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箭和爵士的建隊模式中,有著籃球的一切秘密

安可的五維口袋 於 26/09/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在無數個可樂就著20度空調的夜晚,盤旋在電腦屏幕上的都是騎兵列陣時弓箭手穿插的兵種搭配,以及如何如何在地毯式轟炸後用一波空降的傘兵完成都城斬首,從零起搭建一個像《文明》一樣的帝國似乎閃爍著一種僅次於GAL Game的獨特機械美感,讓我們亦步亦趨的把所有微小的零件組裝起來,親眼看著他們在航空母艦上發揮功效。

這可能就是我如此喜愛NBA2K王朝模式和範特西(模擬籃球)經理的原因。

觀察NBA球隊人員配備,從零開始組建掩護人、投手、持球手、防守者,並依據他們的技術特點定制戰術,是一個窺伺他們建隊理念乃至現今潮流下籃球哲學的最佳法門。

而下賽季的NBA,正有幾種建隊流派,以及幾支把各自建隊流派發揮到極致的球隊。

種類一:我們,要好好打球啊!

代表球隊:猶他爵士;

關鍵詞:合理;傳球;擋切。

自西裝革履的Red Auerbach在場邊抽著雪茄並口述「我們的秘訣就是跑動、傳球和無私」時起,「多一次傳球」和「少個人單挑和運球」就成了職業籃球史上,贏球的正確準則。如果你膽敢成為不遵從這個理念的腰間盤,即使你已經強到場均32+8+8並且身兼過得分王和DPOY,還是要在季後賽被淘汰時接受媒體「不會讓隊友變得更好的指責」。

一直贏不了球?那你慘了,Adrian Dantley和早期張伯倫的封號會如影隨形;終於贏球了?這下好了,媒體會強行給你安一個「終於懂得了團隊合作」的高大上帽子,全然不管只是因為你的隊友從Kwame Brown變成了Pau Gasol。

但無論如何,不管是Bill Russell的凱爾特人還是Magic Johnson的湖人,不管是72勝的王者公牛還是雙MVP坐鎮的金州勇士,「多持球人+多擋切+分享球理念」總是大多數頂尖球隊顛撲不破的贏球真理。

猶他爵士就是一個這樣的球隊。


——2019年的猶他爵士,場均310.7次轉移球,聯盟第五(愛傳球);52.7次真實助攻,聯盟第三(總能傳出機會,並且很多二次助攻);10.3次掩護助攻,聯盟第五(積極擋人、且會擋人);真實命中率54.8%,聯盟第五(優秀的傳球帶來了良好的投籃機會,可預見的回報)。

但是

——同樣還是2019年的猶他爵士,每百回合15次失誤,聯盟倒數第四,比他差的只有鷹隊、太陽和湖人(都不是季後賽球隊);每場對手的轉換得分效率高達1.155分,聯盟倒數第三(對手的轉換打的風生水起);傳球轉化為助攻的比例只有8.4%,聯盟第十六。

因此,我們得到了兩個結論。

結論一:優秀的傳球意識、覆雜的戰術會帶來良好的出手機會,通過改善選擇來提升進攻四要素裏最重要的有效命中率;但頻繁的轉移球、覆雜的戰術會因為單位回合內球流動的增加,而削弱進攻四要素裏第二重要的控制失誤,並帶給對手一定的反擊機會。

在轉換效率如此驚人的年代,這個風險是經濟的嗎?

結論二:爵士的有效命中率聯盟第五,這是傳球有益的明證。但爵士傳球轉化為助攻的比例卻只能排入聯盟中後段,這意味著爵士轉化機會的能力和他們創造機會的能力依然不匹配。用時髦和戲謔一點的話來說,我們可以認為爵士「合理溢出」了,他們的戰術馬達全力開動著做功,但依然有一半的熱量在向外損失著甚至轉化為失誤。

不止如此。

2019年季後賽,爵士的有效命中率為45.5%,降幅高達9%;場均傳球數目從310+落到了270+,場均減少40次傳球,從常規賽的聯盟第五降到季後賽球十六支球隊裏的十一位,身後都是雷霆火箭開拓者這類的單挑大隊。雖然有火箭無限換防拆解單打的因素,但如此觸目驚心的降幅,暴露了爵士在被針對性布置的情況下,常規打法根本無法正常展開的事實,究其原因,無非如此:


1.爵士的投籃能力根本經受不住考驗:季後賽,他們在定點投籃機會更多的情況下,投出了恥辱的每回合0.78分,接球投籃命中率更是達到了壯觀的25.6%。Joe Ingles、Ricky Rubio、Donovan Mitchell統統無法穩定的在傳切出空位之後給予回應。

2.作為硬解法的進攻開發,尤其是擋拆持球人的進攻開發太弱了:Rubio和Mitchell本來就不是足夠級別的雙向(傳球/進攻)擋拆手,又因為爵士投籃回應能力的缺乏,導致火箭的後繞和收縮完全悶死了爵士的持球進攻,只有靠Mitchell不斷單打這一條路。

總而言之一句話,不是方法有問題,而是能力不到家。

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今年夏天爵士的引援就變得極其精致且富有侵略性了。

你說我投籃能力沒到上限,進攻端可開發的資源太單一?——召來在拓荒者可以一個人帶一小套進攻戰術的無球大神Bojan Bogdanović。自此,Joe Ingles、Bojan Bogdanović、Jae Crowder和Royce O'Neale四人可以兩兩組合成空間型/機動型前場,緩解Mitchell和Rudy Gobert在籃下作業時的空間壓力。

你說我積極傳切的負面因素是失誤多,持球投能力讓人尷尬?——召來在重建的灰熊裏沒有用武之地的擋拆大神Mike Conley。打聽打聽這條街,誰是一號位上控制失誤的爸爸?

爵士的引援雖然看著沒有火箭交易威少,籃網獲得KD與Irving這樣驚天動地,但是Bogdanovic+Conley,全都是切中要害,剛好打在陣容痛點上的優質首發+全明星替補級別球員,哪裏不會點哪裏,給陣容的輻射可能會以平方記。

同時,也將解決一個問題。

像勇士那樣雙MVP+雙全明星,或者80年代湖人,綠軍一堆五十大巨星然後打純正團隊籃球的天選之子和歐皇畢竟是少數。而如果你把技能點點到團隊籃球上,排除掉什麽杜蘭特突然加盟或者開寶箱開出喬丹,正常建隊、正常機緣、正常引援,像爵士這樣,同時具備「頂尖掩護人(Gobert)+優質擋拆手和失誤控制大師(Conley)+平均水準以上的強解法(Mitchell)+優質組織前鋒(Joe Ingles)+無球大神(Bogdanovic)+可以打首發的替補(Crowder + O'Neale)+良好的傳切習慣」的陣容,基本就是極限了。

該有的都有了,該補的全補了,這套路在下賽季喪失寡頭的NBA裏能打成什麽樣,就是現代籃球對所謂的舊時代團隊思路的一次終極考驗......尤其是,和下面這個球隊的籃球哲學相比。



二.打什麼傳切,去他X的無球輔助擋拆來回跑位,極致空間+巨星狂毆,打爆對面!

代表球隊:休斯頓火箭;

關鍵詞:空間;單挑;球權集中。

雖然我對這幾年一直被群嘲的Westbrook抱有極大的善意,並且一直在強調威少的低效和雷霆扭曲陣容下的空間環境,以及缺乏持球創造者不得不在投籃下滑後,依然強行扛大量陣地戰發起有關,也相信來到火箭的威少爺會獲得正面影響。但我還是得說,這只火箭的巔峰,大概率留在了2018年向著王座沖擊的瞬間。

那年的火箭是一次沖擊,一次對可能是NBA歷史最強球隊的霸權沖擊,更是對舊籃球觀念和籃球哲學的一次傾覆。

什麽是戰術?——是利用球員的投籃/切入威脅,用跑動/掩護制造混亂,從而在對方的防守面前創造時間/空間差,獲得好的投籃機會(空位)和好的投籃位置(三分+籃下)。

為什麽要打戰術?——一次通過跑位得到的優質投籃機會和投籃位置,必然比你對著一個人(有時候是幾個人)面對面的單挑更有效。頂尖的單挑手每次面框單打能得到0.95分,頂尖的投籃/切入手每次定點和投籃能得到1.2分和1.4分。

於是,問題來了。

當現代籃球裏,你的球隊能配齊巨星之外的四個三分手保證巨星總在一對一,或者在對方夾擊時立刻給予回應;當現代籃球裏,魔球思想指導下的巨星有更好的持球三分能力,傾斜的規則能讓巨星獲得更多的罰球機會。

當你的巨星每次單挑能得到1.1分乃至1.2分,一個僅僅略低於戰術分但是差不了太多,但是隨叫隨到不需要覆雜的跑位前置,因為只有一兩個人持球從而把失誤的可能降到最低。你的巨星還具備出色的視野和傳球天賦,總能在攻傳裏找到平衡照顧到所有隊友,你還需要「團隊籃球」嗎?

或許,在以幾個賽季為尺度的時間軸上,這些做法會因為參與度導致激情的缺失以及防守下降。但在單一賽季的背景下,這支完全違背了「贏球哲學」,盡可能的讓一個人長時間控球而不是所謂的多傳少運的球隊,又有什麽比那些偉大球隊差的地方呢?

你不能拿愚蠢的結果論來反證籃球理念的政治正確,不斷的數落火箭沒奪冠的原因,如果18年的火箭遇到的不是勇士而是15年的勇士?06年的小牛乃至92年的拓荒者?甚至於,如果Chris Paul沒有在第五場之後失去自己的健康,都有可能讓火箭最終收獲這個冠軍,那一切的論據都將改寫。


你也不能搬出Kobe的「Harden這樣打球不能奪冠」來當作金科玉律。故作高深的他老人家在0607年打著遠比Harden還過分的籃球,而0910年湖人奪冠的原因絕不是什麽可笑的「Kobe學會了團隊籃球」或者「Kobe有了更強的比賽掌控力」。就算真的有所謂的更加遊刃有余,那也是成長的Lamar Odom和Gasol能讓Kobe把回合占有率,從35%降回30%,從而留出更多的力氣「掌控比賽」。

19年火箭不能奪冠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火箭其他人不可逆的變菜了,而不是無聊的形而上學。火箭在踐行著全新的籃球,並且在數學上呈現出了和爵士完全不同的表征。

——2018和19年的火箭,場均傳254.3和246次球,連續兩年都排聯盟倒數第二;真實助攻數是第十九和第二十五(嗯,幾乎不傳球);但有效命中率能排第二和第四(不傳球,但好像投籃效率一點不低);並且,失誤控制在第二十和第八(人家還多一個不失誤的優勢)。

——他們的陣容極致簡化,只有射手+持球人,只是持球人被稍微細化成了負責高產高質產的持球人和中產高效被允許投中距離的持球人。組織前鋒/單挑強解手/擋拆大師被簡化成了一個個體,但這一個個體以超負荷運轉的形式扛住了這一切的責任,因此反而能在季後賽有更小的波動。

射術依然在發展,五年前的優質射手三分命中率的標準是35%,而五年後的今天,平均水平的射手及格命中率是40%。因此,空間還在擴大,效率還在提高,單挑,還在變得更加簡單而具有把握。如果Michael Jordan出生在2019年,我們或許永遠也不需要該死的三角進攻和傳切,只需要四個射手,然後讓Jordan每回合在側翼發動擋拆。

或許,這才是籃球的真諦。

火箭很難再變回2018年的自己了,因為不會再有一個火箭可能招募到的巨星,比18年的Chris Paul更符合休斯頓的夢中情人。他可以在產量稍低的情況下保證同效率的單挑,能用頂尖的防守彌補Harden的無球防守的頹勢,用歷史第一的失誤控制進一步降低火箭本來就已經很低的失誤,並且,他個人50%上下的中距離是火箭唯一能匹敵強投三分從而被允許出手中距離的球員。

Westbrook給火箭帶來了更好的轉換,但火箭的超低節奏是依據Harden超強單挑計算的結果,和Harden一樣差的無球防守,以及比CP3爛的多的中距離,只有更好的體力和沖擊力,以及好得多的傷病隱患(或許)——最好的時代已經落幕,但我們不會忘記2018年的火箭和1819年哈登,劃時代的籃球。


用所有繁雜酷炫,燒盡腦細胞的戰術套路來謀求出手機會,用超多的轉移球和五個有團隊觀念的球員打團隊籃球,還是用一批優質的單功能性空間球員,配上一兩個逆天的超級球星呢?在2009年這個答案傾向於前者,在1999年後者是離經叛道,但在2019年的今天或許只是均勢,而2029年的某天,我們將看到籃球的全新版本,而奠基這一切的起點在十年前。

當然,還有些球隊無所謂追求極致的合理和戰術,也不謀求頂尖的空間和單挑,他們只是更大、更粗、更強,不斷的用肉體碰撞制造更多的錯位,這就是另外一個建隊故事了。

---授權自微信公眾號:安可的五維口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billylee0722
    billylee0722 於 27/09/2019 評論 NO. 1

    Jae crowder 已經從爵士隊離開了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