管是在籃球還是精神上,都給了自己很大的支持。

隨著球季進入尾聲,當尼克需要球員從後場給予球隊支持時,Quickley成為了最值得依靠的對象。當Walker與Rose接連因故脫離戰線後,Quickley在明星賽後的23場比賽繳出平均16.0分、5.2籃板、4.8助攻的成績。在例行賽的最後4場比賽中,他更分別在出戰魔術與暴龍時留下大三元的成績。而在出戰暴龍時攻下34分、10籃板、12助攻的他,也成為尼克隊史締造30分外加大三元的最年輕球員。


Quickley曾在社群網站中發布過一則動態:「我無處可退,所以不能輸。」(Came from the bottom so I can’t lose.)談到這則動態時,Quickley說明,這句話象徵著自己的籃球生涯。「我的籃球生涯幾乎都處在名不見經傳的狀態,直到高三、高四,才進入了全國排名的雷達中。進入肯塔基大學的我,不像John Wall或是De'Aaron Fox一樣早已名滿全美,人們並不看好我,而我令他們跌破了眼鏡。如今人們懷疑我能否在聯盟站穩腳跟、覺得我沒辦法打控衛、不夠強壯之類的,所以我總是在證明他們是錯的、我是對的。」
loading


當兒子還年輕時,Quickley的母親就不斷告訴他,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在於心靈的強韌與否:「戰鬥是在我們的腦袋裡展開。」接下來,Quickley還會繼續在這片戰場上繼續奮戰下去,直到再也沒有人質疑他為止。

若想保護眼睛,也可考慮收聽Podcast:linktr.ee/TheWorstIllustrator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Immanuel Quickley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