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位亞裔與非裔NBA球員,他們的遭遇才是真正的種族歧視

史上最廢插畫家 於 14/04/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印第安納波里斯、巴爾的摩、韋恩堡,這些是最讓我坐立難安的城市。」Earl Lloyd說,「尤其是當我去韋恩堡打球時,都得預先做一些情緒瑜珈,因為你知道會面對些什麼。」而他習以為常面對的這些種種挑戰,從他進入NBA的第一天,甚至更早之前,就已經開始了。從小就生活在滿滿的敵意之中,直到21歲前,非裔美籍的他從來沒有坐在白人身旁的經驗,而他大學時期也就讀於一所全黑人的學校。

「你們真的覺得這個尼哥會打籃球嗎?」在1959年10月31日,21歲的Lloyd成為史上首位登上NBA球場的非裔美籍的球員,聽到播報出Lloyd以先發之姿出場時,一位前排的觀眾如此怒斥。

其實這項打破種族藩籬的創舉,在當時並不受媒體重視,甚至對Lloyd來說,心裡的擔憂還大於期待。即使是在進入聯盟好幾年後,Lloyd都承受著不公平的對待。有些城市,他甚至不被允許與隊友們待在同一間飯店或餐廳,只因為他的膚色。也因此他對許多城市的爵士樂俱樂部瞭若指掌,因為他知道這裡是唯一不會排斥他的地方。

Lloyd自承有好幾次都想不顧一切地揍人,但又不願將氣出在球迷身上。而能讓Lloyd的心靈安定下來的,是他的母親。「愚昧的人犯下愚行,小家子氣的人做出心胸狹隘的事,不要被這種人逮到你。」她曾經這麼教導兒子,而在這場比賽,Lloyd的母親,就坐在那位球迷的後方。她探過頭,告訴那位無禮的球迷不要擔心,因為「這個尼哥會打球」。

Lloyd不但會打球,還讓更多更會打球的尼哥,就此改變這項運動。

其實在前者成為NBA球員前,Wataru Misaka,早在1947年就踏上NBA前身BAA的舞台,成為第一位非白人球員。而他當年遭遇的歧視,並不下於Lloyd。

出生於猶他州的他,是1944年猶他大學奪冠的功臣之一,但當年因為珍珠港事件,總是遭到許多大小眼。看到他的人自動走到對街、餐廳最後才給他上菜,對他來說已經司空見慣。在他代表尼克出征的第一場客場比賽,不但沒有球迷給予聲援,還響起了滿場噓聲與「滾回去,日本鬼子」的怒吼,但事實上曾受美軍徵召的他,還曾經是長崎、廣島承受原子彈爆炸後調查小隊的翻譯員。

「我覺得對當時的人來說,所謂的有色人種專指黑人,如果你是亞洲人,在他們眼裡就只是該死的外國人而已。」一位北加州日本文化與社區中心的執行董事Paul Osaki這麼說。或許這也是幾年前,Misaka寫信給林書豪要他加油的原因,畢竟同為亞裔美籍,他們有太多地方值得惺惺相惜。

Misaka與Lloyd都已經在去年與2015年先後過世,但他們與種族歧視奮戰並替後人開拓道路的精神,卻都傳承下來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