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換選秀前五名的因果 圖片

寸咀籃球組於 09/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新人之間的交易一向很難判下即時結論,因此寸咀哥相信2017年NBA 夏季聯賽圓滿結束後,才是較為適合審視Celtics 與Sixers 的「狀元換探花」交易。這宗交易是NBA 歷史上第六宗當季新秀前五名互換的案例,更可能是歷來因果關係最錯踪複雜的同類交易;Sixers 選擇Markelle Fultz 成為狀元沒有太多異議,Celtics 選擇Jayson Tatum 成為探花亦是意料之內,不過Kings 把首輪第5位選秀權押在De'Aaron Fox 應該收穫不錯,Lakers 輾轉在首輪第27位選了夏季聯賽表現不下於Lonzo BallKyle Kuzma
NBA 是個利用籃球作為媒介的金錢遊戲,球員交易玩得出神入化;只要大家看看Fultz 與Tatum 交易的源流,不難明白為何寸咀哥忽然提起Fox 與Kuzma。2013年7月12日,Celtics 把Kevin GarnettPaul PierceJason TerryD. J. White 以及2017年首輪與次輪選秀權送到Nets,交換Keith BogansMarShon BrooksKris HumphriesKris JosephGerald Wallace 以及2014年、2016年、2017年與2018年首輪選秀權,Celtics 亦有權跟Nets 互換2017年首輪選秀權。有關Celtics 與Nets 落實這宗龐大交易的背景,前文《因Kevin Garnett 緣起的數字》與《因Paul Pierce 緣起的數字》已有提及。至於日後雙方選秀的結果,Nets 因Celtics 決定互換2017年首輪選秀權變成選中Kuzma,最終連同Brook Lopez 送到Lakers,交換D'Angelo RussellTimofey Mozgov,同時保留次輪獲選的巴塞隆拿新星、保加利亞大前鋒Aleksandar Vezenkov;Celtics 方面,2014年首輪選秀權押在早前被裁的小前鋒James Young,2016年首輪選秀權押在頗具潛質的Jaylen Brown,2017年則輾轉換入Tatum;至於2018年首輪選秀權的最終排位,當然視乎Nets 於2017至2018年球季的成績而定,不過Celtics 在2018年選秀會坐擁最多三個首輪選秀權,基本上是穩賺不賠,獨懼自身做錯決定。
2015年7月9日,Sixers 把Carl LandryNik StauskasJason Thompson 以及2017年與2019年首輪選秀權送到Kings,交換2017年首輪選秀權,以及立陶宛中鋒Artūras Gudaitis 與塞爾維亞大前鋒Luka Mitrović 的保留選秀權,Sixers 亦有權跟Kings 互換2017年首輪選秀權。由於Sixers 在2017年選秀會排名較Kings 高,決定互換選秀權不足為奇;Kings 在第5位選中有條件當狀元的Fox,根本除笨有精,惟2019年首輪選秀權存在一定變數,這亦是Sixers 與Celtics 進行交易的關鍵條件之一。Sixers 把手上的2017年首輪選秀權再換一次,贏得Fultz 當然精彩,然而該隊的代價是奉上2018年或2019年首輪選秀權;Sixers 奉上的2018年首輪選秀權本來屬於Lakers,是2012年7月11日從Suns 換入Steve Nash 的交易條件之一,到2015年季中球員交易期限前夕成為Sixers、Suns 與Bucks 三方交易的條件之一,作為協助Sixers 把Michael Carter-Williams 送到Bucks 的獎賞;只要這個2018年首輪選秀權最終排在第2至第5位之間任何一位,Celtics 將能自動行使權益,反之則按Sixers 與Kings 於2019年首輪選秀權的最終排名,送出當中排位較高的選秀權;若Sixers 或Kings 成功取得2019年選秀會狀元席位,則送出排位較低的選秀權。相對這宗因果關係複雜的交易,之前五宗當季新秀前五名互換的案例已是小巫見大巫,是時候認真回顧一下。
1993年:Magic 把首輪第一名Chris Webber 送到Warriors,交換首輪第三名Penny Hardaway 以及1996年、1998年與2000年首輪選秀權

這是NBA 史上首宗當季新秀前五名互換的案例,時至今日依然是經典案例。不少意見認為當日Warriors 付出三個未來首輪選秀權實在瘋狂,結果是雙方往後連串交易決定,嚴重影響這宗交易的最終回報。當年Magic 可以留下Webber 跟Shaquille O'Neal 組合超強內線組合,反正Nick AndersonDennis Scott 可提供充足外投支援,然而該隊認真審視傳球型控球後衛Scott Skiles 的存在價值,於是接納Warriors 開出的豐厚條件。那邊廂,當時的Warriors 有控球後衛Tim Hardaway 與立陶宛射手Šarūnas Marčiulionis 全季養傷,得靠左撇子殺手Chris Mullin 與壞孩子Latrell Sprewell 肩負得分重任,「小將軍」Avery Johnson 則臨危受命負責組織攻勢,在後場加上能傳擅射的「高大版」Hardaway 絕對符合戰術需要,只是內線起用Billy OwensChris GatlingVictor Alexander 的組合難予信心,該隊才有把心一橫羅致Webber 的想法。
Webber 與Hardaway 不單是一宗成功的交易,也可能是一宗備受詛咒的交易,因為兩人的職業生涯不約而同受膝傷所累。Webber 跟時任Warriors 主教練Don Nelson 不咬弦,表明寧願行使成為自由身球員的權益也不願和好,結果這位天才在1994年夏天被送到當時尚未改稱Wizards 的Bullets,及後在Kings 一再經歷功虧一簣的時刻,改投Sixers 後最終因意見不合選擇提前解約,到Webber 於職業生涯末期效力Pistons 與重返Warriors 時,表現已不復當年用。Hardaway 跟NBA 總冠軍的距離近一點,某程度上多得Magic 找來Bulls 首次「三連霸」主將Horace Grant 助陣平衡球隊實力;可是,Hardaway 的膝傷亦嚴重一點,改投Suns 後健康狀況時好時壞,到效力Knicks 時身體已經撐不住。儘管他在2007至2008年球季一度復出,在Heat 跟O'Neal 故劍重逢,惟該隊經過一輪觀察後仍是跟他提早解約,黯然退役之苦跟Webber 不遑多讓。
那麼,這宗交易涉及的三個未來首輪選秀權最終誰屬?Magic 沒有保留所得的1996年與1998年首輪選秀權,於1994年7月29日連同Skiles 一併送到Bullets,交換1996年次輪選秀權(最終選擇Randy Livingston)與1998年首輪選秀權(最終選擇Keon Clark),即時達致減省薪酬的目的,最終更沒有保留這兩個後來換得的選秀權。到同年11月17日,Bullets 把Magic 奉上的1996年與1998年首輪選秀權,加上大前鋒Tom Gugliotta 與2000年首輪選秀權,送到Warriors 交換Webber,果然是冥冥中自有主宰。交易後,Warriors 最終僅留下1996年首輪選秀權自用,並押在中鋒Todd Fuller 身上,結果這位放棄成為羅德學人的數學奇才淪為Warriors 球迷的笑柄;1998年首輪選秀權的結果同樣影響深遠,暫時賣個關子;2000年首輪選秀權(最終選擇Chris Mihm)則在2000年季中球員交易期限前夕藉三方交易送到Cavaliers。那麼,Magic 如何運用原屬Warriors 的2000年首輪選秀權?該隊選了Mike Miller,已經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1996年:Bucks 把首輪第四名Stephon Marbury 送到Timberwolves,交換首輪第五名Ray Allen 與1998年首輪選秀權

前文《因Ray Allen 緣起的數字》已詳細交代這宗交易的始末,請自行參閱,在此不贅;那麼,Bucks 與Timberwolves 可以不做交易嗎?如果射手Shawn Respert 不是發現患上胃癌,Bucks 沒有迫切需要接收Allen,跟Glenn RobinsonVin Baker 組成「三叉戟」;同樣地,如果控球後衛Micheal Williams 連續兩季備受傷患困擾,僅餘經驗豐富的Terry Porter 組織進攻,Timberwolves 沒有迫切需要接收Marbury,跟Kevin Garnett 組成令人聞風喪膽的雙煞組合。因此,這宗交易的本質在於雙方出於自救的考慮;而雙方的自救方案最終收效,為1996年的選秀會傳奇再添佳話。事實上,1996年選秀會最好的控球後衛是Allen Iverson,但Timberwolves 沒有足夠條件跟Sixers 交換狀元;該屆最好的得分後衛是Kobe Bryant,但Bucks 沒有閒情等待這位高中畢業生成長;換言之,Marbury 與Allen 互換已是達致雙贏的最佳方案。
Marbury 與Allen 的性格看似南轍北轍,實際上兩人的決心同樣強大。Marbury 跟Timberwolves 的恩怨確是不幸,及後轉戰Nets 與Suns 時充分證明自己能夠一夫當關,只是改投Knicks 後引發的爭議最大,跟該隊連續三任主教練Larry BrownIsiah ThomasMike D'Antoni 均意見不合,令外界質疑他是否具備帶隊逐鹿冠軍的特質;不過,他越洋出戰CBA 反而贏了三屆冠軍,甚至在北京獲得豎立銅像表揚功績,你還可以說Marbury 沒本事領軍嗎?Allen 對冠軍的慾望更大,效力Bucks 與SuperSonics 時無法圓夢,轉投Celtics 首季能夠得償所願已經不錯,及後頂住外界壓力加盟Heat,結果再下一城,不得不說他是不折不扣的機會主義者。Marbury 最終在Celtics 跟Allen 共事半季是極具諷刺的場面,某程度上反映Timberwolves 與Bucks 只能隨波逐流,沒有創建班霸的真本事。
事實上,Marbury 與Allen 交易涉及的1998年首輪選秀權亦有一段奇遇,因為這個權益離開Timberwolves 兩星期便成功回歸,作為Bucks 換取防守中鋒Andrew Lang 的條件。當前NBA 規定容許這個短期回收未來選秀權的事發生嗎?難免引起爭議,亦有可能不予批准。此後,Timberwolves 把1998年首輪選秀權留為己用,最終選了斯洛文尼亞中鋒Radoslav Nesterović;Timberwolves 對Nesterović 甚有耐性,讓此子循序漸進適應NBA 的比賽節奏,最終成為Garnett 的內線好幫手,可是該隊在2003至2004年球季始終留不住Nesterović,此子改投Spurs 後更成為2005年總冠軍功臣,證明他看淡Timberwolves 前景絕非一時衝動。
1998年:Raptors 把首輪第四位Antawn Jamison 送到Warriors,交換首輪第五位Vince Carter 加現金

究竟1998年首輪選秀權是否令Warriors 渾身不自在?無論如何,Carter 與Jamison 是合作無間的好友,命運卻要兩人涉及一宗未必迫切的球員交易。當時Warriors 的陣容接近人面全非,Sprewell 雖因操練時襲擊P. J. Carlesimo 被NBA 罰停賽,該隊卻對如何不虧本地清理這位大哥苦無良策;然而填補正選得分後衛亦是當務之務,Carter 不難為填補空缺的理想人選。那邊廂,Raptors 其實攪不清自己的方向,把創隊第一季新秀、控球後衛Damon Stoudamire 送走後,才立志全力培育第三季新秀Tracy McGrady,然後在考慮Warriors 的交易條件時,已經深入探討把第二秀新秀Marcus Camby 送走,按理內外得分俱佳的Jamison 也符合球隊的戰術需要。結果,Warriors 與Raptors 順利完成Carter 換Jamison 的交易,Raptors 在交易翌日更把Camby 送到Knicks,還未計該隊開季前重蹈Celtics 的覆轍,送走當年尚未適應的Chauncey Billups;及後,Warriors 把Sprewell 送到Knicks,換言之Warriors 與Raptors 的交易反使Knicks 即時得益,最終成為1998至1999年球季東岸冠軍,Warriors 與Raptors 果然傻得可愛。
Jamison 身處推倒重來的Warriors,效力初期更遇上同樣能射、能搶籃板的Donyell Marshall 挑戰,總算守得雲開、打出名堂;可幸的是,Jamison 先後結識了Larry HughesGilbert Arenas,三人到2004至2005年球季終於在Wizards 重逢,打出Warriors 夢寐以求的「三叉戟」,跟球迷津津樂道的Run TMC(Hardaway、Mullin 與Mitch Richmond)其實相距不遠之餘,也避不過提早「解體」的命運。Jamison 在Mavericks 當了一季超級後備找回爭勝的意義,此後效力Wizards、Cavaliers、Lakers 與Clippers 期間成為有口皆碑的得分好手,無奈跟NBA 總冠軍始終保持距離。Jamison 在2014年季中球員交易前限被Clippers 送到Hawks,隨即提前解約,說來黯然之餘,總計也不及老友Carter 的生涯多姿多采。Carter 的爆炸力驚人,「入樽聖手」之名當之無愧,難免直接拿來跟Michael Jordan 比較,可是McGrady 不甘屈居遠房表哥Carter 之下,然而這一念之差預示了兩人跟總冠軍同樣保持距離。Carter 比Jamison 更負盛名,身體、聲譽賠上的代價更大,甚至要改變打法才於NBA 生存至今,換來一句「老而彌堅」的讚頌。當Jamison 在Wizards 打出代表作時,Carter 亦得償所願離開Raptors,於Nets 重現光芒,此後轉戰Magic 與Suns 表現褪色反成磨心,到近年效力Mavericks 與Grizzlies 才得到平反。下季Carter 改披Kings 球衣,相信是真正享受籃球的一季,說不定Jamison 也有一刻羨慕。
2006年:Bulls 把首輪第二名LaMarcus AldridgeVictor Khryapa 送到Trail Blazers,交換首輪第四名Tyrus Thomas 與2007年次輪選秀權

2006年選秀會是令人失望的一年;十一年後,能夠留在NBA 的獲選竟然屈指可數,為何當年的Bulls 與Trail Blazers 如此進取?當時Bulls 的首要組軍目標其實是簽入四屆最佳防守球員Ben Wallace,然後決定Tyson Chandler 的去留;既然這些調動主要針對內線防守,Luol DengAndrés Nocioni 串演大前鋒沒有優勢可言,加上Raptors 選了意大利大前鋒Andrea Bargnani 成為當屆狀元,Bulls 押注在Aldridge 身上可謂萬無一失,為何鑽牛角尖接收潛力無限、技術有限的Thomas?當晚Bulls 也做了另一宗首輪新秀互換,把Rodney Carney 與2007年次輪選秀權送到Sixers 交換Thabo Sefolosha,最終同樣沒有大賺,卻不像放棄Aldridge 般輸得慘烈。那邊廂,Trail Blazers 全晚選了三位新秀,然而向Suns 收購前文《暫時緣盡NBA(下)》介紹的西班牙控球後衛[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rgio_Rodr%C3%ADguez]Sergio Rodríguez,還做了五宗球員交易,其中包括把剛從Celtics 換入的首輪第七名Randy Foye 馬上轉送Timberwolves,交換第六名Brandon Roy;既然Trail Blazers 決定讓其中一位新秀Joel Freeland 留在西班牙聯賽鍛練,自然有時間與資源專注培育Thomas,究竟是Trail Blazers 見Bulls 發傻認為機不可失?還是純屬意外?
Trail Blazers 重組大軍旨在清理隊中的滋事份子(又稱Jail Blazers),然而該隊不甘賤價放棄有真本事的Zach Randolph,於是Bulls 發傻出讓Aldridge 正好作為長遠解決方案;Aldridge 與Roy 的合作絲絲入扣,更抵銷了Darius Miles 長期養傷的問題,因此Trail Blazers 在2007年夏天成功送走Randolph 後,Aldridge 一直成為球隊的核心,為球隊帶來新希望。可是,他萬萬想不到Trail Blazers 原來是「傷膝青年中心」,無論是較他更早加盟的Miles,一同加盟的Roy,甚至較遲加盟的Greg Oden 均成為該中心的核心成員,於是Aldridge 在球隊的擔子一季比一季重;到Trail Blazers 終於把Freeland 帶到NBA 作為Aldridge 副車,此子對帶領Trail Blazers 爭標感到意興闌珊,終於在2015年夏季改投Spurs,暫時奪冠心願未了,更被外界質疑他欠缺冠軍球員應有的心理質素。
相對而言,Bulls 對Thomas 其實甚有耐性,也從Chandler 的交易換入老將P. J. Brown,連同Wallace 負責指導Thomas,安排相當週到,只是身高手長、彈跳力強的Thomas 待人處事有欠成熟,縱有NBA 內線防守專家所需的籃板與封阻能力,臨場發揮不乏粗疏之處,這促使Bulls 在日後的選秀會做了兩個重大的決定,一是2007年選秀會首輪挑選Joakim Noah,二是2009年選秀會首輪挑選Taj Gibson。Thomas 與Noah 同時正選上陣令Bulls 更添活力,不過Noah 到2009至2010年球季表現突飛猛進,Gibson 在Thomas 養傷期間臨危受命上陣,表現令人放心,Bulls 遂於2010年季中球員交易前夕止蝕,把Thomas 送到Bobcats。Thomas 只是NBA 選秀會史上其中一個貨不對辦的案例,但他的死因是「不願進步」多於「不濟」,加上他效力Bobcats 期間一直受傷患困擾,因此到2013年成為Bobcats 行使amnesty clause 提前解約的對象,並不出奇。終於傷癒的Thomas 嘗試從發展聯盟重新出發,Grizzlies 也曾經給他一紙十日合約證明自己仍具NBA 水平,不過Thomas 已經錯失職業生涯尋求進步的黃金時間,就算他願意外闖德國挽救事業,表現未見突出,這個反面教材的代價實在不少。
至於兩位涉及這宗交易的配角,雖然在NBA 不如意,不過離開Bulls 後終在莫斯科中央陸軍重逢,共創佳績。前文《暫時緣盡NBA(中)》介紹的俄羅斯前鋒Khryapa 素來以多才多藝見稱,本來在Trail Blazers 初露鋒芒,效力Bulls 期間不甘被投閒置散,最終選擇提前解約,回歸莫斯科中央陸軍,為球隊進一步奠定歐洲籃球霸業,也成為俄羅斯國家隊的定海神針。另一方面,Trail Blazers 以Bulls 送上的2007年次輪選秀權選了小前鋒Demetris Nichols,不過他在選秀會當晚已被送到Knicks 交代2008年次輪選秀權;Nichols 在兩年NBA 生涯先後短暫效力Cavaliers、Bulls 與Knicks,及後轉戰發展聯盟、法國、多明尼加與波多黎各聯賽,近年在俄羅斯聯賽終於冒出頭來,與Khryapa 攜手協助莫斯科中央陸軍重奪失落多年的歐聯錦標,更因此成功加盟希臘傳統勁旅彭拿典奈高斯,來季則轉戰克羅地亞聯賽。
更吊詭的是,Nichols 的交易原來最終為Bulls 帶來得益,因為Trail Blazers 在2008年選秀會當晚藉三方交易把原屬Knicks 的次輪選秀權送到Bulls,而這個次輪選秀權正是押在土耳其中鋒Ömer Aşık 身上。Aşık 在2010至2011年球季才由費倫巴治加盟Bulls,防守功效突出;至於Bulls 有否後悔沒跟Aşık 續約,只能說該隊在選秀會經常集中物色內線球員,鑽牛角尖的老問題果然嚴重。
2008年:Timberwolves 把首輪第三名O. J. MayoGreg BucknerMarko JarićAntoine Walker 送到Grizzlies,交換首輪第五名Kevin LoveBrian CardinalJason Collins 與Mike Miller

通常選秀會當晚的球員交易一切從簡,這宗倒是充滿枝節。Buckner 專職外線防守,Jarić 正值狀態低沉時期,Walker 是計時炸彈,Grizzlies 得物無所用;同樣道理,Cardinal 與Collins 均是緊急狀況才用得上的大後備,於是Timberwolves 的期望落在Miller 身上,結果出乎意料。當時Mayo 與Love 是美國媒體炒作的加州宿敵,簡單一換一已是話題之作,可惜Grizzlies 與Timberwolves 各懷鬼胎,結果化簡為繁。事實上,這晚雙方主意多多,Grizzlies 深知Love 夥拍Marc Gasol 的內線組合潛力無限,不過Mayo 可以即時解決球隊的得分後衛人選問題,加上當晚Grizzlies 藉另一宗三方交易送走另一新秀Donté Greene 與2009年次輪選秀權送到Rockets,促成Rockets 以Nicolas Batum 跟Trail Blazers 交換Joey Dorsey 之餘,己隊也從Trail Blazers 換入 Darrell Arthur,並視為放棄Love 的補償。那邊廂,Timberwolves 初步放棄Foye 轉任控球後衛的計劃,加上他跟Rashad McCants 競逐得分後衛的上陣時間,保留同屬得分後衛的Mayo 未免自尋煩惱;Timberwolves 對Love 夥拍Al Jefferson 亦有相當期望,更認定把步速較慢的Love 調任中鋒較為划算,加上該隊在次輪選中忽然行情看淡的黑山中鋒Nikola Peković 作為儲備,對Love 的情況更為放心。
Grizzlies 起碼有一季相信Mayo 的潛力直逼Kobe Bryant,所以寧願取Mike Conley Jr 而棄Kyle Lowry,也沒有深究組成雙控球後衛的效益,反而全力推動Mayo 與Rudy Gay 作為兩大得分點。Mayo 跳投水準穩定,亦非只攻不守之輩,就算長遠不能穩佔一席正選,也有能力長期成為最佳第六人候選人,只是他有自我、自大的一面,得分效率未見大幅提升(話分兩頭,Mayo 曾在2009至2010年球季初跟Allen Iverson 短暫合作,有何得著可能不好說),到Grizzlies 成功回收送到Rockets 的2009年次輪選秀權,用以挑選防守專家Sam Young,然後陸續引入Zach RandolphTony Allen 平衡內、外線攻守令球隊異軍突起,Mayo 調任為後備第一得分點,流露不悅之色;不少人認為Grizzlies 冒起後的弱點是外圍火力不足,這跟該隊與Mayo 貌合神離不無關係,因為Grizzlies 往後就是物色不到像樣的外圍射手。2012至2013年球季,Mayo 決定改投Mavericks,季初在Dirk Nowitzki 養傷下表現光芒四射,Nowitzki 復出後表現無以為繼,結果季後被送到Bucks 交換Monta Ellis。前文《因毒而逐》提到Mayo 有違反藥禁前科才被停賽兩年,以他在Bucks 三年鬱鬱不得志計,可能是觸發他濫用藥物的遠因與近因;停賽期間,Mayo 沒有出國發展,反映他對NBA 有一份執著,然而他不願放下執著的話,就算他在2018年7月獲NBA 恢復參賽資格,他也不一定成功重振自己的事業。
至於Love,出道初期總被批評跑得慢,實屬偏頗觀點;Love 的籃板觸覺非凡,尤其擅於搶位,加上他有相當的跳投能力,實戰上不易應付,反而Love 防守不夠硬淨的弱點令球隊關注,因此Timberwolves 對Love 與Jefferson 雙龍出海有點保留,畢竟Jefferson 同屬攻優於守之輩。第一季Love 靠Jefferson 韌帶撕裂缺席下半季乘勢上位,第二季他已經跟對方平分春色,所以Timberwolves 於2010年夏季當機立斷送走Jefferson,同時簽入Peković 填補中中鋒空缺;當Timberwolves 組軍進入藥石亂投的境界,Love 的擔子越來越大;想想Love 的身傍曾經出現Michael BeasleyDerrick Williams,不難明白為何他的籃板數量特別多。外界一向熱議Love 應否做球隊一哥,現實是他需要一個有水平的防守中鋒保護他,因此寸咀哥一直認為Darko Miličić 夥拍Love 比較划算;當然,Peković 很懂得利用自己的身形優勢強攻內線,促使Love 進一步鑽研跳投板斧,也使Timberwolves 相信沒必要讓Love 得寸進尺,最終把他送到Cavaliers。這次交易無疑滿足了Love 的奪冠慾望,然而Cavaliers 對這項投資的回報並不滿意;Love 跟LeBron JamesKyrie Irving 互補成效有目共睹,他跟Tristan Thompson 在爭標籃板方面優勢明顯,只是在關鍵時刻欠缺應有的殺傷力。換言之,Timberwolves 只是賭輸了Peković 的健康問題與Anthony Bennett 的進度,Thaddeus Young 作為過客沒有虧本之餘,Andrew Wiggins 其實是賺了。
密切留意Celtics 與Sixers 兩大傳統球隊是賭出個未來,還是賭出個禍來。




《寸咀籃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t[/img]rashtalkingbasketball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亦有組。
寸住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2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ang SiuMing
    Pang SiuMing 於 09/08/2017 評論 NO. 1

    Chunhim Wong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