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限期之後:大洗牌能否扭轉騎士的未來?

飲水機守護神於 12/0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騎士在交易限期的時候大手交易,換走Isaiah Thomas、Dwyane Wade等五將,換取George Hill、Rodney Hood、Larry Nance Jr.和Jordan Clarkson四名球員。扭轉今季的頹勢無疑是總經理Koby Altman操作的目的,不過這宗交易對於騎士的未來又有甚麼影響呢?

首先讓我們看看交易之前,騎士的處境如何:除了Kevin Love (2412萬美元)、Jae Crowder (731萬美元)、Kyle Korver (756萬美元)、Tristan Thompson (1747萬美元) 和J.R. Smith (1472萬美元),與及Cedi Osman和Ante Zizic兩名球員的新秀合約之外,其餘球員的合約全部都會在今季之後屆滿 (包括Thomas、Wade、Derrick Rose等) 或擁有球員選項 (LeBron James和Iman Shumpert)。

在選秀權方面,他們未來兩年的首輪選秀權只有今年的籃網籤與及自家的選秀權;至於2019年的首輪選秀權,在去年已經在Korver的交易中,以首十順位的保護送到鷹隊手上,失去的機會極大。

──────────────────
強行賣廣告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kh.sportsworld/
Instagram帳戶: https://www.instagram.com/kh.sports/
──────────────────

因此,在交易之前,騎士的未來很大程度上取決於James的選擇:如果他選擇留隊的話,球隊仍然可以將他和Love視作核心;一旦他跳出合約並加盟其他球隊,沒有空間開出頂薪合約的騎士基本上只能與Thomas續約,以他和Love作為核心,並簽下其他角色球員來維持球隊在東岸的競爭力。故此管理層的形勢其實相當被動。

首先,在騎士從這些交易中取得的球員中,Hill、Nance和Clarkson都是年期較長的合約,預料在賽季結束後仍然會留在球隊 (當中Nance更是新秀合約);至於Hood則是受限自由球員,球隊對於他的續約會有更大的主動權。一如前文所言,這四位球員都是符合球隊需要的球員,尤其是Hood和Clarkson都能夠提供外線得分的能力。即使James在季後跳出合約並離開球隊,騎士仍然有不少可用之兵,並圍繞著Love建立一支有競爭力的球隊。

然而,對目前的陣容來說,問題較大的情境卻是James選擇執行球員選項,或以更高的薪酬續約。由於陣中的高價長約送不走,交易得來的Hill也是高薪一族,Hood新合約的年薪亦會比目前的239萬美元大幅提升,如果James執行年薪3561萬美元的球員選項,或簽下更大的合約,加上Hood的新合約,騎士的薪酬水平將會急升至超過1億4000萬美元的水平,奢侈稅對於老闆Dan Gilbert來說,會是極大的負擔。

那麼,從薪酬的角度而言,騎士在未來兩年會極為艱難嗎?如果甚麼動作也不做的話,Dan Gilbert的稅單固然會相當沉重,不過他的希望在於Hill和J.R. Smith兩人:雖然他們的合約到2020年才完結,但他們合約最後一年的保證金額分別為100萬美元和387萬美元,交易的難度應該不比到期合約困難。但是如何送出這些高價合約,甚至透過交易撈取合適的資產,就要再度考驗Altman的操作手腕了。

至於選秀權方面,Altman最值得一讚的就是傳聞中一直需要動用的籃網首輪選秀權,到交易限期之後仍然留在騎士;而交易出去的選秀權,只是落在首輪後段,屬於騎士的籤。運用這個選秀權加上不合用的Thomas,換取Nance和Clarkson兩位年輕的角色球員,對於球隊來說可謂相當適合。至於手上的籃網選秀權,騎士還可以在樂透區中博取前三的位置;即使未能取得前三順位,預料這個選秀權都會落在前八至前十的位置,要取得一個合適的球員來培養並非難事。留得住這個選秀權,對於球隊的未來確實相當重要。

總括而言,Altman這次操作最重要的影響,就是讓球隊能夠避免將球隊的未來,押注在James一人的決定身上,並透過換取合適的球員,確保球隊在未來仍然有一定的競爭力。雖然Altman未能透過這些大手筆的交易,將J.R. Smith和Thompson的合約送出,不過以這名第一年上任的總經理來說,這次洗牌應該已是達成目標的操作了。
打爆街場 (一) Marcus Elliott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